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异世绿王录]
作者:ctr4
字数:59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娘X4

  已在家里迷路的我,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钻。

  「小三啊,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在做什么啊?」母亲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抬头一看母亲正趴在横梁上,两个巨乳一左一右夹着梁木,身上没有穿衣服,
光溜溜地拿着一壶酒在喝,母亲天下来稳稳的落在我面前,一对巨乳砸中我的头,
登时头晕目眩。

  「娘。」我摀着头蹲在地上。

  「小三啊。」母亲有些酒醉,从地上把我抱起来。「跟娘去睡觉。」

  公主抱耶!只是母亲那对巨乳太大,压在我身上有些喘不过气来。

  「娘啊。您知不知道香在哪里?」我急忙问。

  「香?你要这个做什么?」母亲疑惑的问,顺便打了个酒隔。

  我把薇薇和刀公子的事情跟母亲说。

  「呵呵。」母亲听了笑了出来。「小三啊,那不是武斗,那叫淫斗。」

  「娘啊,可以去拿香吗?我想看。」

  「走吧。」母亲抱着我,两三步窜了出去,跟飞的一样快!「到了。」

  从母亲手上下来,我一看周围晕了,这不是我家旁边吗?匾额上面大大的写
着[练武堂],我推了推大门,丝毫不动。

  「呵呵。小三啊,大门是封死的,要走小门。」母亲抓了一把香从旁边小门
走出来。

  「娘,三儿没来过这阿。」我一脸黑线。

  「呵呵。来,娘教你淫斗。」娘抓起我的手往练武堂里面走去。

  「可是薇薇她……」

  「薇薇?已经和那个什么刀公子好上了,正在玩游戏呢。」

  「啥?」好上了?还玩游戏?!恍如一道惊雷把我劈傻了。

  「呵呵。小三快来,娘教你怎么淫斗。」母亲拉我进去。

  第一次踏进练武堂,里面真的是像练武的地方,木人、兵器、梅花桩应有尽
有。还来不及讚叹,就被拉近一个小房间里面,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

  「小三,到床上去。」说完,母亲走了出去。

  躺到床上,发现是张铁床,冰冰凉凉不过还挺舒服的。

  没多久母亲回来,手上拿着一条细麻绳,还有一个小酒缸。

  「小三啊。淫斗跟武斗一样,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人命的。」母亲把酒缸放一
边,趴在我上说。

  「这么严重?」我吓了一跳。会出人命?

  「大约在一百年前,子宫原本的功用只有生育下一代的功用,那为什么现在
可以随意地使用子宫呢?」母亲伸手在我的龟头上搓了搓。

  肉棒硬起来了,母亲起身把我的肉棒套进她的阴道里,粉色的特大花瓣……
等等……粉色?母亲不是黑色的吗?她的阴道很紧,淫水和母亲一样多,肉棒顶
到子宫口,一样很好突破。长得跟母亲很像,她是谁啊?

  「因为淫斗的出现,让很多女人死于非命,为了女人的生存,那时候很多武
王全力研究开发女人的子宫。」她说到这,臀部一沉突破子宫口,抵达她的子宫。

  「结果呢?」我吞口口水问。

  「成功了,但也可以说失败了。」她轻摇着臀部。

  「为什么?」

  「修炼的时候必须男女配合,单独修炼根本修炼不了。」

  「那淫斗怎么出现的?」我抓着她的巨乳问。

  「大约在120年前出现一个强大的敌人,那一瞬间许多人被杀死,很多在
传说中的魔物都出现了。」

  「那根淫斗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

  「……」

  「那时候出现了一个人物,只手空拳就把那些魔物打败,并且击败敌人后,
他挺着肉棒说,人啊…羞于开发人体最大的宝藏,神的恩赐岂是那么简单?说完
就带着一群女人消失无踪。」她摇摆身体。

  「射了!」她的肉穴实在太舒服了,才刚开始我就投降了。

  「呵呵…」她压着我开始大力套弄。「小三啊…其实你知道我不是你娘吧…」

  「……」我张大嘴巴,心里有点慌乱,不是要杀我的吧。

  「我是金璇日,是你娘的姐姐喔!」

  姐姐?双胞胎?

  「真不要脸,明明我才是姐姐。」又一个母亲从门外走进来,紫红色的特大
花瓣,也不是我的母亲。

  跟母亲和骑在我身上的女人都是一模一样,对了!蝌蚪感应。忽然明白这个
功用了。是要分辨自己人的。结果这两人都没有反应,骑在我身上的女人蝌蚪还
没佔领完成。

  「我才是。」又一个走进来,她的阴唇是鲜红色的。

  我晕,四胞胎?

  「小三啊,娘的妹妹都来看你了。」黑色的阴唇把我的脸盖住。

  「我才是姐姐!」其他三女一起说。

  「日,我的小三肉棒感觉怎么呢?」

  「很好玩。」她一直不停的在我身上套弄拿,只是感觉要泄的时候就停一下。

  「别那么闷骚嘛……就泄出来吧。」母亲伸手在日的身上搓揉抚摸,没一会
日就泄水了。

  日身上大量的气,沖进我的身体,蝌蚪又大量生产然后射一些回去。不愧是
武王……等等,这么说母亲她们都是武王?不动声色的让她们轮奸。

  「日,我也要玩。」鲜红色肉唇的女人骑在我身上,不过每下套弄都没有插
入子宫。

  「阳,要玩不要只玩一半。」母亲和其他两女一起把她压住。

  肉棒插入子宫,阳开始泄水了。我也赶快射了出去。

  轮到紫红色肉唇的女人骑上来,这次是插入的时候十分快速的插入子宫,之
后就没出去过了。

  「阴,要好好品嚐才对阿……」

  接着肉棒就在阴道里进进出出,没一会她就泄了,我也很配合的射在里面,
忽然发现我可以控制什么时候射精,等我母亲套上来后我就明白,超过控制也会
自动射精。

  「日姨,阳姨,阴姨。」

  「小三好乖。」阳摸我的头发虽然头还是湿的。

  「娘,为什么姨都来了?」

  「小三,其实呢…娘和姨都是乱淫宗的弟子。」

  「月,你被插不要乱说话。」阳说。

  「其实我们是乱淫宗的四大金花。」日说「日,你没人插别说话。」阴打枪
我明白了,娘是被插会乱说话,日是没被插就乱说话,那阴和阳呢?

  「小三啊,我们姐妹是乱淫宗的肉便器。」日苦笑说「也就是公用顶炉。」
阴补充说。

  「那是做什么用的?」我想知道这个词在这个世界的意思。

  「……小三啊你真的想知道吗?」娘问。

  「嗯!」好奇心害死猫。

  「简单来说我们姐妹是一种货币,专门被拿去做交换。」

  「换什么?」

  「例如我们去阴阳宗三天三夜的万人轮奸大会,换来的是阴阳宗宗女儿帮乱
淫宗宗主生子。」

  「听起来你们很赚啊…」想想就兴奋。

  「小三啊…阴阳宗把我们当便器,三天三夜吃屎喝尿被那群狗男女围观看,
我们实际上连个水都没有。」阳说。

  「阳,那时候不是有几个变态小子跑来插穴吗?」阴说。

  「跑来插尿道跟屁眼,还说什么啊?那个……」娘套弄中补了一句话。「小
三,变态!听着个射娘一肚子水!」抽出肉棒。

  阳姨骑上来说「公用便器太松了,这几个便器中的便器,松弛到不行。」一
面摇晃一面说。

  哇靠!咬字清晰,语调正常,跟我在吃饭那时的母亲一样啊…

  「是啊…回宗的时候,我们四大金花变成四大臭洞。」母亲咬牙切齿的说。

  「没多久我们被开出宗门,四处流浪。」日说。

  「是啊……那时在宗里衣食无忧,我们姐妹专心当肉便器。」

  「什么都学了,就是没学生活技能。」

  「刚离开宗门,我们姐妹在山林过的是吃生肉,喝血水的生活。」日一颤
「小三,听这个也射。」

  冤枉啊…日姨的肉穴太舒服了,很快就射了。我不说,看能不能挖多点东西
出来。

  日抽出肉棒,换阳上来。

  「有一天,娘在山里遇见你爹迷路。」母亲笑着说。

  「爹?他在那里做什么?」偷偷的挺了一下。

  「小三,不要偷顶姨的子宫。」阳大叫。

  「当时你爹要去大城考试,不认识路一头乱钻,然后就遇到娘了。」

  「所以饥渴的娘上了爹,反正爹也来不及考试。」我又偷挺几下。

  「啊啊!」阳泄水了。

  「上了你爹没错,但是娘把你爹送到大城。结果……」娘摀嘴。

  「结果?」

  「考证没带上。」日坐在一旁说。

  「噗!」我笑了。「日姨有跟爹走?」

  「没有,我们只是远远的跟着月。」阴搓揉自己的阴核说。

  「回到族里,你爹被你爷爷吊起来打。」母亲说。

  「然后娘跟爹结婚?」

  「结婚?」

  「喔……」我想起来这里用词不一样。「是过门啦。」

  「是啊。那时候已经怀上你了。白天被操得唏哩哗啦。」娘回忆过门那段时
间。

  「晚上换我们接手。」日说「月白天被操爽了。晚上自然换我们。」

  印象中,我娶薇薇好像也是。(过门内容以后再说,敬请期待)

  「……那些人都没发现吗?」

  「还不简单,拿些颜料染黑就好了。」日说。

  「对,你的最难染,差一点暴露了。」娘白了日一眼。

  射进去阳的子宫后,换阴上来,她们感情很好啊,都不争的。

  「等等,那大哥和二哥怎么来的?」

  「不清楚,过门的时候他们已经给你爹扶养好一阵子。」

  晕,这家族还真乱。

  射进阴的子宫后,正想讨论淫斗的事,爹的声音从附近传来。

  「三儿!三儿!不好了!出事了!」

              第十一章母亲

  我一呆,出事了?忽然感应到薇薇里的蝌蚪正在发出强烈的波动。母亲反应
比我快些。把我抱起来,踹开一个暗门,走过一小段路,推开另一个暗门,我晕,
这不是我的房间吗?母亲把我扔到床上,回到暗门里,关上,很像什么都没有一
样。

  「爹!爹!什么事?」先不管暗门的事,先去看看爹吧。

  「三儿!不好了!薇薇出事了!」父亲级的眼泪快掉下来了。

  薇薇?贵客房!情急之下把真气解开,对准贵客房的那个窗户,一个箭步加
上跳跃,飞了过去。

  「三儿?」父亲呆了。

  一着地,忽然想到不能直接出去,还好这个房间没人住?咦?床上有人?是
一个美女房客,没空欣赏了,先把真气压回体内,偷偷推开房门,没有惊动房客。
可是这样出去也不太好。看到墙上挂着一袋薰香,拿了几根就跑出去。东楼黑黑
的,出事肯定不是这里,一看西楼灯火通明。就那了!

  跑到西楼里,薇薇挺着大肚子坐在地上哭泣。我看到蝌蚪们全力吸收薇薇那
一肚子精液,同时又分出气来保护女婴。我松了口气。但是我看到躺在地上的两
个女尸,怒火就冲上来。

  「冷静!冷静!」

  「岳家真不安全!要不是服侍刀公子的仕女拼命挡下,可能我家公子就死了,
你们拿什么来赔!」尖酸刻薄的女声在一个厢房里叫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失,我们会赔偿惊扰公子的责任。」一个老
人对着门口鞠躬道歉,样子要有多贱就有多贱。

  「就用薇薇来赔偿吧,我家公子挺喜欢她的。」

  「薇薇?好。我把她叫来。」老人又磕几个头,转过来对着薇薇说「薇薇听
到了没?还不过去?」

  「放……」我虾下的怒火又猛然窜了起来,正要喊的时候一只手挡住我的嘴。

  我一看是母亲。

  「娘。」

  「交给娘处理吧。」母亲走上前。

  「八夫人来了。」一旁的观众说。

  「奶子好大,操起来一定很爽。」观众A说。

  「下面的肉好多阿,被多少人操过啊?」女观众A说。「啊!谁偷操我?」

  「受不了,让我泄泄火。」偷操的观众B说「嗯嗯……」

  「娘……」薇薇看到母亲,抱着母亲痛哭。

  老人走了过来,「八夫人,可以把薇薇交给我吗?」那一脸趾高气昂的样子,
我真想一拳乎过去。

  「三长老,你手伸太长了吧。」母亲一脸不悦。因为三长老的手摸到母亲的
乳房。

  「喔喔!抱歉,薇薇被点名了。所以……」三长老把手缩了回去。

  「我的话你没听懂吗?」母亲抱着薇薇说。

  「八夫人,请不要为难在下。」三长老人老脑袋不老,知道母亲话里的意思。

  「那是你的事,手再伸过来小心我会剁掉。」

  这时观众群已经缩回房间了,这是岳家里面的家务事了。

  「可是刀公子要薇薇……」三长老话还没说完就被母亲搧飞。

  「薇薇是我家小三的人。凭什么要她去?」

  搧的好!俗话说树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棒多必有萎支,这个三长老
正是其中之一啊。

  「八夫人,你会后悔……」人没说完就被房里飞出来的仕女压倒。

  「刀公子?」薇薇看着把仕女踹出来的刀公子说。

  「三长老,赔偿就不必了。」刀公子一脸正气得说。

  「刀公子,这怎么行呢?」三长老爬了起来急忙地跑到刀公子旁边。

  「被薇微的仕女救,再向她要赔偿就太过了。」刀公子摆了摆手说。

  「是!公子英明。」三长老大喜,那张脸像是开花一样的灿烂。虽然脸上还
有两个掌印。

  「那奴先带薇薇下去休息了。」母亲一脸冷笑。

  「夫人请。」刀公子很有风度地目送母亲离开。

  母亲一到西楼外,看到我站在外面等。

  「薇薇,你相公来接你了。」母亲低头跟薇薇说。

  「相公!」薇薇跑到我怀里「奴……奴……」没说完就晕到在我怀里。

  「薇薇?」

  「小三啊。先把她带回去吧。」说完母亲就消失。

  叹了口气,把薇薇背回家了。

  躺在床上,薇薇像个小猫一样,抓着我不放。本来想去[了解状况],这副
模样还是算了。看薇薇子宫里的蝌蚪,已经把精液消化得差不多,留给女婴一个
乾净的空间。想不到的是,蝌蚪们抖了几下大量的内力顺着薇薇的经脉沖刷薇薇
的身体,并且打通两只脚的经脉,让薇薇从小武师变成大武师。薇薇的身上有黏
黏的东西分泌出来,很臭啊。应该是薇薇体内的秽物排出来了。

  抖完的蝌蚪就在薇薇的卵巢里沉睡。我的眼皮也重了起来,也是,醒来第一
天就遇到这么多事,铁打的身体都扛不住阿。

  清晨,薇薇醒过来,看到我和她身上髒髒的汙垢,吓了一跳。

  「小绿!小……」薇薇想到她们已经不在,摀着嘴偷偷哭了起来。

  虽然薇薇一动我就醒了,只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觉得心痛。

  「薇薇?怎么了?」我伸手抹去的的眼泪。

  「相公。」薇薇看到我免强收起眼泪,「奴去打水来帮您擦擦。」

  「薇薇。」我抱住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会在你身旁,好吗?」

  「相公!」薇薇搂着我的腰,眼泪直流。

  「我们不离不弃,就算是天塌了,还有相公顶着。」我摸着她的秀发「是,
相公。」虽然对我的实力很怀疑,但是令她感到十分窝心。

  「咕……」我的肚子不顾气氛地叫了起来。

  「呵……」薇薇破涕为笑。

  「……」正在一脸黑线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在门外,有蝌蚪的反应。
「进来吧。」

  「小三少爷,奴婢小红(小紫)(小粉),奉八夫人之命前来服侍。」声音
有点耳熟。

  门一打开走进来,我脸上挂满的黑线变成一片影子,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
我那三个阿姨,她们两个端着早餐,一个端着一盆水进来。薇薇看到也吓了一跳。

  「娘?好多个娘。」薇薇惊呆了。

  「小三啊,怎么全身髒髒的?」日看到我们说。

  「薇薇突破了阿,恭喜阿。」阳打量着薇薇说。

  「先擦擦吧……」阴拿着两条毛巾递了过来。

  「相公!她们是谁?」

  「她们是母亲的姊妹……」我苦笑着说。

  「是同胎姊妹。」日补了一句。

  阴阳帮我跟薇薇全身擦了一遍,当然肉棒被重点照顾了,阴又吸又舔得差点
把我弄得射出来。

  「薇薇,先让宝宝吃早餐,小三要射了。」阴停下来对着薇薇说。

  「可是……」薇薇的脸红了。

  「昨天宝宝吃了那么多那刀公子的消夜,小三的早餐就不吃了?」日大列列
的说。

  「……」薇薇脸红得快滴出水来。她跨上来,扶着我的肉棒套了下去,一套
到底。

  可以感觉到,薇薇的功力进步,肉穴又紧了一点,穿过子宫口,一个小生命
正踹着我的肉棒,然后我射了……感觉好差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