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印天使]
作者:房东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92

  一个小时早就过了,丝、泥和泠依旧待在家里。客厅与餐厅的墙上都挂有时
钟,而在一些靠近走廊的边桌上,还各摆有一台不比巴掌大的电子钟。

  连电话也都会显示时间,丝想,表示这个时代的人更为忙碌?坐在沙发上的
她,刚把一本厚重的书放下。

  一开始,丝只看墙上时钟;从注意分针,到改注意秒针;以打发时间来说,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方法。

  「让人抓狂。」丝小声的说,两手轻拍脸颊。

  几乎只待在厨房内的泥,正在泡不知第几壶茶。她摇一摇茶罐,发现只剩下
不到一半的茶叶。

  泠在拿到一本服饰辞典后,便回到肉室里。

  三人都没有看电视的习惯,早上的节目又不合他们的喜好。丝想起,明的爸
爸曾说:「这个时候,新闻台是最好的选择,二十四小时都很有娱乐性。」

  在考虑几秒后,丝觉得,还是玩明的电脑就好;可这类事,他们在明睡觉时,
就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触手生物的睡眠时间,只有寻常人类的一半。这项琐碎的资料,明或许已经
忘记了。每天,在她入睡后,他们都有至少四个小时需要打发。

  暂时回到肉室里的丝,在把几本书拿至客厅后,又盯着时钟;没有更多讯息,
让她又感到很不安。

  又过快十分钟后,泥把茶壶和茶罐放下,从厨房里走出来。她看着明的房间,
说:「明的电脑虽然很新,但游戏很少呢。」

  丝点一下头,开口:「姊姊,若是上影音网站的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可那样的话──」泥说,低下头,「我会因为过于逃避问题,而产生罪恶
感。」

  丝也是这样想的,不愧是姊妹。她猜,泠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而一直没进
到明的房间里。

  这种时候,身为第一个与明接触的触手生物,丝很乐于帮其他触手生物转换
心情:「轻松一点。我们没找到喂养者时,可是比现在要更难熬。」

  「我才不想回忆那一段过往。」泥说,闭紧双眼;虽感觉已是上个世纪的问
题,其实距离现在也没多久。

  而用明的所有物打发时间,丝想,只会更加突显出明还未回来的事实。这时,
他们若去闻明的枕头,内心只会更难过。

  要是在一开始就掌握明和蜜的行踪,家里面的气氛会好上许多;明已经不小
了,往后一定会常和其他人见面,或者想要在外头多逛逛;触手生物不会限制喂
养者的行动,任何恐怖情人会有的逻辑,他们都很排斥。

  为顾及到明的安全,也是为了机能性,蜜应该会在外头展开肉室。

  可──或许蜜真有──施展一系列带有隔绝效果的法术,加上距离实在太远,
丝、泥和泠还是无法感受倒她们的存在。

  「基本上──」丝说,看着天花板,「以蜜的能耐,足以应付各式各样的问
题;无论是有人酒后驾驶联结车、成群的野生动物突然发狂,还是什么难以预期
的大型天灾,明在她的保护下,都不至于受到任何伤害。」

  丝提到的问题,有些实在不太可能在都市内发生;而泥不但没有吐槽,还慢
慢点头;其中一部分,也是因为他们觉得蜜可能带明到郊区。

  丝提这话题,是为了让自己和姊姊都安心;可过没多久,两人都睁大双眼、
心跳加快。

  要是这个时候,过去曾袭击他们的家伙,突然又……没人提出这件事,可相
关的担忧,还是自他们的脑中浮现。

  泥在让自己的表情恢复平静之前,差点把手中的玻璃杯给握到裂开。

  丝想,若什么问题都没发生,却把自己吓到短命,那实在太蠢了;然而,她
终究会担心,手汗还因此增加;不是很方便看书,也不方便拿遥控器。

  先前,丝在整理书架时,有注意到泠的外貌变化。后者虽然冷静,可眼中的
光芒已比一小时前要来得黯淡

  他是个守卫,此时的情况,会让他觉得自己没有善尽职责。

  就在丝又一次考虑要不要把从仓库里找来的旧游戏机装好时,门铃突然响了。
她和泥几乎同时跳起来,还都差点咬到舌头。

  眼中光芒增加的泠,很快就离开肉室,来到大门前。

  首先他们首先听到的,是蜜的呼喊:「抱歉,我忘了带钥匙。」接着,是位
在不远处的明说:「我们回来了!」

  为了让两人安心,走在最前面的泠,慢慢开门;动作要是太大,不仅容易发
生意外,也会让气氛一下就变得很紧张

  先前,家里感觉过于黯淡;即便多装两盏灯,也无法改善;像被覆盖在积雪
中,连柴火都有些不够用;而一但能掌握明和蜜的行踪,室内的光线立刻变得充
足;特别是明,泥想,背后好像有万丈光芒;都是心理作用,不过,类似的形容
也曾在其他触手生物的脑中出现过。

  真想马上扑到明的怀中,丝想,用全身上下尽情磨蹭;只是这样对孕妇来说
负担太重,便作罢。

  在开门后,三人首先注意到明;披着一件由灰色毛皮构成的厚外套,双脚踏
在一双质感古朴的皮凉鞋上。

  明看来很乾净,也不怎么疲累;外套底下是全裸的,这在意料之内。

  与泠不同,丝和泥要过快三秒,才注意到蜜的情况;差一点,姊妹俩就要大
声尖叫。

  蜜的肚子胀得非常大,接近怀孕十个月的样子;看不到妊娠线,因为狼人型
态的她,从胸部到阴部都长满毛发。

  尽管,蜜的骨骼非常粗壮,肌肉也极为发达,明想,变成这样,感觉还是不
利于行走;一下增加这么多体重,必然会给腰椎和膝盖带来大量的负担。

  要是转身的速度稍快一些,蜜想,子宫和肠胃都被拉扯;没有小孩,只装载
满满的精液就如此精采,难怪有些妈妈会在日后怀念腹中传来的各式胎动。

  若是突然止住脚步,一些很小、极短暂却又很难忽略的精液漩涡,会立刻冲
击到输卵管和子宫口;在刚才的路上,蜜就已经历过好几次;即便已经来到门口,
她还是忍不住吐出舌头;喉咙深处挤出「呼噜」、「噗啰」等声音,不太像是在
模仿泠,而比较近似清喉咙;无助于形象,但满是幸福的光彩。

  丝、泥和泠都知道,贝不曾装上主要触手;所以,他们也都很清楚,明今早
的行为,给蜜造成的影响是多么重大。

  蜜的毛看起来有些乱,泠猜,那过程应该非常激烈。

  现在,丝和泥虽然已不再担忧或无聊,却又因为错过太多精采的段落而遗憾
到胸腹闷痛;相较于泠的冷静,姊妹俩都睁大双眼。

  已过了不只十秒,丝和泥根本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们除了稍微嘟起嘴巴外,
颈子和背脊等处还猛冒汗。

  又过快十秒后,泥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看来有点奇怪;轻咳一声的她,用
双手整理一下脸部表情。

  很快的,泥轻咬下嘴唇,双腿与触手裙皆并拢;看来非常严肃,但眼神仍显
得紧张;像个怕生的孩子,也有点像是在憋尿。

  连瞳孔都放大的丝,看起来很接近某种深海鱼,而不那么像猫头鹰;一直要
等到眼睛变得极为乾涩,她才「噢」的一声低下头;这种反应配上当前的气氛,
实在很莫名其妙,却把明给逗笑了。

  丝在给泥用右手轻拍过脑袋后,使劲摇头。接着,前者心想:蜜的体内有大
量精液,就算要带着明,也不会想化为触手衣;两人不可能是走回来的,那会花
更多时间;应该是使用幻象,撘公车或计程车

  要是蜜开启漩涡,泥想,可以节省更多时间;像是选择出现在厨房里,或直
接把明带到床上。

  很显然的,蜜有把自己现在的模样展示给大家看。最好的证据,就是她特地
要大家前来应门。

  这是明的主意,蜜想,猛摇尾巴。

  脑中一下挤满问号的泥,差点忘记呼吸。

  蜜使劲挥一下右手掌,说:「别一次问太多,我会觉得不好意思。」

  看到丝和泥完全不眨眼,两手扣在肚子下缘的蜜,稍微降低音量:「这方面
的经验,我没有你们丰富。」

  泠故意后退两步,令焦点更集中在丝和泥身上;刹那间,她们全身僵硬。

  说到经验,没有触手生物敢和蜜比;即便他们一开始面对的就是喂养者,有
许多特别值得一提的经历。

  蜜不仅是领袖,也是大家长般的存在;随便伤她的心,泥想,没有人会感到
好受。

  蜜也同意,是不是面对喂养者,在本质上有决定性的差异;就算是这样,现
场也没人敢随便对此发表评论。

  明的经验,加起来倒是早超过多数触手生物;总有一天,她的经验也会多过
于蜜。以上,为理性分析,也常被他们用于转移焦点;而这一次,丝可不打算如
此;虽然心中有温暖的感觉,却莫名紧张;是否该迅速鞠躬,再一脸正经的大声
说「恭喜」呢?意外的是,在仔细想过之后,突兀的感觉很少;只是这么激烈的
反应,应该会导致冷场。

  但不说些什么,丝想,又有点怪怪的;较糟的结果是,明或蜜误把她们的沉
默视为是不悦。

  看到同伴幸福,就觉得自己吃大亏;明晓得,丝和泥才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呢!

  姊妹俩很羡慕,但一点忌妒的感觉都没有;欣喜、开心与祝福之意,应该有
透过眼神甚至吐息传达出去。

  然而,另一种尴尬依旧在慢慢累积;与先前,丝把泥给舔到融化时的情形有
些接近;以及之后,在明的要求下,丝和泥也发生性关系等;所以明的问题一直
都比较大啰?蜜想,鬍鬚动个不停。

  丝希望,眼前的情形,有在明和蜜的预料之内。

  通常,姊妹俩的紧张反应,也是明和蜜期望看到的;丝和泥在知道真相后,
泠想,应该都会松一口气。

  得继续关心明和蜜,泥想,不要有任何中断的感觉;有必要让和谐与自然的
感觉再次回归,但似乎,只剩下一些最基本的问候。

  所幸,站在最前面的,是丝;而她的辈份,又是触手生物中最小的;低下头
的泥,不断对自己的妹妹头以期待的目光。

  又过约十秒后,丝终于伸长脖子,问:「蜜觉得舒、舒──」一但改以蜜为
对象,平常习惯使用的那一套措辞,此时感觉都有些过头。

  没等丝的结巴消失,蜜就答:「当然舒服!」

  说完后,蜜抬高鼻子,好像差点就要大声嚎叫;以往,她就算是肉体刚补充
能量时,感觉也没这么有活力。

  蜜的精神年龄,好像真变得和明差不多,甚至与丝和泥不相上下;似乎,正
是因为年轻时过得不怎么理想,才更想在这些段落获得补偿。这一类分析,在场
的每个人都晓得,但也都不会说出来;他们乐见蜜如此,而眼前的结果,或许正
是最为理想的。

  在不知不觉中,沉默的时间又拉得太长;一直睁大双眼,开口时又结结巴巴,
这实在很失礼;看到蜜的肚子大起来,丝想,竟表现得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惊讶;
往后,一但回想起这一段,自己一定会叹息连连。

  三人一直盯着蜜的肚子,脑袋立刻运转至发烫的地步;填满肠道、把子宫撑
大至极限,明一定有用上睾丸,也许还多装一只主要触手;是多次射精的结果,
中间应该没休息超过一分钟;连流出来的量也一并计入,绝对足以填满一座小型
浴缸。

  只要一有机会,就想让对方怀孕;人类果然不容小觑,也难怪,他们能够在
这么短的期间内,就建立庞大的文明,还把许多生物的生存空间都给夺去;而之
中,有太多结果是非理性的;纯粹的暴力,无视长远的利益,在道德标准上只有
极低的水平。

  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触手生物很确定,在人类之中,也只有明,能够在短
时间之内对他们做到这些事;精神上,又一直维持够高的标准;光是这一点,就
远远超过寻常人类;美好的天性,与年龄无关;欲望深厚的明、行动力十足的喂
养者大人;是在极为普通的家庭、学校与社会教育下,所绽放的一朵奇花;想到
这里,丝、泥和泠马上觉得胸口一阵暖。几乎同一时间,负责看家的触手生物都
吞下一大口口水。

  张口吐气的蜜,舌头自左边嘴角垂下。她晓得,自己的体温很高;四肢使不
出太多力气,连脑袋也感到昏沉。

  虽在做爱的过程中会消耗不少热量,可精液带来的温度,蜜没透过法术消除
太多。

  非常合理,泠想,眼中的光芒扩大至极限;想要感受一切,这完全是蜜的风
格;而从她毛发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也证明,她的内心非常安适、自在。

  看来懒洋洋的蜜,好像稍微蹎起脚来,就会飘浮在半空中;她在伸懒腰时,
顺便打一个暖呼呼的哈欠。

  也许再过几秒,蜜就会仰躺在门口;丝想,咬着牙;不那么在乎自身形象的
蜜,有可能会当着大家的面,把明的精液都排出来;通过子宫颈、阴道,又挤压
输卵管。

  动作若再剧烈一点,让凝固程度不一的精液块,在子宫口附近形成多个涡流;
蜜要在那过程中再次高潮,泥想,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重口味的想像,让姊妹俩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她们的主要触手都充血
至极限,已没办法靠屏住呼吸来阻止,只好用双手与次要触手去按压;两腿也得
并拢,因而导致自己的姿势看来有些扭捏。

  压下性欲、掩饰生理反应,丝想,是怎样也不可能表现自然的。

  明由泠抱着,蜜则先进门。

  至于丝、泥和泠在想些什么,早就被明和蜜给看透。

  尤其激动的丝和泥,除了心跳加速外,几颗汗水也流至胸口和背脊。

  应该再讲些话,蜜想,让气氛变得更自然一些;慢慢吸气的她,两手盖在自
己的肚子上,说:「又多了一位孕妇呢。」

  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根本不需要说出来;藉着再次强调,试图造成又一连串
的涟漪;蜜承认,这样实在没什么创意;有点缺乏趣味,也显示出自己多么渴望
能像明、丝和泥一样。

  然而在蜜的心中,无聊或悲哀,也比过份留白要来得好;从现在开始,她要
尽量减少身上散发出的严肃气息,成为能够让气氛变得轻松──或至少是趋于平
淡──的角色。

  垂下两边耳朵的蜜,轻呼一口气。她挺着肚子,一脸平静。

  轻咬双唇的明,阴蒂和乳头再次勃起。她已经高潮过不少次,照理来说,应
该会对视觉方面的性刺激都表现得冷淡一些才对。

  都是因为年轻的缘故,明想,瞇起眼睛;这个藉口,她应该会使用到三十岁。

  两手于肚脐上方紧扣的明,用双臂遮住自己的乳房,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的
情形,大家都看在眼里。

  实在没办法的明,只好承认:「在太阳下山前,我可能又会想要,不过──」
明打一个哈欠,说:「等一下,我得先睡个觉才行。」

  虽然离中午还有好一段时间,但他们能够理解。当初,只留下一张纸条就离
开,是有点过份;在这之后,明想,通常要试着赔罪;而她脑中首先浮出的方法,
是在睡着前都抱着丝和泥;这实在没什么诚意,听起只是个来很花心的人,又提
出一个不正经的意见而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