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社区里的熟女们


 

今天是刘明来蓝天社区委员会报道的日子。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刘明并没有报考那些热门的市直单位,而是选择了相对比较冷门社区委。没想到居然一考即中。经过面试,政审,体检后,刘明怀里揣着报到证,来到了蓝天社区委。


一早,刘明便来到了蓝天社区委。蓝天社区的办公楼不高,一座三层的西式小洋楼。外观简约,却又很华丽。在前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被领上了2楼的人事科,顺利办完了入职手续。他也被分到了2楼的综合事务办公室。做起了一名社区的工作人员。


综合事务科不大,加上刘明,一共四个人,一个是黄云,47岁的老熟女,身材不高,1米58,130斤,穿着很时尚。低胸紧身体恤,黑色超短裙。另一个是王青,43岁,1米7的大个,胸大臀肥。当然,还有一个科长是个男的,高平,45岁。不过,他的办公室是被一道玻璃墙给隔开的。


高平将刘明领进了办公室,对着黄姐和王姐说:‘你们俩先把工作放一放。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刘明,25岁,今年公务员考试分来的。以后,你们大家就在一起共同工作,要相互照应点。’


黄姐打趣的说道:‘那是,我们这,难得来一个小伙子,整天就是我们这些老嫂子在这。我肯定得好好关照他一下。’王姐打断道:‘黄大姐,就你一个关照。就把妹妹我也晾一边。’高平笑着说道:‘大家共同关照,共同关照嘛!这样吧,黄大姐,小刘刚来,你带他四处走走,熟悉熟悉环境。’黄姐爽快的答应了,扭动着她那有些肥硕的身体,走到了刘明的面前,说:‘走吧,小刘,大姐带你四处看看吧!’


刘明特意放慢速度,跟在黄云的后面,去欣赏那超短裙包裹着的肥臀。也不知道是,黄云的臀部太肥,还是裙子本身有些短。随着黄云走路的扭动,那肥臀,若有若无的出现在了刘明的眼前。刘明明显的看见,那大白臀的臀沟中间,卡着一条细长的黑线。刘明暗暗的说道:‘妈的,这个老屄可够新潮的,这么老了,还穿丁字裤。老子有机会,一定要解决你。’


刘明随即开了口:‘黄姐,你真够性感的啊,低胸紧身体恤,加上超短裙,可真够火辣的。从后面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姑娘呢!’黄姐回头笑道:‘小刘,你的嘴可真甜啊,还小姑娘呢,老女人了。趁还算有点底子,能怎么漂亮就怎么穿啊!’刘明笑着说:‘哪有,就黄姐这身材,要是出来卖,老子肯定干你一夜。’说完,这才发现,说漏了嘴,赶忙道歉。


黄云倒无所谓:‘没事,小刘,我们这什么不多,就是老熟妇多,难得有几个人,能和我们开这个玩笑。没什么的。’刘明一听有戏:‘我说的如果不是玩笑,要是真的呢?’‘那我就用我这个老屄吸干你。’随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谈话的不断深入,刘明和黄云,也是无话不谈,当然,说来说去还是离不开女人二字,刘明依然跟在黄云的身后。黄云也很大胆,干脆将超短裙,往上提了提,顿时,大半个肥臀,展现在了刘明的眼前。刘明倒也识相,紧贴了上来,双手在光滑的肥臀上,时而轻柔,时而暴力的扭抓。


黄云放荡的轻声叫了几声,然后打了刘明的手说:‘好了,不闹了,一会有人来了。刚来就知道欺负你黄姐。一会让你玩个够。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我们这里的情况吧。’‘那你说吧。’‘那先从那个王青说起,她可是我们这的老骚屄。’‘比你还骚。’刘明打断道。


‘讨厌。’黄云撒娇的说道:‘她可是个暴露狂,你别看她,穿的一本正经,其实从不穿内衣,她今天穿的裙子里,肯定没穿内裤。她说,那样操起屄来方便。’‘那那个高科长呢,是不是个老色鬼。你们没少被他玩吧?’‘他啊,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1个月也就开会的时候,能见到他,平时都不在,他爱玩嫩的,我们这些个老女人,他看不上。’


刘明暗暗乐道:‘乖乖,两个老屄可以操啊,我是来对了地方啊。’黄云走着走着,突然一个踉跄,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崴了一下。刘明赶紧跑过去,扶住了她:‘没事吧,黄姐。’黄云借势,依偎在刘明的怀里说:‘小刘啊,你黄姐脚有些疼,前面那个房间是个会议室,你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刘明扶着黄云,进入了会议室。


刘明顺势,将黄云抱起,放在了会议桌上,两手伸进黄云短裙中,从大腿根部向外仔细的摩梭了一遍。黄云倒不买账,一只脚轻轻蹬了一下刘明:‘你黄姐脚还疼着,你不先抚慰一下啊!’刘明蹲下来,抱起黄云的脚,轻轻拖下了她的高跟凉鞋,慢慢的轻捏起来。


黄云坐在桌上,高傲的看着刘明:‘我说小刘,我的玉脚,可不随便让人玩捏,你今天捡个便宜,你就不表示,表示。’刘明也明白了黄云的意思。他学着奴仆伺候女王,端起黄云的脚,伸出舌头,从脚跟开始舔起,每个脚趾,他都细心的舔到。


黄云一边享受着,一边说道:‘你这个小贱骨头,老娘从你一进门,就看出你小子有一手,没想到,这个你也做。看你这么做,老娘赏你点甘露。’说着,黄云脱下了丁字裤,砸在了刘明的脸上,刘明闻了闻内裤,一把扔在了地上:‘淫水还是要舔新鲜的,离开了洞穴,就不新鲜了。’他一把将黄云推倒在桌子上,将头埋进了她的骚屄里。


黄云也不甘示弱,死死的将刘明的头,按在她的屄上。熟女屄里那种尿骚,腥臊味加上长时间的按压,让刘明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他猛的将头,从黄云的屄里抬起来。满脸的淫水,沾在他的脸庞上。‘哈哈,不错,有点门道,想吃老娘大肥奶吗?’刘明点了点头。


‘不急,不急,有句话叫苦尽甘来,今天,你也要试试。玩老女人,就要有点重口味,不然不过瘾,你玩的了吗?’刘明倒也不甘示弱:‘玩就玩,谁怕谁啊!’说着,黄云撅起了肥臀,用中指在自己的屁眼里,插了一下,闻了闻:‘嗯,这会让你臭尽甘来。’


话音刚落,刘明猛的将鼻尖,顶向了黄云的屁眼,上下摩擦着,顿时,那屁眼散发出的臭味,传入刘明的鼻腔中,刘明也故作姿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真臭啊。’‘你这小鬼,真讨厌,我还以为你会说真香呢。’‘黄姐,这个屁眼,就好比臭豆腐,闻着臭,舔着香啊。’‘那你还不快尝尝啊,今天这个臭豆腐,可是闷了很久的啊。’


此时的刘明,发起了第一轮狂攻,他那卷曲的舌头,宛如一把钢针,猛的顶向黄云的屁眼。黄云‘啊..’的叫了一声:‘别停,继续。快啊。’说着,黄云还是随着刘明的舌头,慢慢的摇摆起了肥臀。黄云向上翘起肥臀,双手背向后面,使劲扒开两片大臀。顿时,黄云的屁眼,一览无遗的展示在了刘明的眼前,红黑色的褶皱,显得,更加凸起外翻,从刚才紧凑的小菊花,一下变成了,将要盛开的大菊花了。


黄云看他不动了,忙催道说:‘快,别光看啊,用你的舌头,给我舔舔,要舔的深一点。’刘明也不回答,舌头再次伸了过去,开始细致的,为她舔弄了。黄云疯狂的淫叫起来,她一边叫,一边用手揉搓着阴蒂。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给推开了。


‘你们在干吗?’只见一个,颇有气质的长发熟女,站在门口。黄云‘啊!’的叫了一声,赶紧推开刘明,翻下桌子,小声的说:‘主任。’‘这是谁?’长发熟女问道。‘这是我们科室刚分来的小刘,他刚来,我带他四处转转。’‘转转就转到这,让他来给你舔屁眼。’黄云和刘明,都沉默不语。


‘还不快走,别在这丢人。’长发熟女骂道。刘明和黄云,丧气的走出了会议室。‘那人是谁。’‘是我们社区的一把手,马小红,马主任,今天可真是倒霉,让她看见了,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黄云叹息道。


‘不愧是一把手,气质就是不一样啊。’刘明说道。‘什么气质,我们人前叫她一声马主任,其实背后叫她母种马。她以前还不是个科员,自从和我们这原来的主任搭上后,才慢慢高升的,后来,那个主任上调了,她也就自然而然,当上了主任。’


‘你别看她48岁的人了,精力还是那么旺盛。前段时间,我们原来的那个主任,带团来检查工作,事后,就在办公室里,玩了一场一女战3男。’回到了办公室,王青不在,高科长也出去了。刘明看着风骚的黄云,欲望又一次涌了上来,他将黄云按到在桌上,扯开短裙,把那一直扬起的大屌,直插进黄云的骚屄里!


‘这水都是白流了。’‘这水多,操的就是爽,又滑又腻。你这老屄,哪来那么多水啊?’‘还不是你这坏蛋,刚才小舌头舔的,我这淫水,就是给你刚才努力的奖励。’黄云淫荡的叫着。‘使劲操,老娘的屄要爽,快操。’刘明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停的,搓揉着黄云的大奶。黄云也配合着,肥臀不停的,向着刘明鸡巴的方向靠去。


这一进一退,不仅使刘明的鸡巴,更充分的,顶向黄云的花心,黄云的屄,也感到了更大的冲击。正当二人激战正酣时,黄云的手机响了,黄云看了看号码,正是马主任打来的,她不敢怠慢,示意刘明别出声,自己则放低了声音,略带些呻吟的嗓子说道:‘马主任,什么事?’‘那个才分来的科员在吗?叫他马上来我办公室。’‘啊!’刘明猛的一击,黄云轻声的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不会又在搞什么吧。’‘没有。’黄云胆怯的回答道。‘那你叫他快上来吧,别耽误时间。’黄云放下电话说道:‘小刘别操了,主任叫你上去。’‘我还没操够呢。’‘小刘,乖,那个老种马,可厉害着,你还是快去。老娘的屄什么时候想操,还不是随便你,也不在乎这一时。’


刘明极不情愿的,将鸡巴拔了出来,临走之时,他还重重的吮吸了一下,黄云的阴唇,然后,又狠狠的朝她那大白臀上,扇了几巴掌,这才满意的,向着马主任的办公室走去。刘明敲了敲门,门是虚掩着的。


‘进来吧。’门内,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刘明推门而入,办公室很大,装修的富丽堂皇。刘明定眼一看,马主任并不在。这时,从内屋传来一句话:‘我在上厕所,没纸了。我桌上有纸,你拿点过来。’刘明抄起桌上一盒抽纸,走向里屋那间不大不小的卫生间,马主任正悠闲的拉着屎。


此情此景,刘明倒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转过头去,将纸朝马小红那边递过去。马小红倒有些不高兴的说:‘怎么,看我这个老女人拉屎,你觉得恶心是吗?还把头转过去。’‘没有。’‘那你还不把头转过来。’刘明转过头,马小红正光着大屁股,蹲在马桶上看着他。


马桶边,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扔在了地上。马小红胸前那对巨奶,着实吸引人,也许是奶罩太小,塞不下,多少显得有些下垂。‘我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这不蹲着,屎就是拉不下来。再说我这屁股太肥,坐在这上面太难受。’‘马主任,要是事事都和别人一样,那就不是马主任了。蹲着拉屎,也不例外啊。’


‘就你会说话。’刘明盯着马小红的下身,肥大的底盘下,黑色的屄毛,非常的浓密。不时的,屄毛里喷射出粗壮的水注,击打在马桶壁上,啪啪之响。一阵几个响屁之后,马小红的屁眼里,下落出稀稀的黄屎。马小红笑道:‘这几天,肚子难受,又拉稀了。’五分钟后,马小红似乎上完了。刘明赶忙将纸递了过去。


马小红白了他一眼:‘怎么?还要我动手吗?’说着,她将屁股转过来,对着刘明。顿时,一个大磨盘似的肥臀,立刻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刘明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两片臀瓣,圆而宽大,肤质很白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靠近屁眼内侧的地方,有些斑斑点点,当然,这也并不影响马小红,这肥臀的整体美感。


马小红看着刘明不动:‘怎么不动啊,快点动手啊。’刘明来到马小红的肥臀后面,蹲了下来。马小红将她那个肥臀,高高撅起。刘明赶忙用纸来擦拭。近距离观看,马小红的屁眼,有点痔疮,屁眼里,脱出一些小肉瘤。


刘明重点的照顾了她的屁眼。中指努力将纸,顶进屁眼搅动着。由于用力过猛,马小红‘啊!’的叫了起来:‘你轻点啊。屁眼疼。’由于,马小红拉稀太多,屁眼周围是屎迹斑斑。刘明也努力擦拭干净:‘马主任,是不是有水洗洗。擦的不是很干净。’‘需要用水洗吗?难道没别的办法吗?’马小红反问道。


刘明立刻明白了:‘那我用口水,给马主任舔干净。’‘还是你会办事。’刘明捧起马小红的肥臀,肥腻光滑,肉感极强,厚实柔软,富有弹性。他将舌头,伸向了屁眼,由于刚拉完屎,一股臭味,还是扑面而来,比起黄云的臊臭屁眼,马小红可以算是恶臭。


但是,为了博得马小红的开心,刘明也顾不得这些,卖力的舔了起来,他的舌头,也不时的刺激着肉瘤。一边吸,一边顶着肉瘤。马小红疯狂的淫叫着:‘叫你给我清理屎迹,你却这样刺激我。’马小红越说,刘明越疯狂的舔着,他用牙尖,轻轻的咬了咬屁眼上肉瘤。马小红不禁抽搐了一下身体。


刘明知道,马小红已经有些来劲了,舌头从上转向下面的骚屄,一阵滑滑的淫液,透过刘明的舌头,流进了他的口腔中,果然是够骚啊,还有不少尿液啊。马小红的性欲,就这样给挑了上来,她脱下奶罩,一对巨奶,立刻蹦了出来。她转过身,将奶头塞进了刘明的嘴里,刘明一边吸吮着,一边看着奶头。


黑红的奶头,此时已经胀的挺立起来..马小红也不甘示弱,迅速扒下了刘明的裤子,一口包住了他的鸡巴,卖力的啃了起来。她一边啃,一边用手刺激着自己的阴蒂,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好爽..啊..啊..’马小红此时,已经是欲火上身,她将刘明拉回了办公室,躺在桌上,手里抓着他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屄洞,塞了进去。


刘明刚才操黄云的欲火还没消,这正好有个泻火的。大鸡巴也疯狂的抽插着。‘喔,你的鸡巴,可真厉害啊,小伙子就是猛啊。啊..啊..’刘明此时也主动了起来,他将马小红翻过身来,从后面的肥臀,插了进去,一边插,一边拍打着她的肥臀。房间里,顿时是鸡巴与屄的呲呲之声,和肥臀被重重拍打的声音。


刘明一边操,一边用两根手指,插着马小红的屁眼:‘马主任,刚才你屁眼的屎,我不能白清啊。我的鸡巴也要享受一下。’刘明突然拔出鸡巴,蹲下来,对着马小红的屁眼里,吐了点口水,猛的,将鸡巴刺向了她的屁眼。‘啊!我的屁眼好胀啊,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了。’马小红叫着。


刘明加快了速度,他明显的感觉到,鸡巴被死死的裹着:‘真的好紧啊。’一阵快速的抽插过后,刘明身体一抖,一股浓浓的液体,射向了屁眼深处。刘明拔出鸡巴,马小红无力的趴在桌上,屁眼被扩张的很大,不时的流出,白色的液体..


不久,刘明被调到了马小红身边,担任了专职秘书,但是被刘明所操的女人,却没有变少,整个社区的女人,都臣服在他的胯下。


今天是刘明来蓝天社区委员会报道的日子。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刘明并没有报考那些热门的市直单位,而是选择了相对比较冷门社区委。没想到居然一考即中。经过面试,政审,体检后,刘明怀里揣着报到证,来到了蓝天社区委。


一早,刘明便来到了蓝天社区委。蓝天社区的办公楼不高,一座三层的西式小洋楼。外观简约,却又很华丽。在前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被领上了2楼的人事科,顺利办完了入职手续。他也被分到了2楼的综合事务办公室。做起了一名社区的工作人员。


综合事务科不大,加上刘明,一共四个人,一个是黄云,47岁的老熟女,身材不高,1米58,130斤,穿着很时尚。低胸紧身体恤,黑色超短裙。另一个是王青,43岁,1米7的大个,胸大臀肥。当然,还有一个科长是个男的,高平,45岁。不过,他的办公室是被一道玻璃墙给隔开的。


高平将刘明领进了办公室,对着黄姐和王姐说:‘你们俩先把工作放一放。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刘明,25岁,今年公务员考试分来的。以后,你们大家就在一起共同工作,要相互照应点。’


黄姐打趣的说道:‘那是,我们这,难得来一个小伙子,整天就是我们这些老嫂子在这。我肯定得好好关照他一下。’王姐打断道:‘黄大姐,就你一个关照。就把妹妹我也晾一边。’高平笑着说道:‘大家共同关照,共同关照嘛!这样吧,黄大姐,小刘刚来,你带他四处走走,熟悉熟悉环境。’黄姐爽快的答应了,扭动着她那有些肥硕的身体,走到了刘明的面前,说:‘走吧,小刘,大姐带你四处看看吧!’


刘明特意放慢速度,跟在黄云的后面,去欣赏那超短裙包裹着的肥臀。也不知道是,黄云的臀部太肥,还是裙子本身有些短。随着黄云走路的扭动,那肥臀,若有若无的出现在了刘明的眼前。刘明明显的看见,那大白臀的臀沟中间,卡着一条细长的黑线。刘明暗暗的说道:‘妈的,这个老屄可够新潮的,这么老了,还穿丁字裤。老子有机会,一定要解决你。’


刘明随即开了口:‘黄姐,你真够性感的啊,低胸紧身体恤,加上超短裙,可真够火辣的。从后面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姑娘呢!’黄姐回头笑道:‘小刘,你的嘴可真甜啊,还小姑娘呢,老女人了。趁还算有点底子,能怎么漂亮就怎么穿啊!’刘明笑着说:‘哪有,就黄姐这身材,要是出来卖,老子肯定干你一夜。’说完,这才发现,说漏了嘴,赶忙道歉。


黄云倒无所谓:‘没事,小刘,我们这什么不多,就是老熟妇多,难得有几个人,能和我们开这个玩笑。没什么的。’刘明一听有戏:‘我说的如果不是玩笑,要是真的呢?’‘那我就用我这个老屄吸干你。’随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谈话的不断深入,刘明和黄云,也是无话不谈,当然,说来说去还是离不开女人二字,刘明依然跟在黄云的身后。黄云也很大胆,干脆将超短裙,往上提了提,顿时,大半个肥臀,展现在了刘明的眼前。刘明倒也识相,紧贴了上来,双手在光滑的肥臀上,时而轻柔,时而暴力的扭抓。


黄云放荡的轻声叫了几声,然后打了刘明的手说:‘好了,不闹了,一会有人来了。刚来就知道欺负你黄姐。一会让你玩个够。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我们这里的情况吧。’‘那你说吧。’‘那先从那个王青说起,她可是我们这的老骚屄。’‘比你还骚。’刘明打断道。


‘讨厌。’黄云撒娇的说道:‘她可是个暴露狂,你别看她,穿的一本正经,其实从不穿内衣,她今天穿的裙子里,肯定没穿内裤。她说,那样操起屄来方便。’‘那那个高科长呢,是不是个老色鬼。你们没少被他玩吧?’‘他啊,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1个月也就开会的时候,能见到他,平时都不在,他爱玩嫩的,我们这些个老女人,他看不上。’


刘明暗暗乐道:‘乖乖,两个老屄可以操啊,我是来对了地方啊。’黄云走着走着,突然一个踉跄,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崴了一下。刘明赶紧跑过去,扶住了她:‘没事吧,黄姐。’黄云借势,依偎在刘明的怀里说:‘小刘啊,你黄姐脚有些疼,前面那个房间是个会议室,你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刘明扶着黄云,进入了会议室。


刘明顺势,将黄云抱起,放在了会议桌上,两手伸进黄云短裙中,从大腿根部向外仔细的摩梭了一遍。黄云倒不买账,一只脚轻轻蹬了一下刘明:‘你黄姐脚还疼着,你不先抚慰一下啊!’刘明蹲下来,抱起黄云的脚,轻轻拖下了她的高跟凉鞋,慢慢的轻捏起来。


黄云坐在桌上,高傲的看着刘明:‘我说小刘,我的玉脚,可不随便让人玩捏,你今天捡个便宜,你就不表示,表示。’刘明也明白了黄云的意思。他学着奴仆伺候女王,端起黄云的脚,伸出舌头,从脚跟开始舔起,每个脚趾,他都细心的舔到。


黄云一边享受着,一边说道:‘你这个小贱骨头,老娘从你一进门,就看出你小子有一手,没想到,这个你也做。看你这么做,老娘赏你点甘露。’说着,黄云脱下了丁字裤,砸在了刘明的脸上,刘明闻了闻内裤,一把扔在了地上:‘淫水还是要舔新鲜的,离开了洞穴,就不新鲜了。’他一把将黄云推倒在桌子上,将头埋进了她的骚屄里。


黄云也不甘示弱,死死的将刘明的头,按在她的屄上。熟女屄里那种尿骚,腥臊味加上长时间的按压,让刘明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他猛的将头,从黄云的屄里抬起来。满脸的淫水,沾在他的脸庞上。‘哈哈,不错,有点门道,想吃老娘大肥奶吗?’刘明点了点头。


‘不急,不急,有句话叫苦尽甘来,今天,你也要试试。玩老女人,就要有点重口味,不然不过瘾,你玩的了吗?’刘明倒也不甘示弱:‘玩就玩,谁怕谁啊!’说着,黄云撅起了肥臀,用中指在自己的屁眼里,插了一下,闻了闻:‘嗯,这会让你臭尽甘来。’


话音刚落,刘明猛的将鼻尖,顶向了黄云的屁眼,上下摩擦着,顿时,那屁眼散发出的臭味,传入刘明的鼻腔中,刘明也故作姿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真臭啊。’‘你这小鬼,真讨厌,我还以为你会说真香呢。’‘黄姐,这个屁眼,就好比臭豆腐,闻着臭,舔着香啊。’‘那你还不快尝尝啊,今天这个臭豆腐,可是闷了很久的啊。’


此时的刘明,发起了第一轮狂攻,他那卷曲的舌头,宛如一把钢针,猛的顶向黄云的屁眼。黄云‘啊..’的叫了一声:‘别停,继续。快啊。’说着,黄云还是随着刘明的舌头,慢慢的摇摆起了肥臀。黄云向上翘起肥臀,双手背向后面,使劲扒开两片大臀。顿时,黄云的屁眼,一览无遗的展示在了刘明的眼前,红黑色的褶皱,显得,更加凸起外翻,从刚才紧凑的小菊花,一下变成了,将要盛开的大菊花了。


黄云看他不动了,忙催道说:‘快,别光看啊,用你的舌头,给我舔舔,要舔的深一点。’刘明也不回答,舌头再次伸了过去,开始细致的,为她舔弄了。黄云疯狂的淫叫起来,她一边叫,一边用手揉搓着阴蒂。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给推开了。


‘你们在干吗?’只见一个,颇有气质的长发熟女,站在门口。黄云‘啊!’的叫了一声,赶紧推开刘明,翻下桌子,小声的说:‘主任。’‘这是谁?’长发熟女问道。‘这是我们科室刚分来的小刘,他刚来,我带他四处转转。’‘转转就转到这,让他来给你舔屁眼。’黄云和刘明,都沉默不语。


‘还不快走,别在这丢人。’长发熟女骂道。刘明和黄云,丧气的走出了会议室。‘那人是谁。’‘是我们社区的一把手,马小红,马主任,今天可真是倒霉,让她看见了,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黄云叹息道。


‘不愧是一把手,气质就是不一样啊。’刘明说道。‘什么气质,我们人前叫她一声马主任,其实背后叫她母种马。她以前还不是个科员,自从和我们这原来的主任搭上后,才慢慢高升的,后来,那个主任上调了,她也就自然而然,当上了主任。’


‘你别看她48岁的人了,精力还是那么旺盛。前段时间,我们原来的那个主任,带团来检查工作,事后,就在办公室里,玩了一场一女战3男。’回到了办公室,王青不在,高科长也出去了。刘明看着风骚的黄云,欲望又一次涌了上来,他将黄云按到在桌上,扯开短裙,把那一直扬起的大屌,直插进黄云的骚屄里!


‘这水都是白流了。’‘这水多,操的就是爽,又滑又腻。你这老屄,哪来那么多水啊?’‘还不是你这坏蛋,刚才小舌头舔的,我这淫水,就是给你刚才努力的奖励。’黄云淫荡的叫着。‘使劲操,老娘的屄要爽,快操。’刘明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停的,搓揉着黄云的大奶。黄云也配合着,肥臀不停的,向着刘明鸡巴的方向靠去。


这一进一退,不仅使刘明的鸡巴,更充分的,顶向黄云的花心,黄云的屄,也感到了更大的冲击。正当二人激战正酣时,黄云的手机响了,黄云看了看号码,正是马主任打来的,她不敢怠慢,示意刘明别出声,自己则放低了声音,略带些呻吟的嗓子说道:‘马主任,什么事?’‘那个才分来的科员在吗?叫他马上来我办公室。’‘啊!’刘明猛的一击,黄云轻声的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不会又在搞什么吧。’‘没有。’黄云胆怯的回答道。‘那你叫他快上来吧,别耽误时间。’黄云放下电话说道:‘小刘别操了,主任叫你上去。’‘我还没操够呢。’‘小刘,乖,那个老种马,可厉害着,你还是快去。老娘的屄什么时候想操,还不是随便你,也不在乎这一时。’


刘明极不情愿的,将鸡巴拔了出来,临走之时,他还重重的吮吸了一下,黄云的阴唇,然后,又狠狠的朝她那大白臀上,扇了几巴掌,这才满意的,向着马主任的办公室走去。刘明敲了敲门,门是虚掩着的。


‘进来吧。’门内,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刘明推门而入,办公室很大,装修的富丽堂皇。刘明定眼一看,马主任并不在。这时,从内屋传来一句话:‘我在上厕所,没纸了。我桌上有纸,你拿点过来。’刘明抄起桌上一盒抽纸,走向里屋那间不大不小的卫生间,马主任正悠闲的拉着屎。


此情此景,刘明倒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转过头去,将纸朝马小红那边递过去。马小红倒有些不高兴的说:‘怎么,看我这个老女人拉屎,你觉得恶心是吗?还把头转过去。’‘没有。’‘那你还不把头转过来。’刘明转过头,马小红正光着大屁股,蹲在马桶上看着他。


马桶边,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扔在了地上。马小红胸前那对巨奶,着实吸引人,也许是奶罩太小,塞不下,多少显得有些下垂。‘我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这不蹲着,屎就是拉不下来。再说我这屁股太肥,坐在这上面太难受。’‘马主任,要是事事都和别人一样,那就不是马主任了。蹲着拉屎,也不例外啊。’


‘就你会说话。’刘明盯着马小红的下身,肥大的底盘下,黑色的屄毛,非常的浓密。不时的,屄毛里喷射出粗壮的水注,击打在马桶壁上,啪啪之响。一阵几个响屁之后,马小红的屁眼里,下落出稀稀的黄屎。马小红笑道:‘这几天,肚子难受,又拉稀了。’五分钟后,马小红似乎上完了。刘明赶忙将纸递了过去。


马小红白了他一眼:‘怎么?还要我动手吗?’说着,她将屁股转过来,对着刘明。顿时,一个大磨盘似的肥臀,立刻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刘明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两片臀瓣,圆而宽大,肤质很白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靠近屁眼内侧的地方,有些斑斑点点,当然,这也并不影响马小红,这肥臀的整体美感。


马小红看着刘明不动:‘怎么不动啊,快点动手啊。’刘明来到马小红的肥臀后面,蹲了下来。马小红将她那个肥臀,高高撅起。刘明赶忙用纸来擦拭。近距离观看,马小红的屁眼,有点痔疮,屁眼里,脱出一些小肉瘤。


刘明重点的照顾了她的屁眼。中指努力将纸,顶进屁眼搅动着。由于用力过猛,马小红‘啊!’的叫了起来:‘你轻点啊。屁眼疼。’由于,马小红拉稀太多,屁眼周围是屎迹斑斑。刘明也努力擦拭干净:‘马主任,是不是有水洗洗。擦的不是很干净。’‘需要用水洗吗?难道没别的办法吗?’马小红反问道。


刘明立刻明白了:‘那我用口水,给马主任舔干净。’‘还是你会办事。’刘明捧起马小红的肥臀,肥腻光滑,肉感极强,厚实柔软,富有弹性。他将舌头,伸向了屁眼,由于刚拉完屎,一股臭味,还是扑面而来,比起黄云的臊臭屁眼,马小红可以算是恶臭。


但是,为了博得马小红的开心,刘明也顾不得这些,卖力的舔了起来,他的舌头,也不时的刺激着肉瘤。一边吸,一边顶着肉瘤。马小红疯狂的淫叫着:‘叫你给我清理屎迹,你却这样刺激我。’马小红越说,刘明越疯狂的舔着,他用牙尖,轻轻的咬了咬屁眼上肉瘤。马小红不禁抽搐了一下身体。


刘明知道,马小红已经有些来劲了,舌头从上转向下面的骚屄,一阵滑滑的淫液,透过刘明的舌头,流进了他的口腔中,果然是够骚啊,还有不少尿液啊。马小红的性欲,就这样给挑了上来,她脱下奶罩,一对巨奶,立刻蹦了出来。她转过身,将奶头塞进了刘明的嘴里,刘明一边吸吮着,一边看着奶头。


黑红的奶头,此时已经胀的挺立起来..马小红也不甘示弱,迅速扒下了刘明的裤子,一口包住了他的鸡巴,卖力的啃了起来。她一边啃,一边用手刺激着自己的阴蒂,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好爽..啊..啊..’马小红此时,已经是欲火上身,她将刘明拉回了办公室,躺在桌上,手里抓着他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屄洞,塞了进去。


刘明刚才操黄云的欲火还没消,这正好有个泻火的。大鸡巴也疯狂的抽插着。‘喔,你的鸡巴,可真厉害啊,小伙子就是猛啊。啊..啊..’刘明此时也主动了起来,他将马小红翻过身来,从后面的肥臀,插了进去,一边插,一边拍打着她的肥臀。房间里,顿时是鸡巴与屄的呲呲之声,和肥臀被重重拍打的声音。


刘明一边操,一边用两根手指,插着马小红的屁眼:‘马主任,刚才你屁眼的屎,我不能白清啊。我的鸡巴也要享受一下。’刘明突然拔出鸡巴,蹲下来,对着马小红的屁眼里,吐了点口水,猛的,将鸡巴刺向了她的屁眼。‘啊!我的屁眼好胀啊,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了。’马小红叫着。


刘明加快了速度,他明显的感觉到,鸡巴被死死的裹着:‘真的好紧啊。’一阵快速的抽插过后,刘明身体一抖,一股浓浓的液体,射向了屁眼深处。刘明拔出鸡巴,马小红无力的趴在桌上,屁眼被扩张的很大,不时的流出,白色的液体..


不久,刘明被调到了马小红身边,担任了专职秘书,但是被刘明所操的女人,却没有变少,整个社区的女人,都臣服在他的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