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里的女人][
作者:mweang
字数:57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放开我」堂妹说着就起身要推开我,可刚一用力
就浑身酥软的又躺了回去。

  看到堂妹这样欲拒还迎的姿态,我不禁加快抽查的速度,本来就到爆发边缘
的我随着堂妹粗重的喘息声和销魂的呻吟声射出了一股股滚烫的浓精。

  然而就在这时候,堂妹突然发了疯一样的抱着我的头对着我疯狂的亲吻,整
个人像八爪鱼一下的缠绕了上来,原来这小骚蹄子是被我的浓精给烫到了高潮了
……

  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堂妹高潮的余韵才终于消退,这时的她才发现原来自
己用这样淫荡的方式缠绕了我那么久,不禁脸上潮红又起,迅速的放开了我捡起
旁边的被子就往里面钻。

  还没等我从堂妹那可爱乖巧的动作中回过神来,又见她把可爱的小脑袋从被
窝里伸了出来,脸上还泛着红晕,不知是高潮的余韵还没完全消退还是发现自己
那么淫荡而尴尬的脸红。

  「哥,问你一个问题,必须认真回答我!」

  「嗯,你问吧,我肯定认认真真的回答,在我知道的范围内我肯定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少给我油嘴滑舌,给我认真点!」看到我还在那油嘴滑舌,堂妹不禁嗔怒
道。

  「好好好,认真回答认真回答」看到堂妹那认真的表情,也知道现在不是开
玩笑的时候,毕竟我现在还在迷奸的范畴里,由不得不听这姑奶奶的。

  「哥你有没有喜欢我,还是仅仅是想得到我的身体?」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愣,原来堂妹心里一直有我啊,怪不得学校那么多男生
追她她都视而不见,我当时还以为她是性取向不正常呢,原来她心里一直住着她
堂哥我啊!

  可是这转念一想,既然喜欢的是我,为什么又把处女给了别人?本来喜欢我
的堂妹第一次竟然不是给的我,让我不禁有种被戴了绿帽的感觉。一想到自己被
人戴了绿帽夺了先机,心火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为什么这样问,你的处都没了,想必是有了心上人了吧?这样问还有什么
意思?」被心火烧灼的我恼怒的向着堂妹吼道。

  原本还在等待着我回答的堂妹被我这忽然的一吼吓了一跳,可随后听到我话
的那段话,脸色立马从潮红变得了苍白。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一直喜欢的是你啊哥哥」

  「呵,还说喜欢我呢,自己的处都不知道被那个王八破了现在还来说喜欢我,
当我白痴?」

  堂妹听完之后不禁暗呼了一口气,原来堂哥生气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不是处啊,
心里的大石放下后又看到平日温柔体贴的我为此事大发雷霆,不禁暗暗好笑。

  看到堂妹还能笑得出来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有什么好笑的,快点说,是
那个乌龟王八蛋抢了你的一血」

  「还不是你初二的时候带我去爬树摘杨桃!」堂妹嗔怪道。

  「摘杨桃关你不是处什么事?」一脸懵逼的我问道。

  「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在树上摔了下来的事啊,那时候流的血就是处女膜
破了,你那时还以为是擦伤,叫我回去擦下药就好了呢!」

  「我是记得你那时候摘杨桃被摔倒,可这个摔倒导致处女膜破裂不一般在小
说里才看见吗,原来还真有这种事啊,我还以为是那些作者瞎编的呢,」

  「听你这么说,是不相信我咯?」堂妹看到我质疑她,气呼呼的道。

  「那敢啊,女王大人说的话小的怎敢产生半点质疑。」

  看到我又恢复了那油嘴滑舌的样子,再想到平日一向对他温柔体贴的我对她
发火,不由得把全部的委屈化为了力量对着我的肩膀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嘶……你要谋杀亲夫啊,快住手。」

  堂妹听到我还在调戏她,嘴上力道又增加了几分。直到感觉到嘴里有血腥味
了才慢慢的松开了口。

  「咬爽了吧,我可跟你说,你再用力点可就要守活寡了!」

  「少贫嘴了,你还没有回到我刚刚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啊,那么多话我记不住啊。」

  「就是那个……那个……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只想要得到我而已?」堂妹说
着说着面色又潮红了起来,抬起了头来认真的看着我。

  「傻瓜,我当然是喜欢你的啊,不然为什么会因为你不是处而对你大发雷霆
啊。」

  得到肯定答案后的堂妹笑容很快布满了整张脸,看着那精致的脸蛋上洋溢着
的笑容,不得不说,真的好美!

  「话说,你是不是知道那杯饮料杯我下了药啊?」

  「你说呢,你那天晚上干的那么厉害,我现在下面还疼这呢,况且你这大笨
蛋竟然还内射了,我早上起来内裤都是你那凝结了得精液,还有幸好这几天都是
安全期,不然你就等着当爸爸吧!」

  被堂妹说的一脸尴尬的我只能在一盘呵呵傻笑。

  「你既然知道下了药为什么还要喝啊,还有我明明记得下的药的量跟昨天晚
上的一样啊,为什么你那么快就醒了过来啊?」

  「还不是因为喜欢你为了满足你啊,即于我为什么那么快醒过来,那是因为
我根本没喝你给我的饮料啊,嘻嘻!」

  「没喝?我明明看到你喝完了啊,那么一大杯饮料你不可能像电视剧那样含
在嘴里吧?」

  「谁说一定要含在嘴里啊?昨晚被你干过之后我就知道你这色狼肯定会食髓
知味,所以我早就准备了一杯饮料在你回房间的时候调包了」

  「哇,这社会真是险恶啊!」

  「哼,还说呢,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没想到哥你连你妹妹都下药,信不信我
分分钟告你迷奸!」

  「别啊姑奶奶,小德子愿做牛做马服侍您。」

  「哼,让我知道你在外面背着我乱搞,我就真的让你变成小德子!」

  「小德子肯定心里只有女王大人您一个人啊,没得说的!」

  「油嘴滑舌,凭你这张嘴哪个女人搞不到啊,到时候把我玩腻了就跟别人跑
了。」

  「你堂哥的为人你太不了解啊?你看这天色已晚,咋是不是要……」

  「就是太清楚你的为人了,只求你以后别抛弃我……嗯?」堂妹还没说完便
感觉到有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顶到了她的大腿。低头一下,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子,
「这坏东西,没个正经!」

  「这可是你老公的宝贝,怎么是坏东西呢,你以后的性福可全靠它了呢。」

  「就是坏东西,尽会欺负人家……唔……」

  没等堂妹说完我就一口吻了上去,亲吻了一会儿便觉得不过瘾,舌头伸了过
去,没想到竟然撞到了堂妹的牙齿,哼,这小小牙齿怎么拦的住我,没顶几下就
直接伸进了堂妹的嘴里,尽情的品尝着那甘甜的玉液。

  「把舌头伸出来!」

  「不要!」

  「伸出来!」一番亲吻后正处意乱情迷的堂妹慢慢的伸出了她那小巧的小舌
头,还没等那鲜红娇嫩的舌头完全伸出我便迫不及待的含住吮吸起来。

  嘴上动着手当然也不能闲着,一边吮吸着堂妹的舌头一边拉着她的手往我的
阴茎上放,当她的手碰到我那粗大的鸡巴的时候不由得闪电般的往回缩。

  幸好我早有准备,当她手抽离我鸡巴的时候我反手抓住了她的手又重新放了
回去。

  「抓住它」堂妹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手也没有抽离了,慢慢的抓着大鸡巴缓
缓地上下撸动着。

  我的阴茎在她的抚弄下在迅速的膨胀,「我受不了,敏,我要上你了。」我
把她抬起来背对着自己,因为之前内射过阴茎很顺利的便插进里她的小屄。

  由于之前干过一次,小穴里很润滑,再加上堂妹的身体很轻,不需要什么力
量,便能很轻松的抽送。

  「峰,好舒服啊,再用力一点,啊……啊……我好喜欢……啊……」我捏着
她的双乳,下身不停的抽插着。

  抽插了大约十分钟,她慢慢地把身子转了过来,趴在我身上,双手双脚背着
我,我的龟头被她磨得好舒服。

  「啊……嗯……峰,我快泄了……啊……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死了…

  …美死我了……啊……我……嗯……嗯……「她闭着眼睛,口里发出微弱的
嗯哼声音,身体像虚脱一般,我知道她又一次达到高潮了。

  「敏,你喜不喜欢被我插啊?」

  「啊……敏……敏最喜欢……最喜欢峰你的肉棒了……啊……敏爱你……啊
……啊……我的亲亲好丈夫,插得我的小屄好美,好过瘾,用力……啊……峰,
再用力……啊……再往里,把我的小屄插烂。」

  看着还没经几次人事的堂妹竟然那么淫荡,我更加疯狂的抽插,「敏,我快
要射了…啊……我不行了。」我已经再也忍不住了,背脊一麻,在敏深深的肉壁
内射出了滚烫的精液,而我也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床上,堂妹像瘫痪了一下的压在
我身上,脸色潮红,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后隐隐透着血红,更多出了一股妩媚的
气息,两颗浑圆的肉球压在胸膛上好不舒服,由于连续干了两炮,体力渐渐不支,
不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能昨晚上太累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幸好今天是星期六,不然就完
蛋了。一张开眼,就看到趴在我身上的堂妹,熟睡的脸上还挂在幸福的笑容,在
看看那诱人的小嘴,还隐隐有着水迹,原来这小妮子睡觉流口水,看到这里不由
得暗自发笑。

  看着那在阳光下的雪白胴体还有那精致诱人的脸颊,不禁色心又起,将她的
脸吻了一阵子之后,一个翻身把堂妹压到了身下,敏美丽的双乳又一次呈现在我
的眼前,应该是这两晚疯狂揉搓的关系,敏的乳房大了不少,我两手一下子捧住
了她的双乳,抓在手里软绵绵的。我将她的双乳使劲地向中间挤,中间出现了一
条深深的乳沟,我伸出舌头就舔了起来。

  一股少女的体香扑鼻而来,敏开始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头也朝后仰
去,我将她的乳房舔得湿湿的,两颗乳头也因为受到刺激而变得更硬挺挺的,并
向前凸出来,我咬住其中的一颗,牙齿在上面轻轻地摩擦,敏的呻吟声开始得越
来越大。

  我放开了她的双乳,把她的屁股抬了起来,堂妹的阴部一张一合的蠕动着,
我迫不及待的将整个脸贴在她的胯下,开始舔起她的阴唇,双手则在后面不住地
抚摸她那富有弹性的屁股。

  我的舌头刚靠近她的屄口,她的淫水就忽地流了出来,我卷起舌头,向她的
小屄里顶了进去。

  「啊……啊……啊哥你一大早就使坏,哎呀!哥,那儿……那儿不能舔啊…

  …很……很脏啊……啊……「

  我用手分开她的大阴唇舔了起来,她爱液的味道碱碱的,有些黏黏滑滑的,
还带着一股沐浴露的芳香。

  「啊……好美啊……爽死我了!」我开始向更里边进攻,开始舔着她的小阴
唇、用牙咬她的阴核,她的淫水不断地从阴道深处流出,我抓到诀窍,舌头比较
灵活起来,接着开始刺激她的阴蒂,她身子一颤:「啊……那……啊……就是那
儿……啊……好……舒服啊……」

  最后我整张嘴罩住她的小阴唇,开始拼命吮着她的爱液,而舌头则伸入她的
阴道,像阴茎抽插一般的进出。

  「啊……啊,哥,你添得小屄好痒……啊……我吃不消了……快把你的那根
插进来嘛!」

  「那根是那根啊?」我明知故到道。

  「就是你那根坏东西大鸡巴!唔……尽欺负人家!」

  我将胀得火热的阴茎抵住她的洞口,开始对着她的阴蒂、阴道口摩擦,「是
不是这个宝贝儿啊?」我坏笑的调戏着敏。

  「啊……别磨了……快进来啊……」堂妹涨红着脸说道。

  「好啊!那你来带路啊……」

  这时堂妹也顾不得羞耻了,抓着我粗大的阴茎往她的阴道里送,我顺着堂妹
的带领,因有充分的湿润,毫无阻碍的便插了进去。我开始卖力地抽插,。虽然
我阴茎已经有相当的快感,可能是因为早晨第一炮的缘故,因此现在比较容易忍
住不射,每一次深深的抽插,都将堂妹的淫水从小屄里抽取出来,流得床上湿了
一大片。

  每插一下,堂妹都发出一声淫叫,那声音决不亚于A片的女主角。我的手有
时搓揉着她的阴蒂,有时捏捏她的乳房,堂妹流了好多的淫水,都顺着我和她的
大腿流到了地上。

  「噢……啊……哥,你插得小屄好舒服,啊……我都不知已经泄了多少次了,
你怎么还那么有力,啊……我,我快不行了……」

  我更加用力地干着,每一下都抵达她的最深处,时间一长,堂妹开始吃不消
了:「啊……啊……哥,我快不行了……啊……我的小屄都快被你插烂了……啊
……」

  「嗯……啊……」感到快到临界点了,我猛地拔出我的阴茎,插进敏的嘴里,
龟头一阵酸麻,便全射在了她的嘴里。

  本来我以为她会把精液吐出来,让我没想到的是堂妹竟然把精液喝下去了,
还把我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的,看的我真是一阵感动,抱着堂妹就是一顿亲吻。

  就这样温存了十几分钟后,我们随着我那一阵尴尬的肚子叫声中起了床,看
着这空荡荡的房子,我便做了个大胆的提议,既然只有我两人在家,我们就索性
不穿衣服了。敏也被我劝的只围着一条米黄色的围裙在厨房里作饭,我在旁边看
着敏切菜,她白晰的大腿从围裙下摆露出来,阴部隐约可见,我真想和她在厨房
里大搞特搞的。

  我的阴茎慢慢地又挺了起来,我突然从背后抱住堂妹,抓住她柔软的乳房开
始搓揉,而半软的肉棒则顶着她的大腿根,我吻着她的头发、耳垂、脖子,她侧
过头来,也开始吻着我,她湿热的樱唇滋润了我的嘴唇,柔软的舌头开始挑逗着
彼此,她口中发出甜蜜的哼声。我抠弄着她的小屄,已经有些湿润了,她则用手
搓揉着我渐渐变硬的阴茎。

  「色鬼,肚子不饿啊?咋们先吃饭先好不好」

  「不要,我现在就要吃你,敏……你的小屄好湿喔……敏,我受不了了!我
想要,我想要你,我想要再跟你做。」

  我把堂妹抱到饭桌上,一把将她身上的围裙扯下,我跪在地上将她的双腿掰
开,在稀疏乌亮的草丛下,小屄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啊……哥你别直盯着那里看嘛!」

  不管堂妹的言语阻拦,我像只喝水的小狗般舔着她的蜜洞,而手指则搓弄着
她的阴蒂。

  「嗯……哥……嗯……」

  「啊……哥……喔……那儿……啊……哥,我们还是到我房间去做好不好?」

  我双手抱起她,堂妹把头倚在我的肩上,上了楼,我把堂妹放在床上,阴茎
对准堂妹的小屄便插了进去,我把整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用足全部的力度向她
猛插,我的阴囊打在堂妹的小屄上「啪啪」作响。

  「啊……我泄了!哥,你好有力,啊……啊……插……插得我好爽……我好
幸福啊!再往里……用力……啊……啊……把我的小屄都顶烂了……太舒服了…

  …啊……「

  随着阴茎的一进一出,把堂妹的淫水从她那已被插得发红的小屄中带出,流
得床上一大片。我用力向前一顶,堂妹「啊」的一声,我只感龟头一热,我知道
她又一次泄了。

  我感到我的阴茎已顶到她的子宫口了,堂妹由于在短短的时间内连泄了两次,
好像已经不行了,我便停止了运动。说真的,我比她还累,就趴在她身上也休息
一会,但我还是把阴茎紧紧的顶住她的花心,我真恨不得把我的睾丸也塞进她的
阴道里。

  我把胸口紧贴着堂妹那又大又软的奶子,随着她胸部的一起一伏,我感到她
的小屄也在一收一缩,吸得我龟头酥酥麻麻的好不舒服。

  「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放荡?不是个好女孩是吗?」

  「怎么会?我们都已长大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

  那天里我们又做了好几次,直到我精疲力尽,才相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