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第一次竟然是老师

少年时代,是花的时代,是梦的时代。一个幼稚的游戏,一本破烂不堪的连环画,一个玻璃球,曾伴我渡过多少美好的日子;学校背后那座不高的小山,门前那条清清的小河,曾给我无数的乐趣。 

  到了今天,一切远去了,沧桑已经抹去了往事,岁月已经冲淡了记忆。然而,那一个晚上,那一片灯光,却始终照亮着我的心灵。它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中的深处,始终是记忆犹新……那一年,我正好读六年级了,在未来竞争中,在家长的叮嘱下,我不得不收敛起平日的那种放荡不羁,躲开那游戏,收起连环画和玻璃球,全心全意地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学习中,就算是夜晚,学校也是我们每天必到的地方。 

  记得那一晚,差不多是会考的前夕了。天气闷热,我如常来到学校,进入教室后来不及开灯,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把窗口打开,好让空气流通,当我把前面的窗口打开之后,便走到后面,手摸着窗拴之前,眼睛无意识地向外面看了看。我知道,前面是教师的宿舍,(那时候,我们小学跟中学是连接在一起的,所以,教师宿舍中,有我们小学的老师,也有中学的老师。)统一的规格:又矮又窄,后面是一个小小的厨房,在宿舍与厨房之间,是一个小院子,一个连我拉尿也能射到尽头的空间,每一天,无论睛雨,还是寒暑,总在见老师们放学后忙碌着洗菜、淘米的身影。 

  也许是周末的缘故吧,本地的教师早己回家,黑暗中,只有一间宿舍还朦朦胧胧地透着灯光,显然是从薄薄的窗帘中透出来的。 

  那是一对外地夫妇教师的宿舍。男的姓简,女的姓刘。提起这对夫妻,嘿嘿,可恩爱哪,在我们这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农村地方,出双入对的,不是肩并着肩,就是手挽着手,在他们的背后,老人家的闲言闲语冲着他们而去,小伙子两眼直勾勾的,魂魄早己随着刘老师那扭动的屁股飘荡,年轻的姑娘们则用牙齿咬着嘴唇,两手不断地撩弄着自己的主角,两眼迷蒙,不知她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也难怪,就凭简老师那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模样,那一个姑娘不把他当成暗恋的对象,别的不说,我们班的女生,已经不止一个在日记上写满了他的名字!刘老师呢,那更不用说了,柳叶眉,丹凤眼,满头黑发如流瀑泻于她那丰腴的两肩,在美发的掩影下,更显出她那张鹅蛋脸的俏丽,脸上浮着那两个小酒窝,简直可以把所有男人的心装了进去,她很爱笑,笑声简直如银铃一般的动听,她那纤细的腰肢,往往令人担心会撑不住她那丰满坚挺,几乎要从衣服中跃跃欲出的乳球,她那双美腿丰腴、修长、白皙,在高跟鞋碰撞着地面的声音中,她那个微微上翘的屁股,圆滚滚的也在不断地弹动,仿佛是随着那高跟鞋声翩翩起舞! 

  难怪有人猜测她是模特学校毕业,却跟老公当起老师来。 

  “要打波,就要打那种坚波,你们看,坚坚挺挺的,玩起来肯定够味。”在校外,我常常见到带着色色眼光的人,在刘老师走过的时候,两眼紧紧地盯着她那涨鼓鼓的胸脯,两只眼珠几乎要飞出来,就像是刘老师那里涂上了蜜糖似的。 

  波?什么是波?每当我从地上捡起了篮球,我就会想到刘老师的胸脯,还会想起那些带着色色目光的人的话。 

  老师的波是什么模样的?我想知道,但我没有办法知道,一切像迷!每当我看着她那几乎要撑破衣服而飞出来的部位,心中就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欲望。 

  ……看着那朦胧的灯光,我没有开窗,只希望刘老师会出现,好让我静静地欣赏一会儿! 

  突然下面的灯光大亮。有人要出来了!我的心当即一紧,连忙把窗帘拉过来,只留一条小缝看下去。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袅袅娜娜的身影,正在我心目中的女神! 

  刘老师穿过小院,走进厨房,只见又一道灯光从厨房中射出,在强烈的灯光下,小院简直纤毫毕现。 

  她要做什么? 

  开那么多的灯,难道她要做饭?我紧了紧手中的帘子,拉了一张凳子,好让自己隐蔽,更舒服地欣赏她。 

  刘老师抬起头来,小心地往我这边看了看,然后,她返身走进了宿舍。 

  她的踪影从我的眼皮下消失了,我心中当即生起一股莫名的失落,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坐着。 

  老天,让她再出来吧!我还要看看她!我的心里不断地在暗暗祈祷着。 

  一会儿,宿舍的灯光告诉我,有人要出来了。 

  是她!她又出来了! 

  天,我看到什么了?在强烈的灯光下,她竟然一身赤裸地从宿舍中走了出来,如玉雕一般的身躯在灯光下,散发着美丽的光彩,胸前坚挺!细腰盈掬!小腹平坦!美臀圆厚!两腿修长! 

  我晕了! 

  我想,不但是我,只要是第一次看到女性的裸体的,任教是谁,恐怕也会晕吧! 

  维纳斯是什么?我曾如此问过老师。 

  是一件艺术品。老师回答我。 

  为什么它是艺术品? 

  因为它美。 

  眼前的她,要是那一位艺术家雕塑了出来,她肯定也是一件艺术品。 

  她太美了!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一件美的东西,会有如此的魅力! 

  不是吗?她一步一步地走着,胸前那双丰盈的肉球随之上下弹动,而她下体那两片白浄肥美的丰臀好像也不甘寂寞,像微风吹过的湖面,一阵阵的涟漪在扩散着!在她那雪白而平坦的小腹下,一丛芳草,黑糊糊地,像一个倒悬的三角形,分布在她那两条丰腴的大腿的上方,也许是有微风的缘故吧,我仿佛感觉到那些凄凄芳草的飘动。眼前,一切在动,我的心跳竟然加速起来了,几乎要让它们弹出我的身体去,眼前的她,那样的白,白得令我脸上发红,红得我浑身如火在燃烧,我吞咽不再顺畅,教室中渐渐响起了响亮的吞咽声,而下体的小弟弟也适时地隐隐作起怪来了。 

  原来,在美的面前,人会如此的反应! 

  转眼间,她已经转过身去了,忙着把一根胶管套入水龙头中,丰腴的粉肩,纤细的小蛮腰,还有那个肥美的粉臀,一眼看去,即使是最没有经验的我,也一下子知道,它们一定很嫩滑,肯定是滑不溜手!真的可爱!她的丰臀微翘,渐渐地往两腿弯去,勾勒着迷人的弦,在她的腰椎的下端,渐渐地现出一道浅浅的肉沟,浅沟向着她那浑圆的地方切下去,把那圆臀分成了两斗,渐伸渐窄,最后竟变成一道小缝,直到腿际,小缝才又裂开,密密地隐入她那两条玉腿的深处……忽然,我想起了桃子,眼前,刘老师那雪白的丰臀,难道不是一个雪白的蟠桃吗! 

  沿着那大蟠桃的小缝,我仔细地看着。小缝中有什么?我只知道自己的,但眼前这位性感迷人的她呢? 

  她那两条玉腿中的风光,又是什么的模样? 

  真的想知道,但无论的我头俯得多么低,她里面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却完全是个谜! 

  我的心中痒痒的,小弟弟仿佛要亲自去探索一下,硬挺挺的,把裤裆高高地撑了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山丘。 

  刘老师打开了水龙头。水,白花花地喷洒在她那身白晢的肌肤上,仿如无数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在她的身上弹动着,掠过她的平滑的背,再向地上滑下去……要是我是水,多好,我肯定不会往下滑。 

  可惜,我不是水! 

  刘老师往手上挤出了沐浴液,两手搓了搓,慢慢地往她的身体涂抹了起来。 

  一会儿,她的手在胸脯上慢慢地揉动着,一会儿,慢慢地掠过她那纤细的小腰,渐渐地向下移动着,然后她张开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上身微俯着,粉臀微微地向外挺了起来……她的手肯定是伸进她的小妹妹中,正在清洗两腿之间的部位。 

  那个部位,是什么模样? 

  打洞,我听过外面的人如此地说;操逼,也常常挂在那些放浪的年轻人的口中。 

  但洞? 

  逼? 

  到底是什么的模样? 

  一切,是谜。 

  是一个像我这样的小孩子所永远不能理解之谜! 

  她的上身挺直了,两只柔软的手,渐渐地向着后面搓弄过来了。她先在她那两团肥肉上揉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那个涂满着白色泡沫的屁股,不断地在她的手中弹动着,在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中,她两腿又是一张,下面又是往外一挺,摸着她那片嫩滑的肥肉,她的手再次滑入她那道小小的肉沟中……仿佛是在上课,我的眼睛再次随着她的手,头儿低低地俯了下去,但朦朦胧胧的,只是,什么都看不到,要是让我看上一看,那多好!不由自主地,我的手也摸到我那小弟的身上,隔着裤子,不断地搓弄着……眼前,是我的女神在摸疲她那鲜为人知的禁地,地的手,仿佛就在我的身上搓着揉着,搓得我的小弟弟麻痒麻痒的,哦,多么的舒服! 

  也许是不够方便吧,刘老师把她的身体转了过去。她的前面向着我这边转过来了! 

  噻哇,我的鼻血喷出来了! 

  人也开始飘飘摇的,渐渐地在我的心中生起了一把火,火在心中,血液沸腾,身体发烫,眼前便有点朦胧,在朦胧中,我在呼唤着我的“女神”、在迷胡中,刘老师慢慢地向着我走过来。在她的胸脯,她两只粉乳在不断地弹动,在她小腹下那微微隆起的部位,所有的耻毛都紧紧地贴在她的两腿的交界处,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淫縻的光泽。 

  原来是这般的模样! 

  原来是这般的模样! 

  “老师你来了?” 

  “你不是常常在偷看我的身体吗?”我的女神的两腿张开着,又白又嫩的手伸进两腿之间,不断地搓揉着,在说话时,她两条修长而白皙的玉腿时而突然紧紧地并拢着,把她的手紧紧地夹在两腿之间,时而又大大地张开,雪白的胴体时而像蛇一般地扭曲着,时而又弯了下去,好像要看清楚自己那平日隐在两腿之间的秘处,而身体向前,屁股高挺,上身紧紧地僵直着,她的鼻孔在不断地开合,口中时而发出令人销魂的轻呤,她满脸酡红,在我的面前,似羞,似怯,“所以,我要把我的肉体,今晚让你看个够。” 

  看着她的怪模样,我好奇在问:“老师,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的另一只手拿着胶水喉,自来水从水喉中强烈地喷发出来,“嘶”地作响,她把水管拉到自己的背后,对着自己的臀沟,不停地射着,也许,是水的喷射太强了吧,她的丰臀不断地抽搐着,也许,屁股的抽搐会更强烈吧,她那只伸进两腿之间的手不愿意抽出来,仍然在搓着,揉着。 

  她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 

  我问她,也不断地问着我自己。 

  但,我并不知道,而她却没有回答我。 

  “我的丈夫今天到他的朋友那里作客去了,”她的上身又是紧紧的僵直了起来,从屁股的颤抖中,我积压物资她的秘处正在作着强烈的开合,“今晚他不会回来,我很想念他。” 

  她喃喃地说着,说得如此幽怨,像叶底莺啼,但却有迷人之处。 

  “打波,就要打那样的波,那才够味,”耳边,响起那些色色目光的人的猥亵话。 

  波?对,以前曾无数次构思过的部位,如今就在我的眼前,原来,那双几乎要撑破衣服,突围而出的部位,真的像一个被切分成两半的球,分别挂在她胸膛的两边。只是,这波是如此的粉白,在肉球的表面蓝蓝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血筋,涨鼓鼓的,嫩嫩滑滑的,圆圆地挺立着,简直像是一只刚煮熟的鸡蛋,而就在那鸡蛋的前端,仿佛是谁在不经意间泼洒了糖浆,糖浆浓稠,红褐色地糊在上面,令人免不了要担心,稍不疑难问题,那些糖浆便会滑落下一,在糖浆上,尖尖地挺立着一颗小葡萄,紫色的小葡萄。 

  打波! 

  我要打小以! 

  “不”我的女神在我的面前拒绝我。 

  “来,嘛,让我打波。”我锲而不舍、厚着脸皮要求着。 

  “不要。” 

  “为什么?”我有点沉不住气了。 

  “我是老师,你是学生,那样做是不行的。”她的目光透着暧昧。“再说,那是我丈夫的,我不能再给其他人享用了。” 

  “我靠!”我气愤地说道,“几年以后,王菲还要给足可以做她的儿子的谢霆锋喂乳汁呢。你这是算什么嘛。” 

  我满不在乎地挥起了手,重重地打在她那个又白又胖的肥臀上,“啪”地一声,“过来。” 

  “哎哟,你弄痛我了。”她尖叫着,把她胸前的那两团白肉向我凑填写为,我伸过手去,稳稳地罩在她的那块软肉的上面。她的身体浑然一抖,口中“哼” 

  了一声。 

  我的家乡有一个俗例,每当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做年糕。做年糕之前,人们把粉花和水混在一起,然后用两手不断地搓着、揉着、捏着……眼前,我的女神的肉球,就像是做年糕的粉,软绵绵的,滑不留手,我不断地轻轻重重搓揉着,那雪白的肉团就在我的手中不断地变形。 

  “不要,你小心一点嘛,会痛的。”我的女神气喘咻咻地在娇嗔着。 

  “哈哈哈,真好玩,”我开心地笑着,挥着手向着那两团雪白而柔软的肉球,不断用力的抽打着。打得那两个粉乳不断地在我的面前晃动着。 

  “呜呜 ,痛死我了。”女神在我的抽打中哭泣着。 

  记得偷听过叔叔他们交流在发廊泡妞的时候,他们曾说过,只要你的手往她的波上一摸,她的手马上就会往你的老二摸过来,那爽哦,简直没有办法形容,只是,不过三两下,就会让她弄得贷喷钱飞。 

  “天,我的老二涨得难受极了。来,让我打波,你也来为我爽一下。”我把她的手拉到我的老二上去,我也要学我叔叔他们那样,一边打波一边享受着那种爽,不过,我的钱绝对不会飞,哈哈哈……隐约中,她的手伸过来了,轻轻地握着我的老二,柔软,温暖而又带着浴后的湿润……“哦……”我的头昂起来了,口中轻轻地发出了舒适的呤哦。 

  那只柔软的手,在我的弟弟的身上轻轻地抽动着,多舒服!我手的握着她那两个握不过来的玉球,用力的玩着、弄着。 

  “哦……” 

  “呼呼……” 

  我的呼吸越来越快! 

  我不断地催促着她,我的手也紧紧地按在她的乳房上,时而紧时慢,捏、搓、揉、辗,真想不到,在我的用力下,她的乳房真的像一团粉,软绵绵的在我的手中,她那滩子糖浆的颜色变得更深,小小的紫葡萄焦得更尖,更突出。 

  哈哈哈,真妙! 

  “唔,唔……”老师的小嘴在不断地哼着,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享受的模样。 

  “老师,很难受?”我的手并没有放松对那两堆雪肌的踯躅,但我还是很在乎我的女神的反应。 

  “不……你也快一点,”我的女神的手逗着我的老二,动作轻盈而快捷,我的逗得我那小弟不断地弹动着,怒挺着。“你弄得我很舒服。” 

  老师的嘴巴张得老大,蛮舒服地哼着,雪白的身躯也在蛮舒服地扭动着,说实在的,原来女人的身体在扭动时,模样是如此的美,简直像一条蛇,一条雪一般白的蛇,在雪地上不断地蠕动。 

  “哦,老师你的的真会弄了,我太爽了……” 

  “我也是,太舒服了……” 

  女神在哼着,扭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柔软而温暖,我的老二在他的手中,就像一个不安分的小孩在不停地撒着娇,她不小心地逗弄着,时快,时慢,忽浅,忽深,包皮掠过光滑的龟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支着牙,呲着齿,模样怪极了!在阵阵酥软的冲击中,我不由得嘴巴大张,“呵,呵”地叫着。两手也忍不住紧紧地攥着她那丙个粉一般的肉球,几乎要把它们捏扁,捏破。 

  “呀,痛!”我的女神拼命地摇着头,口中在乱叫着,“你轻一点,会抓爆的。” 

  看着她那张时张时合的樱桃小嘴和柔软、潮湿而富有弹性的红唇,我忽然突发奇想:“来,用你的口为我爽一下。” 

  “不,不要,我不要。” 

  “来嘛,用你整天讲课的地方教教我,让我体会什么才是真正的爽嘛。”我用力地拍打着她那粉白的乳球。痛苦,令她浑身发抖。她幽怨发看了看我,无可奈何地让我扯着她的秀发,把她压到我的老二那里去。 

  “不要,那里太脏了。” 

  但刘老师的嘴里那样的说着,她的头却向着我的老二俯了下来,张开她那张腥红的小嘴,尖尖的一条小香舌,不断地挑着我的龟头的边缘,舌面紧紧地贴着我那光滑的部位,不断地拖动着,卷着……“老师的舌尖太厉害了,爽死我了。”我扭动着我的身体,僵直着我的身体,口中不断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女神的舌头在外面挑逗了一会儿,慢慢把嘴巴张开,先用舌面撩绕着我的鸡巴,不断地卷动着,渐渐往她的嘴巴里吞进去,立刻,一阵无比温暖而潮湿的感觉冲击着我的脑海。 

  太爽了,原来女神不仅笑着动听,她含舐男人的鸡巴,也是如此的令人觉得舒服。我的肉棒不断地在她那樱桃小口中出没,她时而看了看我,马上又低下头去,努力地为我含舐着,她那温暖的柔荑,竟也伸到我的小阴囊中,不断地揉弄着我那两个小肉蛋。在她的揉弄下,一阵阵的酥麻感不断地传来,那感觉,令我几乎也喘不过气来。她不断地含舐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不断地喘着气,仰着头,张着嘴巴,扭动着身体……“呀……”我长长地吁着气,不断地用手扯动着她的头发,按着我的需要,时浅时深地扯动着,让我的阴茎在她那个惯于向我们传授知识的嘴里不断地出没着。 

  我的女神皱着眉头,不断地用舌头抵抗着我的入侵,好几次,她好像要作呕的模样,憋得她满脸通红。 

  妙极了。我一手轻轻地捏着她的小乳头,一手仍然不断地扯动着她的秀发,指挥着她的小嘴为我的老二服务。 

  “呜呜呜……” 

  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口中堵着我的小弟,不断地在呻吟着。 

  麻……酥……痒……平生未见的感觉一阵紧比一阵地冲击着我的脑海,终于,我的脊椎一麻,浑身一挺,老连怒气冲冲地喷出无数的精液,全部喷进我的女神的小嘴中……我的女神干呕着,拼命把我喷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无数浑浊的液体,从她那小口中滑出着……在精液的怒射中,我只感到自己有些气急,身体也在微微地作软,忽然,一阵凉意从我的裤裆中传来,在凉快中,我终于清醒过来了! 

  糟糕,我射精了! 

  清醒之下,我才意识到:惹上麻烦了! 

  原来那无数的液体,并非真的喷到我的女神的嘴里去,而是全部没落在我的裤裆中,把我的内裤全弄脏了。湿漉漉的,滑溜溜的,难受极了! 

  我一惊之下,连忙把裤子脱了下来,一面清洁着,眼睛仍然瞪着下面……在下面,我的眼皮底下。我以目中的女神仍然在搓着她那具美丽的胴体,黑糊糊的毛儿在她的手中变成白茫茫的一片,瞬息之间,又在水流的清洗下重新恢复为黑糊糊的一片,那些毛儿在她的手中向上翘起来,再滑回她的两腿之间,就是她往上推的时候,我隐约中看见,原来她的两腿之间,也有一条小小的肉沟! 

  原来隐没在她的粉臀下的小沟,竟然一直蔓延到她的前面来! 

  哦,我又迷糊起来了,在迷糊中,我眼看着刘老师那两块肥肥的臀肉在我的面前弹动着,弹得我的心痒痒的。 

  那么丰厚的部位,如此神秘的地方,真的想摸一摸。记得那天买东西,人很多,你推我搡的,乱极了,所以,要排队购买。当时,排在我的前面的是一个大姑娘,姑娘的年纪并不大,但屁股却是圆厚得很,在人们的推撞中,我的手不止一次地碰到她那丰满的部位上面,软绵绵的,凉飕飕的,一摸一舒服。现在,我的女神就把她那个丰满的部位挺在我的眼前,她的那地方,是不是也像那大姑娘一样? 

  “老师,让我玩一玩你的屁股,好吗?” 

  “嗯哪……” 

  仿佛中,我感到我的女神用她那只温柔的手,把我的手拉住,放在她那个雪白的桃子上。那里,满是沐浴液,滑溜溜的,确实是那么的柔软,很凉快,摸起来令人觉得好不舒服!我摸着,摸着,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她的臀沟,慢慢地向着她的屁眼摸下去……“不要……” 

  我的女神呻吟着,她把她那两条白生生的玉腿紧紧地夹拢在一起,紧紧地保护着她那两腿之间的隐密处,令我无法再继续伸入。 

  那里,有什么? 

  那里是什么模样的? 

  人们常说打洞,操逼,莫非是指这里? 

  但,洞,是什么模样?逼,又是什么情景? 

  太多的疑问,我真的想知道! 

  打洞,如何打? 

  莫非,像呆子刘光那样? 

  在我的眼前,幻化出一道道的田埂,在田埂的上面,有一个个的小洞,有些是干巴巴的,有些是湿漉漉的,我知道,那是螃蜞的杰作,螃蜞在田埂上打了洞,然后钻进洞里面休息。呆子刘光,就曾经用自己的鸡巴干过五六个螃蜞洞,成了当时村民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想起了刘光,我又想起了村里的孤寡老人刘容添。 

  刘容添一生没有娶老婆,所以,为了解决性需要,他干死过家里的黑母鸡,在山上放牛的时候干过牛逼,晚上常常干他自己养的那条大母狗。 

  所以,刘容添是女人唾弃的男人。 

  但,刘容添却是我们这些朦憧少年感兴趣的男人! 

  母鸡?毛茸茸的屁股上,就只有那么一个紧紧地闭拢的小屁眼,我的女神该不会是那样的吧?肯定不是!我绝对否定了那种想法! 

  牛逼?我看过,两片肥肥的肉,肉的中间有一条小沟,就像一个杏儿。 

  狗逼?对,狗逼跟牛逼的形状差不多,也是一个黑黑的杏瓣!公狗就是用它的鸡巴插在母狗的那条小肉缝的中间,不断地干活的。 

  强行地分开女神的玉腿,我的手渐渐地侵入她两腿的中间,在我的探索中,我摸到了那正在不断地一张一合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刘老师的屁眼。 

  “老师,你的屁眼在开合呢。”我轻轻地啮着女神的耳朵,小声地在她的耳边说道。 

  “嗯,不要摸那里。”我的女神的头在摇晃着,她那纤细的小蛮腰也在不断地扭动着。 

  她那个轻轻地摆动着的大屁股,正在向我发出无比巨大的挑逗力。我心中的火又强烈地燃烧起来了,小弟又再次倔强的挺立起来。 

  掠过她那一张一合的屁眼,我终于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去。 

  对,我的女神真的有一条小肉沟,水花已经在小肉沟中泛滥起来了。我不断地玩弄着,玩弄着。女神的屁股扭动得更厉害,她的呻吟声也更大了。 

  我的老二仿佛挺了过去,一直挺到我的女神的两腿之间!他滑入那湿淋淋的小肉缝中,不断地游着,游着……打洞?对,我要打洞,我要干女神的小逼! 

  很明显,我的女神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 

  “不要,不要那样。”她的屁股不断地扭动着,像是在躲避我的小弟的侵入,但她那个充满着性感的丰臀,却高高地挺立在我的面前,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分明已经分开了。 

  “你不是在想念着你的丈夫吗?”我问她道:“他只不过离开一个晚上,你已经受不了了。现在,就让我取代他,代替他来安慰你的小逼吧。” 

  “不,不,不是的,你不要。”她的嘴里说的,屁股却向着我挺了一挺。 

  我用手按着那的大玉桃,用力往两边拉开,老二沿着她那条湿淋淋的小肉缝,不断地撩弄着,撩弄着。 

  “不要,”她的手向着我的腹部推过来,但我却感觉不到她的用力,她嘴里在说着不要,但却没有真正想着要把我推开,当她的手碰到我的小弟弟时,她浑身一抖,然后一拨,我感觉到她的小肉缝中有个什么湿湿的,当下想也不想,只用力把下体往她那里一挺。只见小弟弟分开她的小肉缝,轻轻一探,便轻轻松松地滑进去了。 

  “哦,”她的颈项一挺,口中发出一声动人心弦的呤哦。 

  立刻,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老二已经被温暖而充满液汁的肌肉包裹住了。那些包裹着我的老二的肌体,正在轻轻地蠕动着……“哈哈哈,我也能打洞了,我已经在打洞了,”我兴奋说叫着。下体一耸一耸的,迅速地在她的肉体中抽动着。 

  “唔……”我仿佛听到女神在我的抽插中不断地扭动着她那个迷人,淫荡的大屁股,不断地迎合着我的抽插。 

  “我的女神,难受吗?”我伏在她的身上,一边用力地抽动着,一边轻轻地啮着她的耳朵问着。 

  “不,很充实,比我的手指好多了。”刘老师的屁股还在不断地摆着着,“哦,太美了,太爽了!” 

  “哦……”我的心在呻吟着。 

  “哦……”女神也是浪叫着,“快点,快点插我,我要你插!” 

  女神目光游离地看着我,满脸的酡红,愉快地摆着着她那个圆圆的,丰满的下体。她的下体,小肉沟仍然向她的两腿之间延伸下去,在她的两腿之间,仍然是那么的朦胧!但在那朦朦胧胧之中,我的不弟正在抽插着她那个小洞! 

  “老师,你舒服吗?”我轻轻地问着。 

  “舒服,我的小丈夫,你真会操逼,你顶得我太舒服了。”女神在乱叫着,水从她的两腿之间,不断地向下滑落。 

  地上,湿漉漉的……打洞,这就是打洞,我也懂得打洞了! 

  “哦,快点,我的小丈夫,你快点嘛。” 

  女神在浪叫着。 

  “啪啪啪……”灯光下不断地传出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声,在这不断的碰撞中,我的女神时而用手往后搂着我的屁股,让我深深地插在她的身体里面,时而用手挡住我的深入,让我只在她的小穴的周围不断地缠绵着。 

  “渍渍渍……” 

  “啪啪啪……” 

  “快……快……” 

  “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快……快……快把我干死!” 

  想不到,我心目中的女神平日是样的高贵,整天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现在竟然赤条条地把屁股高高地挺在我的面前,像一只母狗一样让我干她,真的想不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淫荡! 

  干,我干!我的下体越来越快地抽动。她的屁股也在越来越快地配合着。 

  “哦,哦,我……我……太好了……”她在胡乱地浪叫着。满头的秀发也随着她头的摆动而流瀑一般的向四处飞洒着。 

  “哦,我不行了……”女神在浪叫着,“我快要死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呻吟着,“我快要泄了。” 

  “你等等,我也来了……” 

  “来吧,让我们一起共赴天堂吧!” 

  在女神的狂叫声中,我忽然脊椎一麻,一股无比舒服的感觉直灌我的脑际,仿如电殛,一直向着的我龟头冲了下来。 

  我的屁眼在急速地开合着,下体向着那个滑溜溜的小肉洞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抽插着。 

  加速! 

  再加速! 

  终于,“嘶”地一声,浓稠的精液从我的马眼中喷射出来,直撞着她那个滑溜溜的不穴的深处……终于,我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 

  我前面那堵白色的墙壁,全是一团一团的液体! 

  下面,一片漆黑,我的女神早己不见了……虽然,刘老师不久便辞了职,听说是跟着她的丈夫,到她的同学的厂那里帮忙去,后来,她自己又拥有自己的公司,从此以后,我再见没有见过我的女神。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周末的晚上!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具雪白的胴体!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射精。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