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斗在综漫世界]
作者:endimiweng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4

  第二天的午休时间,我又在学校看到了和同学说这话的小祈,一下子联想到
之前销魂的经历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不过少女却是二话不说的,拉着我就往前走。

  「诶……」不由分说的将我拖到隐蔽的房间里,蝶祈再次仰头吻了上来。小
巧的舌尖,包裹着香甜唾液,强硬的灌入口中,细滑的舌头在口腔了拂动着,带
来一股销魂的触感。

  我一下子忘记了其他问题,与蝶祈激烈的拥吻起来。良久唇分,少女已经熟
练的拉开我的裤子,用手撸动起来。

  虽然感觉少女看过来的目光充满了担忧,但从那天过后,似乎并没有发生什
么变化。不管是自己内息的检查,甚至通过天使核心对身体灵魂的全面检测中,
都一切正常得不得了,甚至机能活跃,简直如同当年冒险中持续战斗下的巅峰状
态。

  唯一有变化的,大概是欲望更加强烈……但这似乎也完全是因为少女们随意
的play吧?

  小祈一边和我亲吻着,一边已经将棒子夹在滑腻大腿中间来回摩擦起来,与
少女的灵魂的交融,在更根源的地方抚平着躁动不安的内心。

  灵巧的舌尖在口中纠缠着,大腿的滑腻触感下,我在几乎没有更多兴奋下,
已经在少女的腿间发射出来。小祈却是毫不意外的,继续用手拨弄着棒子,换了
一个姿势,用腿弯夹住棒子摩擦起来,几次发射后,我喘息着瘫坐在地上,想要
去够小祈穿在制服鞋中的脚,却被她躲开了,继续认真的亲了上来,我没办法只
能继续搂住了她的腰肢,怀中的少女伏下下身体,毫不嫌弃的将同样乱七八糟黏
糊糊的棒子,一下子放入了口中。

  和腿比起来,魅惑的口腔炽热湿滑,灵巧的舌头来回扫动,惊人的技巧让我
几乎舒服的呻吟起来,试着按在了少女的头上,小祈却是非常顺从的努力吞咽起
来,随着我拉着头发一下子深入,大半个肉棒深入少女口中,一下子顶在柔嫩的
喉咙上,虽然明明是有些难受的干呕着,却依然鼓动着口腔,紧紧包裹住棒子,
我长吸一口气,再也按捺不住,在少女口中发射出来。

  喷溅的白色,但即便如此,小祈依然没有放开,而是继续放缓了动作,直到
白色液体从嘴角甚至鼻尖渗出,剧烈的咳嗽之下才吐出了棒子。

  看着仿佛天使一样的少女狼狈的样子,我摸着小祈的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少女却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着又低下了头。

  在课间的厕所里,少女用手和口连续榨出很多次后,终于让我彻底的进入了
贤者时间,而更重要的是,躁动的情绪出奇的平复下来,回想着之前那段时间的
行动,简直是让自己羞愧的要自杀。

  在狼狈的厕所里搂着比自己小一轮的女学生,我似乎终于知道了羞耻二字,
呐呐的开不了口「小祈……我……」

  「老师……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似乎坚持着说完,已经浑身乱七八糟的少
女靠在我的怀中睡了过去。

  果然,是有什么不对的吧?

  隐约间我这样想着,虽然从检查的状态没发现原因,但结果而言,这绝对不
正常。是什么魅惑的法术?或者作为游击士,也见过名为春药的药品。

  但这不是搞笑么?在旅行中沐浴过龙血,连九头蛇毒都已经几乎免疫的体质,
你跟我说会被什么药物这样长期影响?要知道当年为了追踪邪教散布的名为天使
之吻的特殊毒品,我自己压制体质,亲身服用过很长时间,成瘾的反应也能在完
整的运转一次斗气后祛除。什么药物能比用恶魔之血勾兑除了的强力致幻剂还要
有效?

  而且,除了持续时间外,还有精神状态的不正常……这绝对不是药物的作用。

  但法术?那就更不可能了…而且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异常的?上次的
遗迹么?

  不过现在的女孩子……

  扶额想着小祈和食蜂等人的「恶作剧」,实在有些汗颜。

  我默默思考着,一边收拾着场面,准备开始更仔细的调查。

  但等到两天过后,我再次躲在校园的角落用少女的胖次撸出来了好几发后,
却还是感觉浑身的躁动并没有减轻,却只模糊的记得,之前似乎就在这里,自己
得出了这绝对不正常的结论。

  然后呢?

  是去更衣室偷偷偷走少女们换下来的袜子么?

  在我强打着精神的时候,刚刚将胖次扔给我的少女,此刻正跨一边被身后的
少女粗暴的抽查,一边向食蜂说明着情况。

  「感度已经降到这么低了?」食蜂皱着眉头有些疑惑道。

  「果然是因为职阶太高么」一旁的粉色长发的少女优雅的端坐着,只是华丽
的裙摆下,却隐约可以看到有什么在动,娇美的脸上,也充满了魅惑的红晕。

  食蜂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计划的重点就是干涉不是因为
什么毒素诅咒,不会受到这个影响的」

  「在意这种事情干什么,给他加点料吧,正好议会也传来消息让我们再加快
进度」

  「阿拉…有更棒的方法哦」蝶祈分明感觉到,狂气的精灵微微瞟了自己一眼,
接着从狂三的身边,走出来一位时间分身。

  分身全身的衣衫都破破烂烂,黑丝连裤袜上全是破洞和暗红色的痕迹,一只
黑丝玉足上的鞋子已经不知道跑到哪人去了。

  随着狂三扶着自己的分身,取下蜜道中的按摩棒,大鼓的爱液一下子喷洒在
了面前的银质小盆中,空气中一下子充满了暧昧的甜香。

  「这是?」食蜂操祈瞪大了眼镜「昨天晚上,被刚刚插入过」便器「的肉棒,
狠狠射满了子宫的我哦」

  「哼……更多的明明是你身上流出来的吧,你这个色女」

  「随便啦,不是正好降低一下纯度么」狂三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着「不过话说
回来,又是被你们这样随便使用,连分身的人手一个的用来泄欲,又是做这种事
情,我这是成了什么奇怪的飞机杯么?」

  「你自己不是挺乐在其中的么」食蜂笑着摇了摇头「话说回来,我们不都是
受到强烈的影响了么」

  走上前用鼻子闻了闻,食蜂沉吟着「纯度还是太高了,本来身为精灵的你,
爱液本来也有很高的魅惑属性」

  「哦……」狂三说着话,将躲在身后,上本身穿着绿色外套,带着绿色仿佛
兔耳般的发饰,下半身却是赤裸的娇小四系乃拉了过来。

  四系乃的羞红了脸犹豫着不敢上前,但在狂三的催促下,却还是老实的蹲在
盆子前,捂着脸尿了出来。

  「这样就好了嘛」

                15

  「前辈?」耳边传来疑惑的呼唤声。

  视野中,是一双及其修长笔直,被黑丝包裹的完美双腿。

  在我面前的少女名为晓美焰,王都支部去年新加入的游击士,目前还在,大
城市特有的职阶魔法少女,虽然年纪还小,但头脑明晰,行事果决,是一个非常
可靠的游击士。

  但此刻看着少女修长笔直的双腿,我几乎把持不住的,想要马上抱住这一双
黑丝长腿舔个痛快。

  是的,就在游击士支部的几位后辈面前,坐在学院单独给我配备的办公室里,
我却在桌子下面,光着身子,挺着棒子用刚刚过来的几个自称感觉去厕所很远就
干脆过来老师这边,顺便让老师服务的少女中,不知道是谁留下的丝袜正在自慰
「嗯……我知道了,奇怪的失踪案么?把资料给我吧。」

  我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止住胡思乱想,接过她手中的文档,站得最近的红
色长发少女似乎被我的目光吓了一跳一般。

  几个人离开了办公室,我几乎在少女们转身还没有彻底离开的时候,已经抓
住下方已经被射了好几发的黑丝又自己撸了起来。

  走出房间的黄毛却是皱了皱鼻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半个月以来,几乎都没有怎么见到小祈呢。而每次和少女们的嬉戏,却只
会越发让我欲求不满。自己撸却仿佛饮鸩止渴一般,好容易恢复些许的理智,却
很快又被欲望所淹没。

  在这个时间的话,好像正好是她们活动的时间?晓美焰的黑丝长腿,却让我
想到了学校的某个少女。

  想到一个可能性,我的内心挣扎了起来,却老实的慢慢走向了一间隐蔽的活
动室。

  随着接近活动室,我很快又感觉到了那若有若无的法力流动,晦涩难明的魔
导链接,并非通过魔网,而是在更深层次的,将灵魂与世界的本源共鸣。我集中
精神,感应着魔力的流动,而眉心中,得自遗迹的天使核心,开始分析着每一道
魔术回路。

  「超频连接么……还真是厉害的法术啊」我推开活动室的门,赞叹着走到少
女们中间,围坐在一起的少女们,脖子上的项链闪烁着奇异的蓝色光晕。

  仓崎枫子,四埜宫谣,而最中间的少女,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名牌上就堂而
皇之的写着黑雪姬。

  「现在的孩子们还真是厉害啊」

  前段时间的巡视中,在初等部学生会的一间活动室,我意外发现了一个非常
高等的隐匿法阵甚至于哪怕对于我来说,如果不是因为压制欲望而全力运转气息,
已经是完全战斗状态下的自动感应,也几乎无法单纯的凭借着S级站职者的感知
力观察到。

  这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更夸张的事情还在于,除了高端的设置,布置的手
法更是尤为夸张,繁复到极致层层嵌套的法阵,实在已经是非人类的水平。

  已经结束了所有冒险,在王国和妻子过着幸福快乐生活的设定,除了满级,
大概还有着满身神装的属性吧。如果不是神话时代的遗物,创世天使核心,拥有
着已经达到根源的魔力感应能力,几乎完全不可能这样解析出来这个魔法阵。

  是的。在这点上,身为传奇冒险者的我能够确定,这样已经不是远超年龄段
的高明,而是根本就不应该是人类所拥有的技巧。

  好奇之下,我一点点开始了对隐匿阵法的入侵,我敢肯定,恐怕整个世界,
能做到这点的也不超过五个人。而即使是这样,我也是当作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样,
连续几天,才成功感应到所有的回路,顺利潜入。

  而经过几天的调查,我终于明白确认了眼前是什么情况。

  超频链接——游击士协会有封存的类似档案,但语焉不详到甚至有些如同都
市传说了,如果是在之前,我大概是会以游击士的立场详细调查一下。

  但现在在一个欲求不满的痴汉的立场……我关注的重点是,在超频状态下少
女们的意识是投射到加速网络中的,对于现实毫无感知的。

  尤其是连续几天的观察确定,目前刚刚开始进加速的少女们,少说也要2个
小时才会清醒过来。

  喘着气破除了最后的警戒,我偷偷走有些狭小的活动室中。

  房间内充满了少女们交错的香味,我的呼吸粗重起来,虽然并非没有过于少
女们亲密接触,但此刻这样的几个少女安静的躺在我的面前,任由我做什么,还
是让我激动的无法自持。

  我坐到少女们中间伸手一揽,几个人软软的倒在了我的怀中。将柔软的躯体
都靠在身上,一下子仿佛到了天堂一般。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残存的理智似乎仍在抵抗,但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等真的从略微的
摇摆中下定决心,已经伸手抚摸在了少女的丝足上,那美妙的触感,一下子就将
所有的理智全部驱走了。

  将几双各不相同,但同样纤细优雅的双足搂在怀中,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感。尤其中间黑雪姬那一双勾魂夺魄的黑丝长腿,不管从那个角度把握抚摸都是
完美,就连覆在脸上都仿佛是天生的贴合。

  我抱着几只脚又亲又舔,却又几乎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举着几只脚,
将不知道是谁的足尖放在口中吮吸着的同时,却又看到面前一双覆盖在白色丝袜
下足底看上去更加美味。

  几只脚的胡乱的舔了个遍,搞的湿漉漉的同时,我喘着气也总算有些「冷静」
下来,口渴之下,我搂住黑雪姬的脖子,一下子亲吻在少女毫不设防的樱色唇瓣
上,狠狠的吮吸着口中的甘露,舌头纠缠着发出色情的声音,直到听到少女呼吸
不畅之下付出急促的声音,才发现少女嘴角都略微有些红肿,我才放开转而揽过
了她身边名为仓崎枫子的少女。

  突然想到,刚刚舔过她们自己与不认识的女孩子的脚趾、鞋底,甚至就在进
来之前还被不认识的少女作为方便的便器放尿了一嘴,现在就这样夺走了她们的
初吻,如果少女们有知觉的话,一定会和我拼命吧。

  我有些羞愧的想着,但又是侍奉,又是亵渎的快乐却让我根本停不下来,将
另外两只却完全是小女孩的体型的女孩子搂进怀中吻了起来。

  对这样幼小的孩子也毫无障碍的出手了呢,大概是因为那一群人里,就有完
全是萝莉形态的家伙吧。除了欲望之外,不是道德观,而是世界观整个都有点坏
掉了。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将几个人的身体摆正,得益于强大的身体素质,摆弄
少女们的身体实在是非常轻松。

  这次从大腿开始,一个个好好的品尝吧,从四埜宫谣幼小纤细的双腿开始,
仿佛在对待着什么至高的美食,仔细的品尝着每一寸肌肤,将双腿从上到下都舔
的湿漉漉的才放开,接着又抓过另一个人的双腿。

  在舔上黑雪姬的被黑丝包裹的一条大腿时,我干脆牙齿一用力,一下子将黑
丝咬破,滑嫩肌肤与细腻丝袜交替的触感简直完美,尤其是将舌头从破口伸进去
舔舐肌肤,被仍有弹性的黑丝包裹着,那触感简直是完美。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凝聚着力量,贪婪的将舌头延展出来,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舌头一下子从膝
盖下腿弯的破口处伸进去,不断舔舐着直到少女脚底,仿佛光芒凝结的触手,一
次带来几倍的快乐,来回扫动下,一次品尝着整个腿和足的极致快乐让我几乎晕
倒了。

  最后小心翼翼的将一双包裹在纯黑丝袜中的双足覆在了脸上,不得不说,入
微的观察力得出的结果是,在少女中,小祈和狂三的足已经是人间极品,但相较
之下…不对,即使是放在所有少女中,黑雪姬的这一双腿和足,也是绝对的极品
吧。

  足弓完美的形状,即使只是握在手里贴在脸上,都几乎让人心都融化掉了一
般。足趾的形状,简直是为了被含在口中而长成的,我捧起黑雪姬的双足,难以
自持的又亲又舔,几乎是要顶礼膜拜一般。

  直到半晌将整个脚底的丝袜都舔得湿漉漉的,我将完美的双足捧起,定了定
神。从看到这双腿的第一眼,我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用气息包裹住牙齿,避免弄伤少女,将嘴张到最开,一下子用力的吞进了进
去。

  整个嘴巴被少女的脚掌撑开,有些不适应的胀痛,但我仍然不住的吞咽着,
仿佛口中有着什么奇特的感受器被触发了一样,我流着口水直到纤细的脚掌都整
个没入我的口中,足弓踩在舌头上,微微一颤的脚尖顶在喉咙上有些本能的反胃,
却迅速被我调整控制住了身体,甚至干脆猛的一用力,将大脚趾整个咽喉脖子里,
踩得乱七八糟。

  在之前的戏弄中,被狂三强硬的将整个脚都撑进嘴里,虽然被少女们嘲笑着,
但从那次开始再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每次被少女们命令着含着她们的脚趾自
慰的时候,总是幻想着被更加凶狠的踩踏。

  虽然少女的脚掌非常娇小,但仍然是将整个口腔完全塞满了,但得益于对身
体强大的控制力,终于还是做到了,嘴角被撕破,但是这种伤倒是完全无所谓,
仿佛整个大脑都被少女的脚底充满的快乐让我兴奋的喘不过气了,在和少女们的
play中,羞于提出想要被这样凶狠的对待,但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却彻底放
开。在彻底的狠狠将吮吸了一通过后了,我将完全沾满唾液的一只脚放了出来,
忍不住将黑雪姬整个的抱在怀中,一边亲吻着,一边用棒子塞在已经破破烂烂的
黑丝腿根处。

  一边喘着气,我一下看着周围的谣谣,已经被我脱掉的光脚,有着因为年龄
而更加的娇小的脚掌,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样子,刚刚就能很容易的放在口中呢呢。

  我抓起即使在潜入中,也一脸认真的表情的年幼少女的脚,先是试探着含住
脚趾慢慢品尝着,接着慢慢的整个吞在口中,刚刚扩张过的嘴巴,在我的调整下
张开,小小的脚掌,很快整个被我含在了口中,嘴唇已经包在了光洁的小腿上,
最前面的脚趾,已经完全探入咽喉,不断被喉咙挤压着,随着一下吮吸,保持着
这样被谣谣的一只脚已经从夸张踩进身体的姿势,畅快淋漓的射在了黑雪姬的腿
间。

  我瘫坐在地上,谣谣的脚从口中滑出,我任由埋在黑雪姬黑丝裤袜推荐的棒
子发射着,却仍然是贪婪的抓起另外一边短发少女的脚吮吸着。

  直到发射完喘过气,我才坐起身来,这次我坐在了枫子大腿上,将已经兴奋
到极点的棒子放进白色的大腿袜中,握住另一只脚在上方摩擦的同时抽动着,一
边抱着她的脸亲吻着,接着又难耐的用刚刚被唾液搞得乱七八糟的谣谣的小巧赤
足夹住,在狂乱到不知所措的动作中,我来回在少女们的腿、足上摩擦着,很快
射在了枫子大腿袜的内侧。

  再一次的喷射平息后,我喘着气将其他人的脚都盖在脸上,抓住不知道谁的
手,在棒子上撸动起来。

  在不知道多久后,少女们的丝袜、制服都变得破破烂烂,沾满了奇怪的液体,
不止袜子,在不断的亵玩中,不管是的蜜唇甚至菊穴都品尝了一边,用少女们的
手足,身体的各部分来回发射出来,尤其是黑雪姬那一双已经被撕烂一半的黑丝
长腿上,几乎每一寸都涂满,接受了一次发射,还没有被彻底褪下的那一只脚,
更是已经泡在了白浊液体中。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来,普通的治疗法术,可以治疗身体损伤,但这玩
过头的状态如果是普通的痴汉估计会被很快苏醒的少女们发现了吧。

  但如果是用那个的话……我集中精神,圣剑的光辉中,少女们受到的损伤迅
速,连衣服都恢复过来,就算是在加速世界中经历的也许比我还要长,但从人情
事故上来说,黑雪姬确实也不过就是14岁的少女,应该怎么也无法联想到,在
认为绝对安全的地方加速后,会被人这样狠狠的玩弄着身体,连袜子都已经被换
过了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