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老婆是怎样变成妓女的




那是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夏天,我下班比较早,正在家里看电视,做好的饭菜就搁在桌子上,等我的

爱人回来一起吃。可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心里可就着急了,以前还没有试过这麽晚她不回来。


我一看表已经8点了,我们的小区是新建的,搬进来的住户没有多少,就是因为它太偏僻,这里的

治安状况也不太好。我想不会出事吧?赶紧穿上衣服下楼去接我的爱人。


走在路上我还想:可千万别出事。正想着,我忽然听见在我前面18号还没建好的楼里传出了女人

的哭声和男人的吆喝声,这是谁呀?我怀着好奇心向那幢楼走去。


离得越近,哭声就越大,这三更半夜的听起来好吓人。我走到窗户底下把头伸高往里看,屋里没灯,

隐约之间我看见屋里好像有五个人,其中有一位女士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後背和臀部正冲着我,一个男

人正在干她,那个男人嘴里还说着什麽「那个女的不说话就是哭」,边上还围着三个男人。


我一想,坏了!碰见强奸犯了,这可怎麽办?我天生胆小,心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脚上摸

油赶快溜,边走我还边想:这又不知道是谁家的女人遭殃了。


回到家里我蒙上被,只求老婆快点回来别出事就好。大约凌晨一点多时,家里的门被打开了,我一

翻身下了地来到门口,眼前的情景把我惊呆了:我老婆满脸灰尘,头发散乱,衣服被扯成条状,下身只

剩下裤衩,像拧成根绳似的卡在臀部沟里。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摔倒,我老婆一瘸一拐上来把我

扶住,我看到她的眼睛已经哭得发红,脸上布满了因为哭形成的泪痕。


进了屋我俩什麽也没说,静静的坐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口问她出了什麽事,她不说,只是

向浴室走去。来到浴室她脱下衣服,这时我才看清楚她的身体满是伤痕,她的嘴唇破了,两只奶子上布

满了牙齿印和爪印,大腿上也是,阴毛不知什麽时候也没了。


我走过去抚摸着她的伤口,其实我已经暗暗感觉到发生什麽事情了。她拿起淋浴头使劲地冲洗着下

身,我赶紧让她坐到座便上,轻轻的分开她的两条腿,她的阴唇已经肿了,阴道里不时还流出精液,我

一个劲地劝导她、安慰她,这时她才说出了今晚的遭遇……


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下班以後她就去了商店买了很多东西准备为我庆祝,回来时天已经黑了,因

为我家里离商店远,她是坐公共气车回来的。在车上她遇到这四个男人,开始她没在意,但後来我老婆

发现这几个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其中有一个还摸她的大腿,她一个劲的躲避。


「我到站下车以後,我发现他们也跟下车,我就加快脚步,可是刚走到咱们家不远处新盖的楼旁他

们就追上我了,其中一个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几个人抱起我向那幢还没盖好的楼奔

去。


我当时被吓坏了,当他们在我身上抠摸的时候我才开始挣扎。这时一个年岁较大的人,可能是他们

的老大走到我的面前,屋里没有灯,在月光下我只看清他长有一脸胡须。他什麽也没说,举手就打我、

踹我,直打得我满地求饶为止。


他冲我说:『你知道该怎麽做吧?』我知道他们要我做什麽,我也被他打怕了,我的反抗已经没有

什麽实质性意义了,只能造成我更大的伤害和痛苦,於是我慢慢的把衣服脱了。


这时那个满脸胡子的男人用手指了指他的下身,我明白他的用意,我把他裤子的拉链拉开,右手拿

出他的鸡巴,刚想往下送,他却说:『这多不卫生,给老子舔乾净,不然……』其他几个男人哈哈大笑,

眼睛就始终盯着我的下身看。


没有办法,我把它放到嘴里给他吮吸。他的鸡巴可真大,把我的嘴都给塞满了,每次都顶到我的喉

头;他的下身腥臭腥臭的,好像几个月没洗似的,我强忍着泪水,就这样直吸到他兴奋为止。


他命令我躺下,然後就开始操我,他也没什麽技巧,只是一下一下的狠操。他的鸡巴很粗大,把我

的阴道涨得满满的,操入时大龟头都会顶在我的子宫上;拔出时,大鸡巴就会带出小阴唇随着他的操进

操出而一张一合。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感觉,只求他快点完事。


没过多久我感觉他要射了,心想可算完了。可是他在要射时却拔出阴茎,喝令我张开嘴含住,并要

我把射出的精液吞下,说这样可以开胃,我别无选择,只有照办。


当这个满脸胡子的大男人走开时,其他几个人就一拥而上,根本不顾我的感受,又掐、又抠、又揪、

又咬,後来他们划拳论先後,一个一个轮流趴到我身上干,就这样,我被他们反反覆覆折磨着。


其中一个,个子也就一米六左右,他是最後一个上来的,他先是想干,但一看我的下身满是精液,

就冲我吼道:『给我洗乾净!』我用乞求的目光对他说:『这里哪有水呀?』


不知什麽时候他从身後拿出一瓶啤酒,玻璃瓶那种,冲我说:『两手抱住大腿,把臀部垫高。』我

只好照办,躺在地上,阴户冲着天花板。说着,他就把刚好的啤酒瓶插进我的阴道里,开始我只觉得凉

凉的,後来就有点受不了了,直到他满意才让我蹲起来,把酒再倒回啤酒瓶里。


然後他拿起酒瓶往我身上浇,说是给我消消毒,那几个男人在旁边看着。他先是让我把臀部翘起来,

然後冲着我的肛门就往里捅,可是因为我的肛门实在太紧了,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後还是插进我

的阴道去。


他边操边问我:『怎麽样,我比你老公如何?』我开始并没有答理他,但後来他看我不理他,他就

使劲掐我的乳房,没有办法我就赞扬他,给他听女人兴奋时的叫声,他这才满意,直到他自己精疲力尽

为止。


那时候我已经动弹不了了,可是他们这些人还没有就此罢休,那个满脸胡子的人不知什麽时候拿来

了一台照相机,笑着对我说:『留个纪念吧!』说着就给我拍起了裸照。我抓起衣服想遮挡,但随後就

给他们撕烂了,就这样我身体每个部位都被照了进去。


这还不算,他们说我阴毛太多影响拍摄效果,要给我剃毛,但一时又找不到剃须刀,所以他们几个

人就按住我的手脚,把我呈大字型按倒,用打火机把我的阴毛燎得精光。


我身上的钱、身份证、工作证被他们都拿走了。他们还说以後找我联系,不然……」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刚才我看见的就是我的老婆被强奸。我真没用!我恨死我自己了,但又有什麽

办法呢?我静静的帮我老婆冲洗着身体,不知什麽时候太阳已从东方升起,我想了再三还是不报案了,

这样对我和她都有好处,至少不会被人指指点点,就让他成为一场梦吧!可是我最担心的事就是我老婆

的裸照,他们会不会去散播或者以此勒索?


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没过多久,有一天我和老婆正在看电视,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我老婆接的电话,

当她接完电话时,从她的表情里我知道他们已经找上门来了。我走到我老婆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

头发,这时候我老婆「哇」的一下扑到我的怀里,她说是那帮坏人要她明天去取照片,还要她先洗乾净

身体,穿上性感的内衣裤找他们。


听完这话,我已经知道他们要在我老婆身上做什麽了,我苦笑着安慰她说:「想开点吧,只要过了

明天,新的生活就会开始了。只要拿到照片,你我就不用怕他们了,更不会被他们威胁了。」


在我的劝说和安慰下,老婆的心情似乎安定了些,她继续说:「他们让我明晚去xxx酒店。」我

想:这可是我们市里最大的酒店,那些流氓还挺有钱呢!


这一夜我们就再也没说什麽,静静的躺在床上,我知道我们俩谁也没睡觉,只是静静的躺着思绪万

千。


当早上第一缕阳光照进我们的屋里,我把老婆叫起,她头一句话就说:「咱们还是搬到外地去吧,

这样他就找不到我们了,或者我们去告他们。」


「难道我不想吗?」我说:「咱们的家在这,父母也在这,难道你就不回来吗?告他,他们可都是

流氓亡命徒哇!」听了我这话,老婆又开始大哭起来。


快到中午时,她擦乾眼泪,步伐艰难地走向浴室,望着她,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不一会,浴

室里传出流水声,我走进去帮她搓洗着全身,我望着她尖挺的乳房、浓密的阴毛、修长的大腿,我哭了,

这是一个无能男人的悲剧。


洗着洗着,老婆突然说:「我想……我想……让……你插……我的屁眼。」


「为什麽?」我吃惊的问。


「因为我猜,这一次他们肯定会……所以我想让你来第一次,就像是新婚一样。」


我没说什麽,老婆就跪下来,脱下我的裤子把阴茎含到嘴里。结婚这几年来她还是头一次这麽卖力,

我不仅慾火中烧,还把她被操的怨气统统发泄出来,我老婆只是默默忍受着,她知道我心中有怨气。


可当我插她的屁眼时却遇到了问题,太紧了,插不进去,我老婆到厨房拿来色拉油,抹到我的阴茎

上,不知怎的,今天我的阴茎特别粗、特别长,我自己都感觉纳闷。然後我老婆翘起臀部,一手撑地,

一手拿着我的阴茎往屁眼里送,只听「兹」的一声就进去了。


哇!这可是另一片天地,感觉好极了,我的肉棒不停地在她肛门里抽插着,我无法形容我所得到的

快乐,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整个身体都好像要飘起来,令我欲仙欲死。


「请插快点好吗?」我老婆说:「我需要高潮,再快点……再快点……给我最high的感觉。」


「知道了!」我使出浑身解数,尽最大的努力。她的肛门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随着「噗兹、噗

兹」声,我的肉棒飞快地在她的肛门里面进出,她也彷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快……啊……快……啊……」


我知道她就要达到了高潮,随着她的痉挛,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临,而阴道随着我快速的磨擦,

我也达到了高潮,一股浑浊的带着腥臭的精液对着她的肛门直接射了进去,她的直肠里面迅速充满了精

液。我从她肛门里抽出肉棒,她扭过头来,含住我还没缩小的阴茎再吮吸……


随着狂风暴雨的过去,我们俩都恢复了理智,不愿想的事情又回到心头。我一边揉着老婆的乳房,

一边问她:「你能像伺候我一样伺候那些流氓吗?」


「能!」她坚定的说:「我可以照他们的吩咐去做,因为这是拿回裸照的唯一选择。我还有别的选

择吗?就是他们让我跳裸体舞,我也会照办的。」


时间可过得真快,一晃眼就要到他们预定的时间了,我老婆来到化妆台前描唇施粉,然後就换上一

身黑色的性感内衣,穿上吊带袜。所有一切准备好以後,老婆冲我说:「还有话说吗?不然我就得走了。」


望着老婆,我忽然想起了什麽,就对她说:「你等一下。」我快速从衣柜里拿出我去年买的son

y摄像机,这是一台性能先进、带声控的摄像机,买回来我只用过一次。我拿起我老婆的皮包,在包里

用剪子开了一个口,这样可以把针孔摄像头露在外边。


「这是干什麽?」老婆不解的问。


「这样我们以後就有证据啦!还有……」


「哦,我明白了。好吧,我现在就带着它去了,在家好好等我。」说着,老婆推开门,慢慢的消失

在黑夜里。望着她的身影,我只想乞求他们能对她温柔一些,恶梦尽早过去。


这一夜,我一直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一会梦见我的老婆被他们性虐待,一会又梦见他们让我老婆当

妓女去卖淫,就这样糊里糊涂到了天明。


大概9点钟时,我家的门打开了,老婆背着挎包走了进来,看得出她一宿没睡。我忙走过去问她:

「怎麽样了?」


「照片我已经全拿回来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底片他们不给我。」老婆如实说。


「什麽?」我惊呆了:「他们怎麽会这样不守信用!」


「他们说给回底片也可以,但让我们拿十万元钱来赎。」


天哪!我哪里有这麽多钱呐!


老婆这时又扑到床上大哭起来,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要不……要不然,他们让我接客来还钱。」


我一听就傻了眼,一下坐到沙发上说不出来话。「不行,我们去告他!」我说。老婆听了这话,从

床上下来扑通就跪了下去,抱着我的腿大声说:「咱们惹不起呀,他们……他们手里都有枪啊!」


一听这话我又泄气了,这摆明就是黑社会嘛!老婆啊老婆,你为什麽长得那样标致呐,身材似模特,

长相像陈红,以前我以这为荣,现在看起来就像老人说的「红颜祸水」。天哪!为什麽跟我开这样的玩

笑?


「老婆,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咱跑吧!」


「不行,他们说如果咱们跑了,他就要杀咱们全家。我不能连累他们老人家呀!」


听到这里,我还有什麽说的,命啊,都是命啊!我慢慢的静了静神,忽然想起了那台摄像机,我从

包里拿出来,打开液晶屏想看,我老婆走前上来不好意思的说:「你不能怪我吧?要不你就别看了。」

说着就要抢摄像机。


我说:「不会的,既然事情已发展到这地步,还有什麽呢!」


画面刚开始时,我老婆走出家门来到车站,这时一个身材魁梧、戴着墨镜的男人向我老婆走来,打

过招呼以後,他把我老婆带到一辆宝马车上,他俩坐到後边,前边还有一位男士,当然是司机。


车开了一会,就见那个男人把手伸向我老婆的乳房,隔着衣服就揉捏起来,而另一只手则伸向我老

婆的下身。过了一会,他掏出了鸡巴,另一只手抓着我老婆的头往下按,我看见她的嘴已经挨上了,只

见我老婆紧闭双目,把鸡巴含到嘴里,就这样上下动着。


不一会,就看见那个男人按我老婆脑袋的手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身体随着一阵颤抖停止了动作。过

了一会,他抓起我老婆的头,这时我才看见老婆满嘴都是精液,她想往外吐,那个男人对她说了些什麽,

就见我老婆脸一仰,精液全让她咽了进去。那个男人这时大笑起来,不时还摸摸我老婆的脸蛋,看得出

他对我老婆的服务很满意。


车子继续前行,可不知怎的车子并没有去酒店,而是向郊外的方向开去。在一幢别墅停下後,那个

男人领着我老婆下了车,看得出我老婆也感觉很意外。


当走进屋里,哇赛,真是够气派!屋里坐着两个人,一个看起来约30岁左右,满脸胡须,我一下

想起我老婆跟我说的那天带头强奸她的人;而另一个人,大概有60至70岁左右,满头白发,看得出

他的身体气色还比较好。


那个满脸胡须的男人把我老婆介绍给那个老的,看得出那个老的对我老婆很满意。一会那个老头冲

那个满脸胡子大男人说了什麽,起身就走了,而那个大胡子随後就带我老婆向地下室走去。


来到地下室,那个大胡子叫我老婆把衣服脱了,我老婆把包放到地下室门口的桌子上,从这个角度

屋里一切尽收眼底,当看到墙上、地下摆放的东西时把我吓了一跳,满屋子全是性虐待用品。


当我老婆脱光衣服时,那个大胡子就在我老婆脖子上戴上了拴狗套,然後命令我老婆趴下,我老婆

的身体不时的哆嗦,看得出她有些害怕,也许可能还有点冷。


正在这时那个老头出现了,他什麽也没穿,身体纤瘦,可他下边却有一根巨大的大鸡巴,同他的外

形一点也不相称。他接过挂在我老婆脖子上的链子,顺手在墙上拿下一根皮鞭,然後就像拽着狗似的让

我老婆往前爬,我老婆稍微犹豫一下,他的鞭子就下来了,正好打在我老婆细嫩的後背上,当时就起了

一条棱子。


我老婆快速向前爬去,而那个大胡子就往边上一站,就这样鞭打边爬。过了一会,他把我老婆牵到

了一张妇产床前,他要我老婆躺上去,把她两条腿像大字型的绑在左右床架上,然後就让我老婆给他们

手淫,没有办法,我老婆只有照他话去做,而他俩搬来凳子倒上酒,就坐到对面看着我老婆手淫。


过了一会,我老婆满脸涨红,看得出已经兴奋,因为她的阴道开始分泌液体了,那个老头还拿鞭子

头不时往她阴道里插两下,这更激发起我老婆的呻吟声。


就在这时,那个老的站起身问我老婆:「想要吗?」


「要……要……我要……求求你们快来吧……」现在看得出我老婆已经神智不清了。


那老头一拍巴掌,从门外走进一个人,後边跟着一条德国牧羊犬,那条狗进屋以後就直奔我老婆,

当我老婆见到狗时,兴奋劲全被吓没了,就听我老婆说:「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我会好好

伺候你们的,请把狗牵走吧!」


「那怎麽能行?」老头说:「今天你就和它表演给我看,不然……」正在此时,狗已经开始用舌头

舔着我老婆阴道分泌出来的液体了。


然後他们把床降低,我这时才看清,原来妇产床可以升降的。牵着狗的男人用手把狗的鸡巴送进我

老婆的阴道里,说来也怪,狗自己就动弹起来了。没用多长时间狗就射精了,可是射了後狗鸡巴反而胀

得更大,塞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拔不出来,下体就这麽连着,等了二十多分钟後才和我老婆脱离,还带出

一大洼狗精液,弄得我老婆的下体一塌糊涂。


看着我老婆的阴唇上满是狗精液,他们都哈哈大笑,那个大胡子还用手抓了一把放到我老婆的嘴边

让她吃下,我老婆直摇头不吃,牵狗的男人就按住我老婆的头硬让她吃了进去。谈笑间那个老头还把尿

撒到我老婆的嘴里,并命令她必须喝完不准吐,而那个大胡子这时也把尿尿到我老婆的阴道里,他还命

令我老婆双手扒开阴唇露出阴道,好让他往里尿。


看到这里我真是气疯了,他们拿我的老婆也太不当人了!此时我老婆低着头对我说:「这才刚刚开

始呢,残忍的还在後边。」听了她的话,我继续往下看。


那两个男人把我老婆从床上放下来,像牵着一条狗似的把我老婆牵到水池旁边,拿起水管向我老婆

的下身冲去,嘴里还在说:「我给你乾净乾净。」我老婆受不了水压,一个劲的躲避,无论怎样水还是

源源不断的冲到她娇嫩的身体上,顺着我老婆全身往下淌。


这还不够,他们还命令我老婆仰面躺到地上,把腿分开到最大露出阴户,然後他们拿着水管往里面

灌水,我老婆不想再伸开腿,可是那两个年轻的男人分别扯住我老婆的一条腿往两边分,那个年老的这

时就把喷水管一下插进我老婆的阴道里,不一会我老婆的肚子就鼓了起来。


她拼命在求他们饶了她,换来的只是更猛烈的动作,看着我老婆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们这才住了手,

停止了灌水。我老婆仰面朝天像个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水慢慢地从她的阴道里流了出来,这个时候我老

婆好像已经晕过去了,静静的躺着。


那个老头来到我老婆的旁边蹲下身子,抚摸着我老婆鼓起来的肚子和阴部,然後就见他用两只手掌

使劲地按我老婆的肚皮,每按一下,我老婆的阴道就会喷出水来,按的劲越大,水喷得就越远,就好像

在玩唧水枪似的,逗得大胡子嘎嘎直笑。


随着肚子的缩小,我老婆也慢慢的苏醒过来,那老头看到我老婆醒了,一挥手把那两个人叫了过来,

抱住我老婆把她扶上了一匹特制的木马上。这匹木马做得挺像,马背鞍上有一个漏洞,马的四肢是用輍

辘代替的,他们在洞里插上一根黄瓜,当然是那种顶花带刺的,然後他们就把我老婆抬起,阴道对准按

坐上去,「哎呀」一声惨叫,黄瓜已深深地插入我老婆的阴道。


然後他们用绳子将我老婆的身子固定,那个老头就拉着缰绳在前边走,輍辘每转一圈,我就看到我

老婆被黄瓜深深的捅进阴道,随之我老婆就惨叫一声,没走几步,黄瓜上已经血迹斑斑了。


就这样大概转了几圈以後,老头停了下来,那两个人把我老婆抱下了马,放到了刚才他躺过的那张

产床上,他们把我老婆的腿分开,阴道里、阴唇上到处是血。


这时候那个老头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盒冰块,只见他用左手分开我老婆的两片阴唇,右手抓起一些

冰块就往我老婆阴道里送,我老婆被他的举动吓呆了,拼命扭动双腿不想让他往里放,可是一个弱小的

女子又怎能摆脱?随着我老婆凄惨的叫声,冰块源源不断放了进去,直到那个老头把手里的最後一块放

进去为止。


随後他们把我老婆的双腿合上,用黄胶带把我老婆的手、腿缠上,这才放开我老婆。我老婆阴道连

痛带凉,在地上直蹦,她是多麽想把冰块从自己的阴道里抖出来呀,可是她无能为力,直到她摔倒在地

上再也站不起来为止。


那个老头看了看表,又冲那个大胡子耳语一番,随後屋子里发出了淫贱的笑声,我猜想他们一定在

谈论我老婆的忍耐力呢!


随後那个大胡子向我老婆走来,见我老婆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身体只是一个劲的颤抖,那个大胡

子冲我老婆说:「我们老大很满意,上半场就玩到这里,你先休息一会。」


「你现在是不是很冷啊?」大胡子问我老婆,我老婆微微的点点头。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刀割开绑

着我老婆的胶带,当我老婆不由自主分开腿的时候,冰水夹带着血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流了出来,这时那

个大胡子忽然把嘴里抽的那根烟插到我老婆的阴道里,我老婆阴道里顿时升起了股烟柱,我老婆只是静

静的躺在地上,眼泪不住的从眼里流出。


那个大胡子这时冲那个年轻点的手下说:「你帮他暖暖身体和下边。」


「我该怎样做?」手下问。


「还用我教你吗?是男人都会做,明白吗?」


这时就看见那个男人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来到我老婆跟前,他把烟头拔出来扔到了一边,然後跪在

地上,用龟头顶住我老婆的阴道口,将我老婆两条修长的腿架在他肩膀上。这时就听见我老婆对他说:

「大哥,请你轻点好吗?」那个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用阴茎磨擦我老婆的阴唇,然後就见他一挺

身,我老婆「啊」的一声,我知道他已插进去了。


这个男人急速地前後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我老婆的子宫,换来的是老婆的凄惨叫声。

我揉了揉眼睛不想再看下去了,听着我老婆的惨叫我心如刀绞,我下意识地回头看看老婆,这才发现她

已经睡着了,我抚摸着她伤痕累累的大腿,忽然想起了什麽,我撩开她的裙子扒下她的裤衩,映入眼帘

的情景把我惊呆了!我老婆大阴唇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像被电击过,小阴唇上有新长出来的血痂,一

看就知是弄破的,这是怎样造成的呢?


这时摄像机里传出了只有男人射精时才发出的声音,我赶忙举起摄像机继续看,那个男人已射了精,

正趴在我老婆身上,他的手还不住地揉捏着我老婆尖挺的乳房,随着他起身拔出阴茎,我老婆的阴道口

慢慢地流出黏稠的精液。


「小姐现在还冷不?」大胡子问我老婆,然後他冲那个老头说了些什麽,并一个劲指指自己腕上的

手表,我也顺势看了一下摄像机的时间:3点钟了。那个老头点点头,大胡子这时叫那个年轻的手下把

我老婆领到二搂睡房去,我老婆什麽也没穿就被他连拖带拽上了楼,老婆在上楼时还没忘把包带上。


他们来到二楼,那个男人把我老婆推倒在一张大床上就走了,好一会我老婆才爬起来,她冲着皮包

里的摄像机说:「老公,我……想……回……家……」上楼的脚步声把我老婆给打断了,随後我老婆把

包放到花盆的窗台上,然後赶快爬床上。


门一开,那个老头子自己走了进来,笑嘻嘻的对我老婆说:「好好伺候我,满意之後就让你回去,

不然……」说着就拿起了他那根大鸡巴在我老婆的脸上蹭来蹭去,不时还拿鸡巴敲打着我老婆的嘴唇。


看得出我老婆已经明白了,她伸出一只手接过老头的鸡巴,放到口里使劲地吮吸着,我知道老婆的

用意,她是想让他早点完事好回家,可那个老头却并不着急,躺到床上慢慢的享受着。过了一会,他让

我老婆跨到他身上,把他那个大鸡巴对准我老婆的阴道口,然後双手抱住我老婆的臀部使劲向下一按,

只听「呲」的一声,大鸡巴就被我老婆的阴道完全包了进去。


我老婆现在的表情不太好,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痛苦,阴道里的疼痛还没太减轻,但是我老婆还是咬

着牙上下套弄着,汗水不住地从我老婆的身上流淌下来。那个老头也没闲着,他两只手一会抓抓我老婆

的乳房,一会摸摸我老婆的肛门,嘴还不停地吸啜我老婆的乳头,时不时还想亲吻我老婆的嘴唇,可是

我老婆总是把嘴避开他不让他亲上。


老头忽然不高兴了,一巴掌把我老婆打到床下,我猜可能是没让他亲嘴的缘故,就见老头揪着我老

婆的长发大骂:「你当你是谁呀!敢惹老子?」巴掌像雨点般的落在我老婆脸上,打得我老婆嘴角不时

淌出血来。


这时他还觉得不解恨,从床下拿出来一根电棍,把我老婆按到床上,举起电棍就往阴唇上触,这时

我才明白我老婆阴唇上的伤哪来的。屏幕里只看到我老婆一个劲的在认错,不时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那个老头打累了,也看我老婆服软了,就把电棍一扔,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药,先在自己嘴里放一

颗,再拿出另一颗给我老婆让她服下,我老婆怕再挨打,马上把药吞到肚里,然後老老实实的像个大字

型躺在床上等老头来操。


可是那老头并没着急,他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慢慢的吸了起来,不时还看看躺在床上我老婆的反

应。过了一会,我老婆不知怎的,两条分开的大腿紧闭起来,不时还扭动着身躯,两个乳房也涨大了许

多,乳头也站立起来,不时还用手摸自己的阴蒂,嘴里发出了呻吟声,我这才知道他给我老婆吃的是春

药。


慢慢地随着药性的发作,我老婆已经实在受不了了,爬下床跪在那个老头面前求他操她,老头把手

伸向我老婆的阴道摸了一把,全是淫水,我老婆这时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只要男人肯操她,做什麽都

可以。


那个老头看到差不多了,就叫我老婆跪到床上,这次他没有操阴道,而是握着鸡巴操进我老婆的肛

门,还没等老头动弹,我老婆就开始自己猛动起来,嘴里还不时发出淫声浪语。


「快……使劲啊……使劲操我……啊……啊……啊……」


「你是谁呀?」老头边操边问。


「我、我是……我是婊子……我是妓女……我是你的性奴隶……我是……」


往下的话我真不忍心再听了,看着老婆这样作贱自己,我自己真不知道啥滋味,都是春药惹的祸。

我关上了摄像机,往下的事情不看我也猜出了八、九分。望着老婆,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想法,我想强

奸她,不知道我是否开始有点变态了?


我脱下裤子在她身上发泄着,老婆还是静静的睡着,也许我能借到钱,但我又拿什麽去还他们呢?

看来只有让老婆去当妓女了,这样才能免遭杀身之祸……只可惜我如花似玉的老婆了。


没过几天,我家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老婆接完电话就对我说:「他们说,明天……带我去……接

客……」我无言以对,还能说什麽呢?!


第二天一早,汽车的喇叭声就把我吵醒,望着她出门的背影,我轻声对老婆说:「老婆,别忘了给

那些该死的男人戴安全套。」老婆只是深呼了一口气,苦笑着点点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