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淫纹逐渐侵蚀的圣狐少女]
作者:黑暗游戏规则
字数:81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恶堕NTR向】被淫纹逐渐侵蚀的圣狐少女

  请大家欣赏这个战队和魔法少女混合的恶堕文吧。

-----

  零元3521年,距离灵魔大战已经过去了数百年。随着战争的消停,人们
在废墟上建国封都,在和平时代诞生的人们,对于在活跃在那个时期舞台上的神
与魔,只当成传说志怪。

  其实,那些传说中的妖魔仍旧存在,它们会隐藏着黑暗中,躲藏在地下里。
在灵魔大战过后,一部分妖魔选择与人类共存藏身在人类社会之中;另一部分则
是随时准备反攻人类世界,把地面改造成属于它们的乐园,它们自称为妖魔联盟。

  而在神明消失的今天,对抗着那些邪恶妖魔的,则是通过超古代遗迹中的
『圣兽记忆体』觉醒了血脉中的超古代圣兽因子的少男少女们。他们用「圣兽之
环」变身为圣兽使,与妖魔联盟进行战斗。净化或者封印企图破坏人类世界的妖
魔,便是他们的工作。

  如今,圣兽使与妖魔联盟的战争已经到达最终阶段。

  随着妖魔的首领——九头蛇在上一次战斗中失利,它的身体的八个部分被重
新封印并且连本体也随之失踪后,妖魔联盟的斗志便大减。九头蛇麾下妖魔五天
王——天狗王、牛头王、苍蝇王、妖狐王、黑蛟王更是分崩离析,各自为战。

  黑蛟王在与白龙使战斗的时候被感化成为新的圣兽使——黑龙。天狗王和牛
头王在与朱雀使和贪狼使的战斗中被擒捉。苍蝇王更是躲避不出,不知道逃到哪
里去了。

  而五大天王中最后一位天王,九头蛇的新娘——妖狐王则是被圣狐使——冥
舞拦截在荒野中,这是属于她们的宿命之战。

  荒野之上,气氛肃杀。这是两个女性之间的战场。不由分说,不再解释。

  「变身——圣洁之狐。」

  舞睁开眼睛的瞬间,手腕上的圣兽之环散发出清冷的银白光辉。随后,一道
电子合成声从圣兽之环上发出。接着,银白光辉连接成丝带,包裹住少女她那婀
娜多姿充满青春美感的身体。就在光华散尽的刹那,一套以粉白色的紧身衣短裙
为主基调,左腿上套着白色长筒袜,右腿上缠绕着粉色丝带,脚上穿着一双白色
小短靴的「圣狐礼装」就出现在了冥舞的身上。她在圣兽使中代表的是粉色。

  舞已经走到妖狐王的跟前。

  「真想不到,和妾身作最后一战的会是你这个清纯小圣狐。呵呵呵呵……真
是孽缘啊。」?那个穿着清凉暴露、黑丝高跟,即使受伤也毫不掩饰地从身上散
发出过多的荷尔蒙,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诱惑雄性的妖艳狐女,她把舞从下至
上都扫了一眼,从那穿着白丝的粉嫩美腿,因为礼装勾勒出的充满青春美感的动
人曲线,到少女那姣好如月、近乎完美的精致五官,她见状不由得媚笑了起来:
「不过你这小狐狸真是美得让妾身也心动不已,让妾身忍不住要欺负你啊!可惜
……妾身真不想和你作战呢,不如小狐狸你也和妾身一样成为九头蛇大人的情妇
吧,让九头蛇大人把你调教成无时无刻都在发情、小穴无时无刻都在渴望肉棒的
骚狐狸吧……」

  舞虽然因为妖狐王粗鄙下流的话语变得脸红耳赤,但羞红着脸的她还是打断
了妖狐王的话:「闭嘴!妖狐王,就让我来终结圣狐族与你延续至今的宿命吧!」

  「呵呵呵呵,其他圣兽使都不在,你以为就凭你可以做到吗?」一直在媚笑
的妖狐王,此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股大妖魔才会散发出压迫感突然笼罩住她。

  与他们交手过那么多次的妖狐王知晓,舞在圣兽使中的战斗力不算得上很出
众。妖魔联盟更关注的是她对妖魔独特的封印能力,还有那令男性妖魔也垂涎三
尺的美貌。

  不过以温柔美丽着称的圣狐使少女,此刻才展露出她真正的实力。只见她在
被压力逼得后退数步后,重新站直了身体,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手平举放在胸前,
微张的嘴唇说出如诗歌般优美的语句。那是不属于现世的语言。

  虽然普通人类可能听不懂,但在场的圣兽使和妖狐王却听懂了,因为那是太
古时期使用的语言。

  「审判迷渡三途罪恶,身唱黄泉歌伶——天狐闭月。」

  随着她话语的落下,一轮下弦月忽然出现在天空之上,随即月光化成的白狐
从下弦月中飞翔而下落在她的手心,然后白狐形成核心向外延伸变形,展现出其
武器姿态。仅仅一个瞬间,一把剑身修长如水,朴质无华但寒气逼人的白色太刀
便握在了冥舞的手上。

  那便是——圣兽使的最强武器,圣兽魂具。它是圣兽使灵魂的延伸。一般的
圣兽使别说召唤它,恐怕连感受到它都困难重重。

  随着「天狐闭月」的出现,妖狐王造成的压迫感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而面对「天狐闭月」,妖狐王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仿佛她面对的是自亘古之
中诞生的「天敌」。

  「这是什么?」

  「你的克星。」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妖狐王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不过,她闻言仍旧冷笑一声,故作镇定,「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下一
个瞬间,她俯身前冲,右腿朝着冥舞的左侧回旋踢出!

  快!那是足以使人失神的快,也是足以令人致命的快!简单的一击,仿佛夹
带风雷,妖狐王的黑丝美腿不仅施与诱惑,还带来死亡。

  妖狐王能在五天王中占有一席之地,绝对靠的不是九头蛇新娘的身份。她的
实力在妖魔中也是顶尖。

  但就在她要踢中冥舞的时候,却见圣狐少女浅浅一笑,她站在原地,不动也
不惊,仿佛即将到来的不是败亡,而是——妖狐王满脸惊愕地看着圣狐少女,天
狐闭月已经刺中妖狐王的胸口,鲜血绽裂而出。

  妖狐王那看起来必杀的一击,竟然错之三分,抬起的黑色美腿停留在了冥舞
脸庞的左侧,仿佛难以再进一步。

  一瞬间,胜负立定。

  「这……不可、可能……」

  「在天狐闭月下,你永远没有取胜的可能。」

  收刀刹那,妖狐殒命。

  不可一世的乱世狐妖就此身亡。

  但正当刚杀死妖狐王的舞轻轻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突然
从地下钻出,在舞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打晕了她。

  而大战结束后,匆匆赶来的其他圣兽使恰好看到舞被黑袍打晕的一幕,「九
头蛇?你……」

  「诸位,圣狐使我就先带走了。」

  九头蛇露出了一个看似温暖的微笑,不过笑容之下,满是嘲讽。随后,九头
蛇卷起了一阵大风,大风过后,别说是舞,就连妖狐王的尸体也都不见了。

  自此,圣兽使和妖魔联盟的大战告一段落。这次战斗以圣兽使们的全面胜利
而告终,人类世界再一次迎来和平。但……

  圣兽基地【法莲】内,五个圣兽使正齐聚在大厅里头。

  朱雀使夏盈很气愤地说:「九头蛇那个家伙,竟然敢捉住小舞当人质!」

  「他的要求是让我们交出他的八个封印石。」青鹿使天牧缓缓说道。

  「封印石不能交!」贪狼使吞星摇头说。

  「但……」

  最新加入黑蛟使墨邪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白龙使春晓抢先了
一步。

  「是的,封印石不能交,但舞也不能不救。天牧,有什么办法吗?」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佯装答应九头蛇的要求,然后在最短时间找到他们的
位置,接着把小舞救出来。」天牧答道。「虽然九龙蛇他隐藏得很好,但圣兽之
环互有感应,即使他察觉到而屏蔽了我的感知,不过根据最后残留的信息,还可
以大概判断九头蛇的藏身区域,接下来的话……」

  「那就只能一点点地去搜索了吧。既然如此,我们就分头去找吧!越早找到
舞,她就越安全。」队长众人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去。

  看到他们离开的白龙使春晓在这时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悔
恨和自责,身为队长的他不能在众人面前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即使圣狐使冥舞
是他的女朋友(虽然两人并没有公开他们在交往,但有人已经看出了端倪),他
也不能因此乱了方寸。

  「舞!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

  就在圣兽使商议如何救出冥舞的时候,远在群山之中的一个地下基地里,九
头蛇正看着他手上的一张照片——乌黑长发扎成的马尾低垂至脚裸间,长睫毛下
的黑色眼瞳在一睁一闭间仿佛闪烁着纯净的星光,清柔的微笑中带着些许坚强,
整个人如同月夜精灵般幽静迷人的少女。

  这张生活照上的正是圣狐使冥舞。

  「就让我好好记住你最后的清纯模样吧。」九头蛇脸上浮现出一个怪异的表
情,然后他收起照片把目光投向前方被拘束在黑色十字架上的昏睡着的美丽少女。
此时,她的礼装已经解除,圣兽之环正放在旁边的一个装满黑色粘液的容器里。

  这时,舞的衣服因为被人撕裂而变得破破烂烂,从中展露出少女那完美又不
失青春美感的肉体,酥胸、细腰、美臀、以及因为满布破洞而变得情趣挑逗的白
丝美腿。虽然现在冥舞还在昏迷,但单是这种半裸露的身体已经足以让天下的男
人为之疯狂。

  九头蛇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他邪魅一笑:「既然你杀了我的新娘,那你就代
替她成为我的新娘吧,小狐狸……」

  话音刚落,九头蛇的手掌上忽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物体。它像一颗跳动着黑
色心脏,那缠绕着心脏的血管竟然是由一条条血色小蛇组成的!而在心脏的最中
心处,是一个长着九个尾巴有着粉色皮肤像是虫子般涌动的诡异存在,它的周围
布满蛛丝般的污秽物质。这个心脏虽是如此恐怖恶心,却有着引诱灵魂的不可思
议魅力,像是处子的初夜使人迷醉。

  「这个可是爱侬(妖狐王)身体里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可爱的小舞,你知
道狐狸精吗?要成为那样的出众的存在,可是需要这个【媚狐蛇心】。它可以吞
噬取代你原本的『人心』,让你变成真正的……」

  虽是自言自语,但九头蛇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他嘴角上挑,握住「媚
狐蛇心」的手发出阵阵黑光,然后只见他缓缓地把手伸向冥舞的胸前、接着透着
黑光的手毫无阻碍地穿过少女雪白的肌肤,深入她的胸口,直至心脏!

  「妖魔!」

  原本昏迷着的冥舞,也因为九头蛇的这一手而吃痛地睁开眼睛,发出一声悲
痛的惨叫。

  就在这一刹那,少女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瞳变得浑浊漆黑,她的视线像是失去
了焦距,宛如一只没有了心灵的人偶娃娃。

  九头蛇随后把手伸了出来,那颗「媚狐蛇心」已经被他放置在了冥舞的体内,
就像逐渐吞噬细胞的病毒,。「要记住,『你是我永远的新娘』,『狐姬舞奴』。」

  下一刻,语言的力量从九头蛇的手指中溢出,从少女的胸前、锁骨的下方,
汇聚成最初的一点漆黑,接着语言成为了烙印,在冥舞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精美却
显得淫靡的心型蛇纹刺青。那是用远古妖魔的语言写上的「锁心淫纹」,意思就
是「狐姬舞奴」。

  淫纹初现的瞬间,少女的身体竟也随之迎来高潮,只见她眼神迷离、脸色潮
红地仰起了头,一声魅惑人心的呻吟过后,她那可爱的舌头也从微微张开的粉嫩
嘴唇中伸出。

  随后,冥舞的双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薄雾,在眼瞳的最深处仿佛还有一
个心型图案在逐渐成型。但很快,淫纹消失不见了。少女的胸前重归雪白,冥舞
也因此再陷入了昏迷。

  九头蛇一边轻轻捏住了冥舞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高潮过后媚态横生的睡颜,
一边露出满怀恶意的笑容调侃起昏睡中的美人儿:「嗯,这样子多好看!不过这
只是开始而已。很快,你的同伴就会来了。虽然时间有点仓促,不过也足够我准
备一番了。哈,清纯的小圣狐,要是让你男友看到,他大概得哭到心碎吧,哈哈
哈哈!好了……我期待和你完婚的时候,我的舞……奴。」

  几天后,圣兽使们在曾经是妖魔的黑龙使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九头蛇的秘
密基地。九头蛇惊愕地看着他们,露出一副邪恶计划被发现般的痛苦表情,差得
没有让人笑出声。随后圣兽使们和九头蛇进行了一场生死搏斗,毫无悬念地以九
头蛇的败退而结束。

  接着,圣兽使们在一个满布封印的房间中发现了昏睡过去的冥舞。躺在床上
的少女看起来像是在等待王子亲临唤醒的睡美人。其实也真的是这样,天牧注意
到了冥舞昏迷不醒的原因是被恶毒的九头蛇下了「睡美人」的诅咒。

  能解这个诅咒的唯有「真爱之吻」,倘如接吻者不是真爱,那么和舞接吻的
人就会收到诅咒反噬……他的审美观会被彻底颠覆,从此他会不可救药地爱上男
人。

  听到天牧这样说明的圣兽使们无不胆颤心惊,即使一直在偷瞄着冥舞粉嫩嘴
唇的贪狼使吞星也被吓得缩起了头。

  这时,他们的队长白龙使春晓站了出来。就像大多数故事里的那样,在众人
的注目下春晓王子羞红着脸把他的初吻献给了冥舞公主。

  于是,诅咒解除。魔法生效。美丽的少女微颤着她的长睫毛,缓缓地睁开了
眼睛。看到春晓的瞬间,冥舞一下子哭着抱了上去。随后,众人开始调笑起眼前
的这对害羞的小情侣……所有人看起来轻松而幸福。

  终于,正义再一次战胜邪恶。美丽的公主再次得到了拯救。整个故事美满而
幸福,真是可喜可贺。

  如果这是一部只有24集的剧场,恐怕这个故事就会这样结束。

  但对冥舞来说,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晚上十点五十五分,舞刚回到家。现在她正躺在床上,穿着一件白色棉质睡
衣,大概是因为刚解决了诅咒的关系,她刚躺下床就随着了。她睡得很安静,睡
得很安稳,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在睡梦中露出纯洁的笑容。在此刻,她的睡颜
清纯如月,仿佛阿尔忒弥斯在她出生前为她用月华画出了最美的妆容,让无数男
人心动而不亵渎。

  不久后,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仙度瑞拉的魔法消失了。

  在不远处的大钟楼上的时钟迈入零时的瞬间,冥舞的房间内,她戴在脖子上
伪装成颈圈的圣兽之环突然发生了异变。

  原本银白色的颈圈竟然染上了污秽的黑,那不是单纯的黑光,反倒像是蠕动
着的黑色物质——黑暗!仿佛是有生命般的黑暗自颈圈向外辐射,然后爬满了舞
那充满粉色格调的少女闺房。

  最后所有的黑暗汇聚到房间里唯一的落地镜上,镜子吸收了所有的黑色后,
竟然散发出淡淡的粉色光辉。不仅如此,这股粉色竟然如薄雾在房间中弥漫,最
后逐渐与周围融为一体。改变发生在寂静中。舞花了很多时间和心血来布置的房
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出现了细微却不可换回的变化。

  正如舞现在的身体,当污秽的黑色和妩媚的粉色相继在房间中出现的时候,
少女竟然发出了梦呓般的细小呻吟,她双手按在颈脖的圣兽之环上,柔软的腰肢
却是躁动不安地扭动起来。本来安稳的睡颜更是染上了醉酒般的潮红。

  就在这时,落地镜中竟然慢慢走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也
在这时打开了。

  九头蛇抬起头,环视了周围一眼。粉色的薄雾和黑色的物质正逐渐改变这个
房间的构造。它们会让这里变得适合越来越像妖魔生存的环境。

  粉色的薄雾名叫「欲望魅海」,是远古时期妖狐族祖先,淫狐玉藻前死后留
下的怨念杀尽七十二个忠烈处女、八十一个欲海淫娃以及一百零八个大棒棒男人
后生成的淫雾,是爱侬的遗物之一。它的作用是感染一个物体,让它变得淫靡色
情,极易挑逗起别人的欲望。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使人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且容
易发情,却难以满足,一动发情就唯有异性生物的体液可以解除。顺便一提,假
如长期身处在这种淫雾里,那么它引起的效果就会永远烙印在身体中,变得不可
逆转。

  黑色的物质则是一种叫「恶线蛇虫」的异种妖魔生命体,是用他九头蛇的精
液养成的,是他力量的源泉之一。它可以侵蚀别人的精神,影响他人的灵魂,逐
渐改变一种存在的内在特性,使其变得符合九头蛇的要求。同时这种东西能够依
附在任何物质上,使之同化融合。

  「嗯……好难受……哦……」这时,一阵美妙的呻吟声在房间内响起。

  听到声音的九头蛇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床上的美少女。

  只见冥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她呼吸急促,双眼半睁着失神地
看向天花板,葱白纤细的手指正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白净细腻的颈部,然后慢慢
向下撩起了睡衣,伸入触碰到锁骨,甚至轻挑起乳头,玩弄着自己青涩的乳房。
白色的睡裤已经在扭动的过程被她脱下挂到脚裸处,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以及
在私处中有细微水汽湿润着的白色内裤此刻完全暴露在了九头蛇的面前。

  「嗯……额……啊……嗯……」

  舞仿佛没有察觉到九头蛇的存在,仍旧夹住了双腿不住摩擦着,同时她小嘴
微张,伸出了可爱的舌头,吐着撩人的热气,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

  大概是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九头蛇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说出了那句话:
「醒来吧,我的新娘『狐姬舞奴』。」

  语言经过组合再次成为钥匙,一如他当初唤醒妖狐王时候,说的那句。

  开启、厄难、苏醒。

  话语落下的瞬间,舞可爱的脚趾也随之伸直,然后便是绝顶的到来的前一刻。
「啊啊啊……」令人意外的潮吹,白色内裤瞬间被阴液沾湿,私处的形状隔着透
明内裤完美地暴露了出来,被单、床垫都被她的淫液打湿。

  随后,少女的胸前、锁骨的下方,汇聚成最初的一点漆黑,接着语言成为了
烙印,在冥舞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精美却显得淫靡的心型蛇纹刺青。

  「记起你是谁了吗?」

  「我是……狐姬……舞、奴。」从床上坐起来的舞闻言立刻睁开眼睛,用她
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像个机械人偶缓缓说道。

  「那么我又是谁?」

  「你……」听到问题的舞,用她那失去焦距的眼睛看向了九头蛇,但就在她
空洞的眼神触及到九头蛇的瞬间,她的眼瞳深处竟然闪过一道粉红色的心型图案。

  「你是我……你是舞奴的老公,九头蛇主人!」舞原本冷漠的声音竟然一下
子变得热情如火。无神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娇羞的笑容,然后抬起双腿张开成M字,
一边手拨开沾满淫液的内裤,另一边手撑开私处,向九头蛇展露出欲求不满的粉
红色的嫩穴,像是小狗在对着主人吐出舌头撒娇。

  不过这只是他早就设定好的问候动作而已,属于新娘的基本礼仪之一。

  九头蛇用手指轻轻抚摸起舞私处周围,像是在挑逗起她的欲望,恶意满满地
笑着所:「虽然你会忘记,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睡美人的深层诅咒1;被
真爱之吻接触后的每天的午夜十二点,受咒者的身体会不受控制地自慰,无论是
身处何种环境,受咒者都会进行每天一次的自慰行动,并且会在达到高潮前停下。
这可是你男朋友救醒你的代价哦。」

  「嗯……嗯……」

  「因为你说处女要留给你的男朋友,所以作为条件交换,我给你下了这个魔
咒,当初可是这样说好了。」

  「嗯……是的……呀……主人……」颤抖着脚趾,眼神迷离地看着他的少女,
用听起来没有感情的热情称呼,应答着。

  九头蛇闻言不由得叹气地摇了摇头,他当初在设下「媚狐蛇心」后,便在圣
兽使到来的前几天对冥舞的身体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调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激活
她在【媚狐蛇心】和【锁心淫纹】的影响下形成的催眠人格。这个人格只有看到
他本人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丢丢的自主意识,其他时候都只会按照他设下的命令
行动。由于圣狐使的意志力太强,所以他只能透过这种方式逐步影响冥舞的真正
意识。

  「哈,看来要尽快让你破处了。」不过圣狐使的处女又不能强硬突破。因为
圣洁之狐的圣兽之力的加持,如果舞本人的深层意识不愿意,强行破处只会引来
圣兽之力的冲击,变成玉石俱焚的状态。

  他说完后,便突然狠狠捏住了凸起的阴核,像是早已熟知舞身体中的敏感点,
他这一下就让舞再次陷入了绝顶,「不过我又不想让白龙使有幸福的第一次。」
又是一次潮吹,从小穴中爆发出的淫液沾湿了九头蛇的手指。

  「算了,还是先从基础做好吧。」

  九头蛇把手指放在口中品味一番后,才轻轻拍了拍舞的臀部。

  「小骚狐,快来主人我帮你改造后的新房吧,你一定会喜欢的。对了……别
穿睡裤了,就这样起来吧。」

  「是、是的。主人。」

  舞的这个房间虽然说是在「欲望魅海」和「恶线蛇虫」的改造下焕然一新,
但实际看起来还跟原来的差不多。除了一些小细节。

  第一眼看过去,还是一间设置得很有少女风情的卧室。不过如果进来细心观
察后,就会觉得有些挑逗。

  九头蛇领着舞去到了她的衣柜前,原本的实木衣柜散发出了一丝像是精液的
栗子花味道,而且阻碍着视线的门已经不见了。走进来会很容易看到舞里面挂着
的衣物。特别是显眼无比的内衣和袜子。

  在「恶线蛇虫」的影响下,舞衣柜中的保守内衣已经全部被改造成了挑逗无
比的情趣内衣。就连普通的白色棉内裤也被改成了白色丁字裤。其中船袜,短袜
之类的都变成了长筒袜,丝袜,甚至还有网袜。而且因为「欲望魅海」的影响,
放在房间中的每件衣物都会逐步改变穿着者身体的敏感度,逐渐改变穿衣者的气
质。在后期,即使是穿着学校制服,也会穿出色气的感觉。

  而在衣柜对面的,便是舞的书桌。书桌上的书已经只剩下书皮,里面的东西
有一部分变成了九头蛇的个人自传以及美化后的妖魔研究书,另一部分都是关于
如何更好地取悦男人、提升女性魅力的化妆书、还有性爱指南。

  至于床单被子,则是改造成了会散发出雄性妖魔性爱味道。

  「其中还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就让你自己发现好了。对了……」九头蛇具
体介绍了一番,在自我满足了一番之后,他便对着舞的催眠人格下达了一个命令:
「明天我要你在去学校后的抽一个时间,放出我设置在女厕所中的一个妖魔。」

  九头蛇想了想,还对「恶线蛇虫」下达了一个新的指令:「你在影响舞奴的
精神同时,给我改变一下她的语言习惯,比如说:说『我』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换
成『人家』。」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