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裸奔之后][完]
我是北京某生物研究所的研究生,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和交往了4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再加上老板给的压力大,那段时间真的非常郁闷,心情很压抑,就在这个时候,我接触到了一些暴露网站,据有经验的人士称,脱光衣服,释放自己,可以缓解压力,让自己身心放松,心情开朗。我一开始还是将信将疑的,不过看到很多网友都在交流自己的暴露经验,我也越来越希望尝试一下这种放松方式。

  根据前辈的介绍,暴露又分两种,一种是把自己的性器官暴露给别人看,在别人的惊吓过程中,使自己得到满足,另一种则是完全赤裸,将自己置身与危险的环境中,而不被发现,在这种刺激下释放自身压力。我是一个害羞的人,就是跟别人说话也会害怕,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来实验室学习工作的原因,让我把自己的小jj暴露给别人,还不如让我去死呢。第二种方式倒是让我每次都很兴奋,看着别人在公共环境中躲躲闪闪的经历,我渴望着将自己释放出来。

  终于在一个晚上,实验室的师兄师姐们都已经离开了,因为我每个晚上都会在实验室呆到很晚才走,我知道其他人走后就不会再回来了。我按再也捺不住自己的欲望,将自己剥了个精光,在黑暗空旷的实验室中漫步,我觉得身心舒畅,微风从敞开的窗户中闯入,轻抚着我的身体,一天的郁闷一扫而空,第一次就让我爱上了这种完全释放自己的感觉。此后的几天,每当实验室最后一个人走后,我就会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让自己回到婴儿一般的状态。

  不过渐渐的,这种安全的暴露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渴望着刺激,我渴望在更加危险的环境中释放自己,在欲望的驱使下,我打开房门,向着未知的未来迈开了第一步。

  我们的研究所由两个大实验楼组成,两栋楼由顶层的一个走廊相连,每栋楼都有独立的电梯间及楼梯。我们实验室位于走廊的旁边,大楼的一侧,楼梯及电梯间在大楼的另一侧。(本来有张图的,不会上传,不过算了,其实就是S形楼)夜晚的研究所寂静无声,狭长的走廊没有亮着一盏灯,一丝不挂的我小心翼翼的向前着电梯间移动着。其他几个实验室都关着门,透过门缝可以看出都应该没有人,即便如此,当我到达电梯间时还是出了一身冷汗,第一次裸奔的感觉还是很刺激的。电梯间灯火辉煌,这是我第一次暴露在明亮之中(以前在实验室,虽然知道不会有人,我也还是把灯都关上的),内心的欲望在不断的膨胀,我不想就这样再走回去,我渴望更大的刺激。

  我顺着楼梯来到下一层,依旧灯火通明的电梯间,不同的是远处几间实验室敞开的大门和透出的灯光,突然耳边传来机器的嗡鸣声,我的心一颤,拔腿跑回了自己的实验室,紧贴在关紧的门上,生怕有人破门而入,这可是我要生活工作很多年的地方啊,如果被人这样捉住,我的人生,我的未来,我的家人会怎样看我啊,那真不如死了算了。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实验楼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我渐渐从紧张中恢复过来: 没人追来,刚才应该没有被发现。啊,我真傻。 我突然意识到刚才的声音应该是冰箱发出来的,当时根本没有人。想到此,我的精神彻底放松了,刚才惊出冷汗在微风的拂动下让我有一丝凉意,第一次冒险虽然很普通,但是也让我感到很刺激了,我也有些倦了,穿好衣服,重新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

  接下来的一天我不断回味着昨晚疯狂的行为,我知道在熟悉的环境中,这种事如果被发现,后果非常严重,但是非但没有后怕,我反而不由自主一直在盘算着今天晚上的行动。我渴望着理智能够战胜感情,但当夜幕降临,寂寞来袭,欲望的力量越来越强,最终,一丝不挂的我又开始了所内探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轻车熟路的游荡在大楼的每个角落。我已经不惧怕敞开着的实验室大门,因为到晚上还依然开发的实验室多数都是公共实验室,只有仪器还在孤零零的在为中国的科研事业做着贡献,实验人员早就在这一刻进入了梦乡。大楼里当然有摄像头,我最初还小心翼翼的躲闪着,但当我听说所有摄像都不会存放很长时间,没有特殊情况最后都是要销毁的,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一次,我甚至钻进电梯,对着摄像头摆了一个很淫贱的pose,最后的最后我完全无视了摄像头的存在。

  裸奔的过程中当然也会遇上特殊情况,实验室总是会有学生工作到很晚(其实我也很喜欢晚上工作,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会脱光衣服,边享受裸奔的刺激边干活),有一次,我正准备从楼梯间进入楼层时,两个学生的对话突然传来,我大吃一惊,急匆匆的上了半层,向下观望,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也要上来,我无奈的被他们赶着向上走,一直到顶层,顶楼向上半层就是天台了,但天台的门是锁死的,虽然灯光很昏暗,但黑暗中白花花的肉身还是很显眼的,我只好蹲在楼梯口,祈祷着他们不要转头(他们应该不会上来才对的),脚步越来越近,很快,两个脑袋露了出来,我就眼看着他们一点点出现在我的视线内,讨论着,向前走着,拐弯,又消失了。这一刻,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但是一丝丝的遗憾浮现出来,心底一个被发现被虐待的愿望赤裸裸的呈现在我面前。

  很奇怪,我原以为在裸奔过程中,在欲望的刺激下,我会一直兴奋着,小jj会一直坚挺着,但是兴奋是一直存在的,勃起却没有,也许是不够惊险吧,不过我也不能再进一步了,终归是我生活工作的地方,万一暴露了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为了刺激,我每晚都会选择一个地方安抚我的小jj,让我的精液洒在研究所的各个角落,更重要的是高潮过后,我的胆子就会变小,往实验室向回走的过程,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更能激发我的被虐欲望,让我非常满足。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白天的压力可以在晚上被尽情释放,我以为我这几年的生活会这样开心的度过,但是人生总是会有很多转折,我的人生在一个晚上被彻底改变。

  那是一个普通的夜晚,至少我在最初并没有感觉到跟平常有什么不同,我依旧赤身裸体的游荡着,所里的各个角落我都熟悉了,看到亮着灯的实验室我也不害怕了,时不时的碰上下班的同学我也知道往哪躲藏,跟平常一样,到了后半夜,我要找到一个供我发泄的地方,宣泄之后就可以回去了。远远的看到电梯间明亮的灯光,我突发奇想,不如这次就选在电梯里吧,此时的我身处二层,我计划着通过电梯回到五层,到达高潮后,就回自己的实验室。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在欲望的冲击下,我不由自主的来到电梯间,按下了上行按钮, 叮咚 ,平时可以被忽略的电梯声此时显得格外的响,电梯门开了,里面当然空无一人,但我还是不自觉的挡住下体,其实很可笑,为什么不是躲起来呢,想到此,我也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我进了电梯,选择了顶层,然后开始揉搓我的小jj,最初我还是背朝摄像头,随着欲望的冲击,我转过身,背对门口,面向摄像头,把一条腿搭在扶手上,让下体尽量暴露。 叮咚 ,电梯到达了顶层,大门打开,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欲望占据,不会去在意电梯外可能会有人的危险,相反我非常盼望着此时能够有人围观,能够有人把我逮住,尽情的虐待我。电梯外当然没有人,电梯门又自动合上,我也开始发起了最后的冲击,终于,世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我仿佛坠入云层,轻飘飘的如飞一般的感觉。

  突然,原本安静的电梯又发出了轰鸣,电梯开始向下行使了。难到是有人按电梯了,我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虽然一直幻想着被发现,被虐待,但是现实和幻想还是有差别的,我可不希望幻想成真。我赶忙按下四层按钮,可惜已经晚了,不由多想,我连按三层和二层的按钮,电梯显示到达三层,但没有停止的意思,我知道我只要最后的机会了,我只能暗暗祈祷按电梯的人是在一层。二层到了,电梯门缓缓的打开,我甚至不敢睁眼看外面了,不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我迅速冲了出去,幸好外面没有人,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高潮过后的我胆子变得特别小了,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实验室,穿上衣服才安全。

  我现在是在c楼的电梯间,因为一楼有人,我不敢就近从楼梯往回走,不过还好,这层的实验室都是黑着灯关着门的,我小心翼翼的向着b楼进发,我想到b楼的电梯间再回去应该也没问题。

   叮咚 身后的电梯声再次响起,那个人坐电梯到二楼下,我心中又是一惊,此时的我正处在c楼的中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躲都没法多,幸好走廊是黑洞洞的,从明亮的电梯间出来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快注意到我,不过黑暗中白花花的肉体是不可能隐蔽太久的,无奈我只能向着下一个电梯间奔去。

  很快,很快就要到了,正当我快到拐角处时,一束灯光照向了我白白的屁股,是保安的手电筒。很奇怪,我们所的保安一般这个时间不会出来巡逻的啊。我也不及多想,一下子冲进楼梯间,希望快点跑回实验室。

  因为赤脚,跑动起来没有声音,我在庆幸着,并心存侥幸的期望着没有被发现。但愿望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辨认是否有 追兵 ,清脆的脚步声从狭小的楼梯间上方传出,完了,回实验室的路被堵死了。无奈,我急忙从三楼穿出,向b楼逃去,哪知黑暗的b楼走廊,远处竟有一束灯光打向我。

   不会那么悲惨吧? 我怀着最后的希望退回电梯间,冲向了c楼。

   啊! 我直接和一个人撞了满怀,反身四脚朝天的倒在了地上,身后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几个光束打在我白花花的身体上,将我的裸体完全暴露在亮光之下,我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