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刘晓庆的牢狱生活

芸芸星海中从来不乏美女,可是我最想干的却是刘晓庆这个老女人,这个暴发户般的烂货!因为,我见过不要脸的,但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我见过狂妄的女人,但未见过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仗着自己和些名导上过床,睡过觉、拍过几部过气的烂戏,抑或是有过几个高官情夫,再就是骗了点钱发了点财,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真把自己当作了什么了不起的玩意儿。

  五十多岁的人了,整天不知检点,不知自爱,引得一群群绿头苍蝇不断扑向这块臭肉!引得一群群逐屎闻屁的狗记者不断舔其屁眼!一看到这些新闻,听到这些消息,我就生气!就想教训这个烂货,就想爽干一次这个烂货,把她干的死去活来,生不如死!虽然早有此心,无奈却无合适机会。

  终于,今年有了个绝加机会,刘晓庆因为逃税被收审进看守所。噢,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是此看守所的所长。大家明白为什么我终于有了好机会了吧!这天晚上,轮到我值班,在看了会儿A片后,我己是情趣盎然,于是我决心今天就把心愿了了!

  因为她是名人,又有钱有人,这娘们儿单独住一间囚室,而且不在牢区,就在我们看守休息区。真他妈的,到哪儿都要有权有势!我一个人悄悄来到刘晓庆的监室外,己是十点多了可这个烂货还没睡觉,也许正在想哪个干过她的男人吧!

  不过,今天之后她就只能记得我了,因为我要爽干她,把她给干爆掉!

  打开牢门,我叫到:「1329,提审!」

  「到,怎么这么晚还提审?」她有点狐疑。

  我一听此话,立马走上前抬手一个嘴巴,打得骚娘们一个踉跄。口里骂道:

  「她妈的,这是看守所,你以为你是谁,有你提问的权力吗?」见我如此粗暴,吓得她不敢多说什么,赶紧随我走向不远处的提审室。

  其实,我这么粗暴是有原因的,一个是我烦她,一个是立威,为过会儿的行动建基础,以免她反抗。为什么选择提审室而不是我的休息室?因为休息室人来人往不方便,更因为提审室隔音,在里面叫死了,面也听不见!我们走进提审室后,我立即从里面关死门。这下,我可以为所欲为了!

  「把衣服脱光!」我命令道。

  「你想干什么?」她惊慌得问我。

  「当然是干你!」我笑咪咪地说。

  「你不要乱来,不然我要……要告你。」她一面后退一面抱紧胸口说道。

  「告我,你还没告我,我就先整死你,在这里我就是天王老子。」说完我用右手的电棍往她下身一捅,强电流立即打的她一声惨叫,「叫,用力叫,没人能听见,你除了听话别无选择!」接着又电了她一下。

  「啊……」她惨叫着坐在地下。

  「站起来,脱衣服。」我作势又要电她。

  「不……不要……我……我脱,不要再电我了。」她哭叫着向我告饶。

  「只要你听话,我就不电你,快脱!嗯,等等,你给我唱那个「大碗荼」,记住要边唱边跳舞,还要边脱衣服,要脱得有点品味嘛!否则,我就要……」我又晃了晃手中的电棍。

  已是惊弓之鸟的刘晓庆哪敢再说什么,于是只得满面流泪地开始唱歌跳舞脱衣服说实话,她唱得真臭,还没我老婆一半好。惊吓得手脚都僵硬了,又怎么能跳好舞。不过这些不重要,关键是今天可以爽干她!只是在干之前,还要好好折磨她,这样才能彻底消灭她的抵抗意志,才能一切顺利。

  「她妈的,跳得什么屌东西。」我一拳打在她刚解开钮扣的胸部上。

  「啊……」

  「给老子好好脱。」说完又是一拳打在她的腹部。

  「啊……不要打了,我好好脱,求你不要打了……」哭泣着的刘晓庆不敢怠慢,继续唱着跳着脱着。我充满快感地看着,心里不断升腾起「火」,鸡巴更是快乐地不断跳动着。

  刘晓庆一解开衬衣的纽扣,傲人的38C的大胸脯上,穿戴着白色且上半层为半透明、下半层为蕾丝绕边没有肩带的胸罩,形成了极深的乳沟槽。哇!诱人的乳沟,深不见底,两侧隐约现着文胸的花纹,鼓涨涨的玉乳在小小的乳罩里起伏着,一双乳头都半露了出来,顿时让我的鸡巴急速的翘了起来。

  真有意思!五十多岁的人竟然还有这样惹火的身材!奇迹!奇迹!她在脱下外裤后,只余下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内裤,鼓鼓的包裹着她的「禁地」。身材还真不错!光滑修长的玉颈,雪脂般的肌体,洁白细腻,曲线玲珑,光滑的腰身,肉滚滚的屁股,以及在内裤里若隐若现的……不怪那幺多人和她上床,甘心被她利用,也不怪她遇事如此狂妄,实在是有「本钱」!接着,她松开胸罩的扣子后,一对白嫩丰满的玉乳一下弹了出来,胸前的一对乳峰丰满而坚挺,决无松垂的乳房,极富有弹性,乳蒂是上翘的,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大小有如樱桃一般。

  很快最后脱去三角裤的她,下身赤条条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发现那里有着黑黝黝的阴毛,小腹左右各有一小团脂肪,这使的她曲线更凸凹有致。两条修长的大腿,竟无半点瑕疵。修长美腿的尽头,两腿的中间,一丛黝黑的「倒三角」覆盖着她神秘的「禁区」。像是一座小山,上面长满了密密的芳草,看上去还挺柔嫩!

  「妈的屄,干!老子不干你,还真是资源浪费!今天非干死你!」叫骂着我急步上前。一把抓紧她的奶子,用力抚弄起来。

  我的大力搓揉之下,她痛得眉头紧蹙连声叫喊:「痛死了,轻点,不要这么用力!」「妈个屄,老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个屄还敢教我!」说完骂骂咧咧地我一口气抽了她十几个嘴巴,也不管是否会打肿她的脸。

  「看你还敢多嘴!除了叫床之外其它不许多说。否则,打烂你个烂屄!」接着示威般的用力连续搓揉她乳房。

  疼痛使得她脸都变形了,口中只能喃喃道:「啊……求求你……轻……」她的一只乳房已被我咬在了嘴里,另一只乳房也被我随意地揉捏着。我嘴里牢牢地咬着她的乳房,右手顺着她的乳沟向下摸着,到了她的下腹,我停下来抚摸了一会,她紧紧地夹着双腿。

  于是,我一拳打在她小腹上,「把腿张开!」

  她痛得泪如泉般涌出,但腿顺从地张开了,可是仍不够大。我把双手用力向她的腿中间插了进去,再用力往两边一分,双腿被以最大限度的叉开,快成180度了!她的阴唇是红色的,有点腥。

  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我以两根手指轻拉开她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

  虽然她阴道久经开垦,但仍然很紧,在这个年龄又是个奇迹!因为是被*奸,所以她没有淌水,阴道显得很干燥。看到心里想的女人赤裸的躺在我面前,我的15。4CM长的老二迅速膨胀!膨胀!再膨胀!胀得我都有点痛!

  我把她从地上翻转过来,让她采取四肢着地的「狗爬势」。她下垂的那对丰满的乳房左右摇摆。我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顶在阴户旁,分开大阴唇对准她的阴道,正式要开垦她的屄,我不想一下就插到底,我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的美妙感觉,也要让她一点一点尝尽巨棒插入的强烈疼痛。

  她直感到一阵阵巨痛袭来,她马上大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我才不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因为没有淌水,鸡巴进入时很磨她的屄。

  疼得她狂叫一声:「啊……啊……」对她来说此时此刻,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

  她的阴道比较狭窄,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阳具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肉棒,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象,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一点一点,肉棒终于快插到她阴道尽头花心处了!

  在阴道终被我的鸡吧狠狠插进后,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惨呼「救命呀!不行……」此时,肉洞产生火烧般的剧痛,使她眼冒金星。

  *奸对此时的她来说,这是生平第一次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身心俱痛。

  「噢……噢……」从她的嘴里冒出火一般的叫声。有如敏感的神经被切断的残痛,向全身扩散。

  「唔……啊……」她咬紧牙根,仰起眉毛,不停的喊叫。紧闭的双眼也睁开痛苦瞪视着花板。

  我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还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你还真有点像处女!」我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挺进!再挺进!阴茎遭遇到了强力的紧缩,我发出喜悦的吼声:「爽!臭屄,干你还真爽!好好享受我的鸡巴吧!我今天会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鸡巴!」龟头的伞部刮到干涸阴道壁,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

  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她阴道的深处,羞耻的本能使得她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使她更加痛苦。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子宫口。

  「噢……」她觉得如蛇般的舌头舔到子宫,吓得全身颤抖。

  「太妙了!屄把我的东西勒得紧紧的,而且里面灼热……」我发出充满快感的叫喊,同时狠狠地抽插起肉棒。然后,又把手伸到前边抚摩着她的阴蒂。

  「啊……啊……」她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太大啦!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我看着她的表情,听着她求饶,我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大奶子。这时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阴蒂。

  我开始进入高潮,两手突然使劲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她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

  「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蒙哼了。

  (妈的,怎么刚干就有想射的感觉。不能这么便宜这个臭屄。)我于是停下动作略为休息,一边享受这美丽女子的躯体,待我稍许平息后我将她抱起,走至办公桌,把她放到上面,双腿架到双肩上,使出女人最怕又最爱的「老汉推车」式。

  鸡巴对准油门,不再犹豫,迅速插入。接着,阴茎再度作出更快更猛的抽插。

  看到她拂乱的长发,俏丽的面容,雪白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她的身材实在不错!

  我的每一次进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我将阴茎抽至接近离开她的阴道,再大力插回她的嫩穴内,粗大的阴茎塞满了她紧窄的阴道,直抵她的阴道尽头——子宫口。

  我以全身之力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尽头,鸡蛋般的龟头抵着她的子宫,不断撞击着她的穴心,而她昏沉的下体内的干涸肌肉紧夹着我的阳具。

  她的口中也不断的发出痛苦,但让我觉得很可爱的呻吟声:「啊……好痛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不能再……」我用双手抓紧她的豪乳,伴着鸡巴的抽插用力拉扯。两处敏感的神经不断被摧残,让她痛得是死去活来!精神上肉体上的摧残与蹂躏让她,让这个曾不可一世的骚女人痛苦!浑身一丝不挂,一个男人压在身上粗暴地*奸。

  全身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下体如同撕裂一般,大腿被随意地抚摸,朱唇,脖子被我随便地吻着,撕咬着。这一切使她——这位漂亮的着名演员陷入了53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中。

  「哦……哦……」她发出一阵阵呻吟,是痛苦和耻辱——下体已被粗暴的性交而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

  「哼,哼!」我兴奋地前后作着抽插,两手用力抓她的乳房,就像抓一个橡皮球。她那曾经引以为豪的第二性征就像是一个被我随意摆弄的玩具。神圣的红褐色的乳头被手指所左右拨弄,敏感电流涌入了她的大脑。

  她的眼泪以无法控制地涌出。(究竟为什么,我会有这种遭遇?)我一面抽插,一面揉搓乳房。「啊……噢……啊……」她如刀割般痛苦,疯狂的摇头,不断的发出哼声。(究竟这样的痛苦要持续到何时……)她认为再弄下去会死掉,感到恐惧。在遮音的室内,响起粘膜摩擦的声音。

  再次抽出鸡巴喘了口气后,我抱住她的屁股,肉棒对正花心。「啊……」她发出呼声。肉棒噗吱一声插进去。虽然已被插过,但肉棒插入时还是产生强烈疼痛,她只好咬紧牙根。

  窄小的肉洞被迫挤开,好象发出「喀吱喀吱」的声音。

  「唔……唔……」她痛苦的皱起眉头,汗延着脸颊滑落下去。我开始到现在最为强烈的抽插,肉洞里紧得几乎使肉棒感到疼痛。

  「噢……太美妙了……」强烈的快感使我一面哼,一面更用力抽插。我用力插着她小穴。每次都要把鸡吧抽到最外边,然后一口气插到底,再在子宫口上磨一磨。她阴道很温暖,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的鸡吧。

  「噢……噢……」从她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她觉得肉洞的黏膜好象被撕破似的,痛苦万分。她咬紧牙根,忍耐疼痛。如此一来,肉洞也用上力,把里面的肉棒夹紧。

  「哦……夹得好紧。」好象有手握紧肉棒,强烈的快感使我发出哼声。激烈的摩擦,使肉棒快要喷出火。

  「哇……好得受不了。」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房间里响起「噗吱叹吱」的声音。本来我用双手抱紧她的屁股,现在再次改用双手对她的乳房猛揉。

  「啊……啊……」从她的喉咙发出急促声音。她的脸色苍白。

  「啊……不要……啊……」她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呻吟。我毫不留情地向她的子宫冲刺。

  「不行!我还没有射出来!」

  我越干越爽,身下的她不断告饶:「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快射吧!我快不行啦……再来我会死的……啊……啊……啊……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啊啊……」我觉得鸡吧突然被一圈圈的穴肉紧紧包住,一股淫水从她的屄里涌了出来。

  被这股水一烫,我也忍不住腰眼一酸,就要射出今天的第一发了。

  「噢!要射了……」我大叫后,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阴蒂上,发出闷哼声。我更疯狂的在她的肉洞里抽插。

  「唔……」她痛苦的摆头。真的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啊……噢……」她的身体如蛇一般的扭动。

  「快了……唔……要射出来了!」我的上半身向后仰。在这同时,龟头更膨胀,终于猛然射出精液。

  「啊……啊……啊!」她的阴道内的扩约肌猛烈地收缩,我达到了高潮,黑色的阴茎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她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我用最后一点力气继续拼命抽插阴茎,大量精液不断喷射在子宫口。

  「啊……啊……」她不停的发出哼声。我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

  「噢……噢……」我好象连最后一滴也要挤出来,大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左右晃动鸡巴。看着被我干得快要死掉的她我忍不住兴奋的大笑。

  「啊……唔……」她不停的落泪。

  「你的屄太好了……」说完从她的肉洞拔出己经软下的肉棒,拉着她的奶子把她从桌上弄下来。

  「好啦。老子的鸡吧上都是补品,你给我全部舔掉。」已坐在椅子上的我命令着。她只好过来低下头用舌头轻轻的舔我的鸡吧。

  「操!吹萧都不会吗!!你平时怎么伺候男人鸡巴的!!给我用手扶着根部,舌头要打圈。不好好弄我打死你!」我一把抓过她的头发打了几个耳光后命令道。

  她只好打起精神,用心为这个刚刚干的她死去活来的东西服务,舔掉刚才干她时留在上面的精液。看着着个有钱有名的女人像奴隶一样跪下给我舔鸡巴,鸡吧不禁又开始迅速抬头。

  说实话,她的功夫真是不错!小手抓着我的根部和阴囊轻轻的揉,偶尔还会扫一下肛门。嘴巴更是把我的钢棒吞进吐出,舌头还不停的在龟头上打圈。又含住我的睾丸在小嘴里打转。每次吸的时候,她温暖的嘴唇都紧紧的包住我的鸡吧,再用力的一吸,我几乎要被她吸出来啦。

  过了一会又开始用舌尖撩我的马眼,真是够爽。我明白她是想把我吸出来,让我再没有精力干她。哼哼她也太小看我啦。

  「乖,舔的我真舒服,我的鸡吧好不好吃呀?」她为了取悦我马上点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真好吃,我还要吃。」「宝贝真乖。好好的吃。吃的我高兴了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的。」她吓的浑身一颤,更买力的吸了起来。

  我站起身,慢慢地在室内走起来。她生怕含不住鸡吧被我打,只好紧紧叼着鸡吧跪在地上跟着我走。

  走了一会,我叉开腿说:「好啦,现在去舔我的屁眼。」她有一点犹豫,毕竟以她给我舔肛门有点难以接受。

  我用力把已经完全膨胀的大鸡吧朝她嘴里一顶:「操你妈的,让你舔就快点去舔!皮痒了是不是!!」她被我干的一阵猛烈的咳嗽,只好顺着我的阴囊,会阴,一路舔到肛门。她努力的抬起头,伸出舌头一撩一撩的舔着我身上最肮脏的器官,还发出阵阵唏呖唏呖的声音。她还触类旁通的把舌头卷起来顶进我的肛门。我的鸡吧硬的厉害,很想再干她一炮。

  我一把揪过她的头发,把她拉到我的跨间,猛的吧鸡吧塞进她的嘴里。她被咽的几乎窒息,一股恶心翻了上来,但我的鸡吧还在她嘴里,只有不停的干呕。

  我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大鸡吧像活塞一样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

  她被我干的直翻白眼,只有机械的闭紧嘴唇企求我早点射精。就这样干了半天,我感觉快要射精了,就加快了速度,一手揪着她的头发,一手狠掐她的乳头。

  「给我用嘴唇夹紧。快要来啦,你要全部吃下去,敢漏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夹紧,夹紧……射啦……」一股股腥臭苦涩的精液流进她的小嘴,顺着她的喉咙流进胃里。她给别人操的时候大概从未喝精,立刻被呛的不断咳嗽。尽管她努力闭着眼睛去咽,还是有不少顺着她的嘴角留到了身上,地下。

  大概是想起了我刚才说的话,她立刻用手指把身上的精液刮起来送进嘴里。

  但地上的精液就不知该怎么办好啦。

  「烂屄!老子好心给你补品你竟然敢浪费!给我舔干净。」她只好可怜巴巴的俯下身撅起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伸出舌头舔食地面上的精液。我在她身边弯下腰看着她的肛门。那些皱纹已经变的平整一些,看来有人走过她的后门。

  我举起右手用力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啪」的一声,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五个红色的指印,她被打的混身一颤,赶紧加快舔食的速度。

  「贱货,是不是有人干过你的屁眼呀。」我摸着她的屁股,中指向肛门伸去。

  她好象很怕我玩她的屁眼,扭着屁股不让我动。我一气之下用力把中指插进她的肛门。肛门的括约肌马上紧紧的含住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用力扣她直肠壁上的黏膜,火热的感觉让我产生的手指要化掉的错觉。

  「操你妈的老子问你话呢!信不信老子把整个手臂捅进去。」她难过的扭着屁股:「没有……没有……啊……」我在她的肛门里用力顶了一下:「只有姜文有一次非要用这里,只有一次。」「哦。那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小屁屁的。」终于,她舔完了地板上所有的精液,现在那块地清洁光亮的不得了。

  一阵冲动过后,看着赤裸的她,我很快又恢复了。这个女人的屁股真丰满!

  看了就会兴奋!我的眼睛都集中在她的屁股上。我伸手抓住她的肉丘。

  「啊……」她的屁股猛烈的抖了一下。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她非常难过。我把肉丘左右拉开。

  「唔……」她拼命摇头,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唔……唔……」她因强烈羞耻感,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急促的呼吸,使她露出苦闷的表情。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在花瓣上方,有菊花百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从肉缝散发出甜酸味,又带一点尿味,刺激着鼻子的嗅觉。

  我从桌上拿来早已准备好的「开塞露」,往她的屁眼里打去。等到打完之后,我把龟头对正她的肛门。

  「噗吱……」肉棒猛地插入。

  「啊……」强烈的疼痛使她不由得惨叫,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

  插入粗大的肉棒实在是太紧了。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肉棒入侵。我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唔……」从她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呼声。

  「嘿呀!」我大叫一声,用力猛挺,整个龟头进入肛门内。

  「噢……」她痛苦的喊叫。龟头进入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龟头推回去。她这时候痛苦万分,只觉得自己被劈成了两半,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大呼小叫着:「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想把鸡吧扭出来。

  「终于全进去来。」我满足的说。「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阴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唔唔……唔唔……」她发出呻吟声,肛门和直肠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相反的,对我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缩紧感。

  我开始用力的抽插。这次没有任何技巧,就是为了把她的屁眼干坏,肛门操破,就是为了实现我爽干她的愿望。大鸡吧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我像是变成了一个机械怪物,就是抱这她的屁股,拼命插她的小屁眼,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还不停的抽打着她的大屁股。

  「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乳房碰到地上而变形。我的抽插运动越来越激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她的脸扭曲。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龟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唔唔……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唔……」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啊……」她发出昏迷的叫声。

  「咯吱」一声,肛门终于破裂。

  「啊……」她确实感到那里喷出热血,发出惨叫声。我的肉棒沾上鲜血,但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开始她还叫两声痛,扭扭屁股,最后就干脆把头埋在地上像死去一般任我抽插。

  不久,开始猛烈冲刺。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我的眼前一黑,火热的龟头在她的大肠内喷出了精液。

  「唔……」我的脸上充满快感。

  「噢……」精液如子弹般的撞击在肠璧的刹那,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爆炸,就这样失去意识。我从她的肛门拔出肉棒,立刻冒出精液和鲜血混合的液体。

  她的屁眼被我操成了什么样子?原先紧闭的菊花已经无法合拢啦,肛门变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屁眼那一圈有四五处裂口,还在慢慢的往外淌血。到底是被我奸爆啦。而她还是爬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把她反转过来,只见她目光呆滞,嘴角流着口水,就像个白痴。我把粘满精液,体液以及血液的大鸡吧在她高耸的乳房上蹭了蹭,后来干脆放进她的嘴里抽插了几下。

  鸡吧虽然干净了,可一股尿意却涌了上来。我就把鸡吧放在她的嘴里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泡尿。她的嘴下意识的动着,喝进去一点,但更多尿液就流了出来。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死一般的刘晓庆,拉起她把她放到审迅桌上后说道:「臭婊了,爽不爽?」「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她哭着问我。

  「就因为你够骚,我就想爽干你。」我扬扬自得地说。

  她想用手擦脸上的精液和尿,可无力的双手根本举不起来。我也疲倦得坐在椅子上,足足休息了半个小时,鸡巴才又开始复活。看看她身上的精液差不多干了。

  于是走上前把她翻转过来,又把她的双腿分开。

  「你放开我,我求求你。」她哀求着,我把鸡巴又顶到了她的菊穴上,「我求求你,不要啊!」她哭着哀求着,腿被我牢牢地抓着也挣扎不动,同时用手捏住她的乳头狠狠地拧了一下,她痛的一阵颤拦,我双手抬起她的屁股看了眼她已被干破的肛门,虽早已被我开发过了但好象还缺点什么,就顺手拿起电警棍对准她的肛门狠插了进去。

  同时,把她又掀翻回来,悬在桌外的屁股上垂着长长的电警棍。

  我双手大力地分开了她的双腿,扶着我的阳具在她的小穴口上蹭了几下,一用力把我的阳具完全地插入了她的阴道,只抵花心,「唔」她一下子都翻开了白眼,昏了过去。

  我是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双手搓揉着她的乳房。她昏过去搞得我像奸尸。

  于是,就用力地拧了一下她的乳头,她又痛的醒了过来,无力地挣扎着,痛哭着。就这样我猛烈地干着,我双手握着她的腰一直干着。

  「啊啊……啊……啊……」我一连干了好几百下,还时常抓搓她的双奶。由于我很大力的干她,所以她整个身体也被撞的振幅很大,警棍也一颤一颤的不断搅动着她后庭,这样加重了她的疼痛感,更增加了我的愉悦感。

  「啊啊……啊……啊……」她喘吟着。在我这轮近乎疯狂的抽插之下,她疼昏了过去,又被我干醒,又疼昏过去,又被我干醒,前后四次。最后,精疲力竭的我在半小时之后才又射进了她的阴道。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