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姐姐

惠虹堂姐是我三叔的独身女﹐今年二十二﹐大我整整七岁,一对奶子有柚子那样大。她手脚修长纤细,鹅蛋脸非常的漂亮且性感,细看还真有点儿像翁虹呢﹗我虽然才十五岁﹐但体格状硕,膨起的小宝贝也有近六寸多。我身高大约五尺二,跟惠虹堂姐差不多。我从小在三叔家过夜时﹐都是睡堂姐的房间﹐而且还是睡同一张大床。可能我有一副娃娃脸,因此三叔一家人还当我是个不懂事的小孩﹐也不在意。至今留下来时﹐还是叫我跟堂姐同房共睡。

  那天﹐由於是周六﹐便又到三叔家来倍他老人家打打乒乓球。他老是说没人要倍他这老人打﹐一直催我来。其实三叔也还没到五十﹐那会老啊﹖况且打乒乓还是我输多赢少。听说他还曾是校队的呢﹗今天在五回合的战赛里又输他三局。过後﹐三叔硬留我住一宿﹐并在晚饭後直聊他下午嬴我的风光回忆。

  到了十点左右﹐我便到房里睡觉去。也不知睡了多久﹐竟被今天整天都没见人影的惠虹堂姐弄醒。看她时﹐她正好换好睡衣﹐一件露出深深乳沟的细肩带连身衬衣裙,长度只遮住臀部。干您娘﹐如果早些醒来就有好东西看了﹗哼﹐继续装睡﹐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啊﹗惠虹姐一直忧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床上或坐或卧,显出她身裁的苗条娉婷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更令我看得直发呆﹐想入非非﹐宝贝也膨胀得极为辛苦。

  她淡白色的连身衬衣裙,衣料透光率其佳,在灯光映照下,近乎半透明,饱满的乳房老撑的衬衣鼓涨,胸前两点晕红娇嫩的乳头也明显突出。那时﹐只见她竟从衣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就这麽的连瓶带喝﹐不久後酒精就将她漂亮的脸蛋醺染成白里透红,当真明艳动人。

  酒後湿润的红唇,微酣的双眼,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今晚觉得喝了酒的堂姐更变得特别的娇艳,害我一边幻想着﹑一边偷偷地把手伸入被窝里抽动小宝贝﹐且不时的半张开眼偷瞄堂姐。

  也不知过了多久﹐惠虹姐就把一大瓶的红酒喝个清光﹐有点醉醉的趴在床上﹐跟着滚到我身旁来﹐紧摇晃我的肩膀﹐哭啼啼地把我给叫『醒』﹐向我诉说自己被心爱的男友背叛了﹐而那第三者竟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我被她突而其来的动作搞得不知所措﹐连握小弟弟的手都没机会拿开来﹐傻傻的盯着她。惠虹姐就在那儿一直不停的自说﹐一阵子激动的破口臭骂﹑一阵子又泪流满脸﹐她此时真的有些歇斯底里。她说﹑说﹐不久就睡了…不﹐应该说是醉倒了吧﹗我悄悄然的下了床﹐开房门往外看﹐希望三叔他们还在﹐告诉他们堂姐醉了。只见客听早已经一片寂静漆黑﹐而他们的卧室门底下也没有灯光﹐看来都已睡着了。看了看客听的大钟﹐都清晨两点多了。

  我只好走回房里。只见死躺在床上的堂姐﹐这时的睡相非常狼狈﹐轻巧睡衣的细肩带已半脱落﹐整粒的大奶子几乎都露了出来﹗平常在学校里就常常与班上的女同学乱搞,加上在家里常偷看借来的A片,早就对女体十分的感兴趣。

  看惠虹姐那深深乳沟和半露的乳晕﹐我忍不住的轻轻的点弄了她的大奶奶一下。哗﹗弹性极佳﹐是极品啊﹗惠虹姐那本来就很短的裙,如今己翻至腰部间﹐整个圆臀对我﹐细柔的小内裤似乎还向我喷发出阵阵悠香味。之前我还只是在幻想﹐如今一切都已成真了。哼﹗是哪个王八说神是不存在的啊﹖我试探地用力地摇惠虹姐的手臂﹐她只是『嗯嗯』哼了两声﹐没什麽其他反应。我赶紧去把房门关好并上了锁。然後回到堂姐身旁﹐开始抚摸堂姐的纤细皎白的足踝,轻轻的以手指轻柔的随着她的曲线由足踝向上探索。我现在已失去了理性﹐根本不管什麽亲情或乱沦﹐我已变为一只沉溺於情慾游戏间的幼兽了﹗惠虹姐姐柔软的双腿因为我缓慢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弯曲着。我细心把玩堂姐洁白细致的脚ㄚ子,逗弄那小巧圆滚滚的脚趾头,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并贪婪的吸吮着,逗得惠虹姐不由自主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并用另一只纤细皎白的脚ㄚ子回触我脸庞。

  我吓了一跳﹐以为惠虹姐醒了来。仔细观察﹐原来是睡梦中的自然反应。哈﹗她可能梦着跟爱人在挑逗吧﹗堂姐似乎很受用我细心地舔舐吸吮的触麻感,她虽还睡着﹐但蒙胧中已陷入了性慾的陷阱里不可自拔,双手竟然自主的把睡衣脱下﹐连内裤也给她用脚趾头给慢慢拉了来﹐露出浓厚的卷曲黑阴毛﹐身躯光溜溜的裸显我眼前。

  我先是用手大力的压握惠虹姐姐的大奶奶﹐榨﹑揉﹐然後用嘴舌舔舐她那深红色的挺硬乳头。慢慢地﹐我的嘴就再顺着堂姐的身曲线条滑下那片非洲大草原地带。

  我用手指慢条的拨开那草丛﹐用口吸啜那丘园中的裂缝。我学日本A片那样,用舌头轻轻舔舐与吸吮堂姐每一寸肌肤。并用指头轻抚她皎白的身躯。除了舔拭与吸吮惠虹姐的蜜洞外,甚至还尝试用舌头伸入她的屁眼里舔舐,弄得堂姐娇喘不已﹐兴奋的屁眼一张一闭﹐她这时已经不断地迎合我的进入,受用我的舌头与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整个人深陷入情慾的感官世界里。

  「嗯…嗯…啊…啊…」她愈叫愈大声﹐吓得我连忙把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往她嘴里送去﹐而她也似乎享受吃甜棒般的舔含﹐才没继续叫出声来﹐不然就惨了﹗这一招也是我从A片里学来的。

  跟着﹐我忍不住了﹐看看堂姐那修长双腿间的蜜穴早已湿淋淋的﹐似乎在等待我的入侵﹐於是便握起了小宝贝想往那里送去﹐但意外的堂姐居然醒着阻止了我的举动。

  「不﹗不能插我的穴穴…来﹐要插就插我屁眼﹗你没有安全套﹐而我又没作避孕防备﹐如果精液流入阴道就大问题了﹗」堂姐指示道。

  我看到惠虹姐突然起来﹐还说了这一番话。吓得不知该如何﹐呆呆的带恐惧的眼神望她。

  「来…呆在那儿干嘛﹖刚才你不弄得很棒吗﹖令姐姐好舒服啊﹐连烦恼都抛在脑後了﹗」惠虹姐笑引导我说。

  惠虹姐要我逗弄她的股部,命令我用指头轻轻伸入抠弄,她说刚才被我舔得屁眼里面酥酥麻麻的非常舒服,但也痒痒的﹐好想让人插进来看看。我试着用手指沾满表姐蜜穴里分泌的爱液,慢慢在她那雪白漂亮的小屁眼边轻轻抠弄。

  堂姐则自己搓揉那对白晰饱满的奶子,『嗯…嗯…』诱人的呻吟声不绝地从她湿润的红唇中传出。我自己被惠虹姐的呻吟声逗的心里好痒啊﹗仔细端详堂姐的挺翘的臀部。好丰满,好有弹性,皮肤雪白又光滑,真是好细致﹐乃是上上之选哟﹗看﹑看﹐我的手指就抽动的越来越快﹐堂姐她就叫的越骚,屁屁也不断地前後摇动,左右扭晃,迎合我指头的动作。忽然﹐我想知道惠虹姐姐的屁屁是何味道,就把手指给抽出,闻闻看,其实不太会臭﹐闻久了还蛮爽的耶﹗堂姐她转回头哼着﹕「喂﹐别停啊﹗哦…哦…哦…不要停…姐姐好舒服…好爽啊…」我就不客气了,这一次连食指和中指都给挤进去。起初还真不太容易进去,尤其是关节处,有点儿困难挤进去。关节进去後﹐就觉得异常的紧。惠虹姐她也发出异常的痛苦且又盼望的哼声,叫我放慢﹐缓缓地前进。抽插了一会儿﹐堂姐的屁眼也微微地松懈开来。这时﹐我就加快了速度,并享受着堂姐屁眼的紧度和她放荡的淫叫声﹐优越感一时涌现心头﹐觉得很高傲。

  「啊…啊…轻一点啊…姐姐又痛…又麻啊…」她求饶着。

  我才他妈的不管她呢﹗反而加快并使力猛插惠虹姐的屁屁,另一只手则揉扎她的巨型奶奶。在用食指和中指插她屁屁的同时﹐我也用那只手的拇指头撩弄揉绰她的蜜穴﹗这样玩了约十几分钟,接着我顺势把食指狠狠的完全插入惠虹姐的屁眼里并顶到底,她被我这突来的一招刺激了不禁喊道了两声﹐身体紧绷抽动後又放松﹐最後整个人摊在床上,全身软绵绵的任由我摆布。

  「来﹐还有更爽的呢﹗你还想不想要啊﹖」我笑问着。

  惠虹姐跟着就趴了起来,并将屁股翘得高高的。我把她的屁屁用手使劲掰开,用舌头伸入屁眼里舔舐着﹐而她的臀部也不断地迎合我的动作,不久後又喊着「乖弟弟…不要舔了,快干我的屁屁啦…姐姐受不了…啊哟﹗好痒啊…」我还没舔够呢﹗我像小狗一样﹐趴在堂姐屁股後方﹐继续不停的舔吸着﹐差点儿没把她的大肠都给吸了出来﹗过後又在屁眼里用手指头抠弄着。

  惠虹姐又大声求援说道﹕「哦…哦…哦…好弟弟,亲弟弟…不…真的不行了…太兴奋了﹗快…快点干我吧﹗我好想要…要…啊…啊…好酥麻…啊…受不了…要死了…要死了…」我也受不了,就把手指头拔出来。此时﹐惠虹姐姐的屁眼已相当柔软与湿润。我把她的屁屁高高的顶起,将阴茎狠狠的插入她屁眼里。惠虹姐『啊﹗』的一声喊叫了出来。

  我本就已膨胀的宝贝,忽然压力顿加,更令它硬得入钢铁一般﹐兴奋到了极点。第一次顺利的插入堂姐的小屁眼里,这比我插过班上里的几个同龄女生的小蜜穴还要紧呢﹗我开始缓缓抽送起来,体验惠虹姐她屁屁的温存。惠虹姐似乎也已经融入了佳境,不时主动的前後抽送﹐并用屁屁碰撞我的睾丸与大腿,还娇喘连连的发出「哦…哦…哦…」的干爽声﹐而且自己越加快了前後摇摆的速度。

  像那庙里和尚打敲这大铁钟一般﹐我也用力的顶出声音,『漱…漱…漱…』一边看鸡鸡在堂姐她光滑的屁屁里进进出出,一边搓弄着她的阴蒂并不时揉捏那对放荡摇晃的大奶子。

  慢慢地﹐惠虹姐姐好像发狂似的前後摆动她的臀部,披肩长发也随着她疯狂似的摇头摆脑随乱舞着,堂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

  「哦…哦…停…停…干死我啊…快干死姐姐…哦…哦…」「喂喂﹐小声点…你想喊醒全家人来观看啊﹖」我提醒堂姐﹐同时反而更加把劲疯狂的抽送着。

  堂姐的呻吟还是不断﹐但总算被她控制住﹐只见她咬紧牙关﹐把声音都吞入肚里去﹗「哦…哦…不要…不要停…啊…啊…」她细声哼到。

  她娘的婊子﹗一下子喊停﹑一下又说不要停﹗整个房间里几乎充满我俩抽插的回音。惠虹姐的臀部还一直扭个不停,但我不行了﹐已兴奋得到了顶峰。我从背後将她抱得紧紧的,臀部死命地疯狂的不断用力抽刺着,直到精液射在惠虹姐姐的肛门内,才软趴趴的拥着姐姐﹐卧倒在床上,昏沉睡去﹐直到天亮。

  事後隔天早上,堂姐把我给摇醒﹐跟我说:「快穿上裤子啦﹗不然我爸妈进来看你说些什麽﹖」「哦…我昨晚…」我红脸穿起裤子﹐不知该说些什麽。

  「昨晚﹖…你太粗鲁了,弄得姐姐的屁屁好痛,害得我等一下不知能不能便便。以後可要温柔点啊…」说惠虹姐便打开了门走向客厅。

  「…以後要温柔点﹖嗯﹖以後﹖…」我喃喃念道。「嘿﹗这不就是说她还会再跟我『那个』啦﹗」一想到这里﹐我就巴不得想个好理由﹐让自己今晚能继续在此留宿﹐且待会得去买包安全套﹐就可以再真正的好好干一干堂姐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