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年少回忆

初二暑假我们全家到花莲玩,晚上住美仑饭店,我爸妈一间房,我和姐姐住另一间。姐姐那时念大一,她男朋友也住花莲。

  姐姐洗澡后,换下白天穿的蓝色牛仔短裤与白色无袖圆领线衫,换上米白色棉质连身睡衣,裙长至膝,直排扣子由上至下全扣上,但胸前两点隐约可见,姐姐她睡觉时习惯不穿胸衣。

  换我进去洗时,发现姐姐晾两条小内裤在衣架上,这才想起刚刚好像没看见姐姐睡衣里有内裤的痕迹,大概是不小心弄湿掉。一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就对着姐姐那两件小小薄薄的内裤打起手枪,然后才洗澡。

  出来时,发现姐姐跪在床上整理衣物,我假装检东西故意蹲下去,却看见她已穿上一件白色缕空的小内裤,害我好生失望。

  那天因为很累,我还没十点就先睡觉。结果约12点多,我就被窃窃私语的对话声给吵醒,只听到姐姐一直说:“不可以。”另一个男声说:“没关系,你弟弟已睡着。”两人一直在争论不休。

  我眼睛微张,瞥见姐姐白色厚底夹趾凉鞋凌乱置于门口,白色缕空的小内裤也被弃至在床头,她男朋友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抱着姐姐,姐姐则衣衫不整,睡衣胸前的扣子已被解至腰际,露出大半乳房,裙子也被撩起,露出修长大腿。她男朋友一边吻她,一边肆意的在姐姐身上游移。

  然后他顶开姐姐夹紧的双腿,头伏在姐姐的双腿之间,上下起伏着。姐姐慢慢的不再挣扎,姐姐她面红如霞,呼吸声加重,甚至用手按着她男友的头,边喊着:“哦……哦……不要……不要……”整个人背脊都拱起,那对奶子也随着背脊的震动而晃动。

  这过程约有五分钟,然后姐姐整个人就瘫在沙发上,动也不动的任她男友抚摸她全身。

  她男友说:“宝贝,你好湿,想不想我?”

  我姐姐啐他说:“都是你,舔的人家好想要。”然后姐姐就解开睡衣所有扣子脱光衣服,姐姐坐在沙发上,两腿张的开开,她男友跪在地上。姐姐因为我在场而有点紧张,怕我醒来,一直望着我。

  在正面交合时,姐姐她的脚必需抬高到沙发上,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姐姐的微开的阴唇,但我嫌角度不够好,便假装翻身的侧睡,再微张眼睛偷看。

  姐姐吓一跳,但见我没动静,她又沉溺于那男欢女爱之中。

  她男友小心地抬高她的屁股,对准了目标,慢慢地插入她的体内。在进入的刹那间,姐姐低声呻吟,又偷偷看了我一眼,羞涩中带着恐惧。害怕我醒来,不敢大声呻吟,姐姐紧抱她男友的颈子,顺着他冲刺的力道摇晃她的臀部,她男友一边冲刺一边揉捏她的乳房。

  在躯体纠缠之中,我看见姐姐她那对雪白的乳房涨红起来,顺着冲刺的频率晃动着。姐姐他们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姐姐她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她双眼迷离,紧抱着她男友,红唇微张,“哦……哦……好舒服……”呻吟声不断。

  而她男友的双手,除摸奶之外,更摸遍她的全身,所以我不时看见姐姐她饱满乳房的跳动,此时我已张大眼睛认真的见习。

  姐姐她突然张开眼,好像忘了我的存在,更用力的摇动她的臀部,并放声呻吟:“啊……哦……快用力干我……嗯……快呀……”

  这时她男友也兴奋到极点,两只手扶住姐姐她幼滑的脸蛋疯狂热吻起来,在狂吻之中,姐姐仍不时一上一下地摇动。

  她们都没注意到我已检起姐姐那条小内裤,一边闻着姐姐的体味,一边自己打手枪,并抬起头紧紧望着这一幕。

  而她男友突然将姐姐推倒至沙发上,用手按着姐姐的肩膀,然后快速冲刺着。

  姐姐忽然静默无声,只是紧紧抱着她男友,双脚也紧紧勾住她男友的臀部,只见她男友一会就不动的躺在姐姐身上。

  过好一会,姐姐紧闭的眼慢慢挣开,看到我正在望着她,我连忙钻入被窝装睡。

  姐姐被吓的跳起来,叫她男友赶快穿衣服回去。她男朋友还赖在姐姐身上说不想走,姐姐硬要他赶快回去,也不说明原因,他只好摸摸鼻子穿好衣服就回去。

  姐姐那件米白色连身睡衣还在沙发上,姐姐裸着身子就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只见姐姐只围着大浴巾蹲在沙发边好像在找甚么。这时我伸出头看着姐姐跪在地上,屁股翘高高,露出雪白浑圆的臀部,伸手好像要在沙发底下找甚么,看着她光溜溜的屁屁,我想她应该是在找她的小内裤,我拿起那条沾满我的精液的白色小内裤,说:“姐姐,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姐姐回头看我,满脸通红的说:“不要说出去,好不好?”,然后就走回床上,伸手向我拿回那条小内裤。

  她看到裤子上黏黏滑滑,不禁骂道:“小色狼,弄脏姐姐的内裤,害我明天没内裤穿。”

  我大起胆子伸手去扯她身上的大浴巾,并笑着说:“姐姐,你刚刚好淫荡,好像在演日本片,明天我要跟妈妈说。”

  姐姐听了愣在那里,任我扯落她身上的浴巾,裸着身子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突然姐姐将我推倒,脱下我的短裤,伏在我双腿之间,先用纤细小手逗弄我的鸡鸡,然后就一口含住,用红艳的双唇与纤巧的舌头,或吸或舔的帮我逗弄鸡鸡,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比打手枪还要舒服。

  我坐在床上,看着姐姐的头在我下体间起起伏伏,我望向她翘的高高的臀部与垂在胸前的奶子,那涨红了的两颗奶子,随着姐姐摇摆的频率,随意地摇动着。我受不了这种刺激,就伸出一只手按着姐姐的头,另一只手去摸姐姐的奶子,越摸越兴奋,索性用力握住那又白又细又软又热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让姐姐的奶头硬起。

  突然间,姐姐更加卖力的帮我又吸又舔,不一会我就受不了,就在姐姐口中射精了。只见姐姐起来跑到浴室吐掉精液,顺便刷牙,顺便洗她的小裤裤。

  我只觉得很舒服,不过也很累,不一会就睡着了。

  当睡到早上约五点时,我就清醒来,发现姐姐光溜溜的在裸睡,腰部只盖件小被子,均匀的呼吸声,清秀的脸庞,令我不敢相信姐姐昨天浪荡的情境。胸部随着呼吸声缓缓起伏,我不禁伸手轻轻揉捏那尖挺的乳头,握住那柔软的乳房轻轻把玩,看着姐姐粉红小巧的乳头慢慢硬起,我张开嘴伸出舌头,细细品尝这熟透的蜜桃,我用舌头轻轻逗弄那粉红乳头,一边细心吸吮这甜美的乳房,一手把玩这饱满的乳房。不一会姐姐的呼吸声加重,脸颊泛红。

  我顶开姐姐的双腿,伏下头去,那里早已一片潮湿,我伸出舌头想尝尝这味美多汁的蜜屄,一边抚摸姐姐那白腻的身躯,一边吸吮舔逗那鲜红的蚌肉,姐姐慢慢呻吟起来,“嗯……”腻人的呻吟声令人心都酥了,我趴在姐姐身上,掏出我早已胀大的宝贝,轻触姐姐蜜洞口,然后狠命一插,顺着滑溜湿热的阴道,直插到底。

  姐姐“啊…”一声叫了出来,被我惊醒似望着我,边喊着:“不要这样。”边捶打我。我不理她,狠命的插弄。

  不一会,姐姐挣扎的声音愈来愈小,“不要……不要……哦……”慢慢抱住我,忽然轻声说道:“温柔点,姐姐想亲亲”,然后姐姐两只手扶住我的脸,红唇微张,香舌轻舔我的唇。

  我只感觉姐姐一直把舌头伸入我口中与我缠绕,而我也学姐姐那般的将舌头伸进她的红润的嘴中,在舌背、舌尖,甚至每一颗牙齿都不放过的探索着、啜吸着彼此的甜美的唾液,感受那种湿滑温热的触感。

  我们疯狂的热吻起来,在狂吻之中,我更兴奋了,右手一把握住了姐姐她的饱满圆挺的乳房,用指头着实的感受了姐姐成熟女性的完美弹性。

  我不由自主的往前挺进,姐姐双腿紧夹着我,夹那么紧,腰都快断了,她喉咙间发出着嘤咛之声,像梦呓般哼着扭动屁股,长发散落大半床头,声音有如啜泣,姐姐的情欲也再度高涨。

  我一边用手指捻转姐姐那早已充血变硬的嫩红色乳头,一边沿着她的红唇一路又吻又咬下来,当接触到她的乳头时,我先用舌头挑弄片刻后,便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

  姐姐兴奋地尖叫着,扭动着窈窕的裸躯,双眼朦胧的半闭半张,向后仰头地浪叫着:“哦……用力点……哦……”

  我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更加快速度地抽送起来,藉着高炽的情欲奋力驰骋着,弄得大汗淋漓,慢慢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将充满情欲的精液,一下子爆发在姐姐子宫里。

  事后我趴在姐姐身上,把玩那对被我搓揉成涨红的奶子。姐姐则静静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脸。不一会我们就又沉沉睡着,直到早上八点多才被饭店morning call叫醒。

  姐姐换穿一件艳红色无袖的有白花圆点的连身短裙,露出雪白大腿,里面搭的是细肩带的粉红色胸罩,穿双白色厚底夹趾凉鞋,而昨晚洗的小内裤都未乾,姐姐只好不穿内裤的出门。那即为合身的短裙在姐姐弯腰转身时,可以美好的秀出她漂亮的臀部曲线里无任何阻隔,我把这发现告诉姐姐,她羞红脸的轻打我说:“都是你,害姐姐不穿内裤的出门。”

  爸爸今天带我们一路玩到宜兰,晚上住礁溪的唐代大饭店。一路上,姐姐表现的很文静,可能是怕穿帮,上下楼梯,都要我在她身后帮她遮掩,风大些就用手轻扯裙脚,怕短裙被风吹起,露出光溜溜的臀部。

  一路上老见姐姐两颊红晕,双眼含春,不时双腿夹的紧紧。走路时,臀部摇曳生姿,看的我的心痒痒的。

  一进饭店房间后,姐姐就抱紧我,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红唇微张,就要和我亲嘴,她把香舌伸进我嘴里让我尽情吸吮,我就卖力吸吮着姐姐湿漉的香舌,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移。

  姐姐好像受不了似的,转身伸手就伏在沙发椅背上,将臀部翘的高高的,双腿张开的,边摇晃自己的臀部,伴着艳红色裙脚的舞动,一边自己解开胸前的扣子,解下粉红的胸罩,露出白晰硕大的奶子,自己用力揉搓的变形,边喊着:“快插我,快干我,姐姐我好想要,哦……”

  我马上脱的光光,掀起姐姐艳红色的裙摆,掏出早已勃起的鸡鸡,粗暴的插入早已湿润的蜜洞里,狠命插刺。

  姐姐半裸着身子,两手扶着沙发椅背,弯着身体站立着,屁股高高翘起。我从她背后紧紧地抱着,一手用力紧抓着姐姐她那对坚挺饱满的奶子,粗红的肉棒兀自从姐姐她高翘的屁股向蜜洞没命似的前后抽送着。

  姐姐微启的朱唇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呻吟声:“哦……快干死我……哦……”

  我更加卖力抽动着,更加狂烈地搓揉着那对摇晃不已的奶子,姐姐满头长发也随着她摇头摆脑的漫天乱舞,伴随着姐姐令人荡魂的呻吟声。

  我粗暴狂野的用力干的,干到姐姐手软的整个人趴在沙发椅背,两腿挺直地颤抖着,红唇中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任我欺凌她美丽的每一寸肌肤。直到我尽情的发泄在她体内才停止抽动。

  事后姐姐说她今天没穿内裤,只穿那件连身短裙,下体总是凉舒舒,加上裙子很短,露出大半白晰的大腿,只要感觉到有人看她时,不安与羞涩的感觉令她下面一阵痉挛,紧接的一阵潮湿,搞的蜜洞整天湿淋淋,整个人脸颊泛红,全身发烫,乳房发涨,蜜洞一直蠕动,好想让男人插。中午吃饭时,就一个人到洗手间,用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翻搅,并揉捏自己的奶子,解决高涨的情欲。

  姐姐并说这是她从六月初次经验以来,第一次知道高潮的感觉。

  第一次是在男友毕业前夕,被她男友半哄半骗的给吃了,那天她穿着水蓝色白花点的短裙,前扣式的短袖紧身针织线衫,露出可爱的小肚脐,穿一双白色细跟凉鞋,到宿舍找她男友。

  一进去就被她男友搂着直亲嘴,亲到我姐姐心猿意马,就一路沿着她的颈子吻下来,顺便将姐姐上衣扣子全解开,玩捏起姐姐的奶子,并用舌头挑逗片刻后,便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

  姐姐的敏感地带受到刺激,情欲不自禁的高涨起来,嘴里虽然喊的不可以,但身体不自觉随着她男友的挑逗而扭动着。

  当自己变硬的乳头受到男友手指的捻转时,不禁兴奋地仰头低吟,姐姐说一阵甜美的快感窜遍全身,令人不自觉呻吟起,但又不好意思,只想尽量隐藏自己的兴奋之表情。

  当她男友想脱她内裤时,姐姐夹紧双腿,坚持不让他脱,她男友就哄她说看看就好,说着就用力掰开姐姐夹紧的双腿,掀起水蓝色短裙,伸头隔着内裤轻轻用舌头逗弄吸吮起来,不一会就拉下内裤,接着用舌头逗弄吸吮起姐姐甜美的蜜洞。

  姐姐不禁闭上眼睛,任由摆布,柔软的舌头随意舔逗,引起姐姐一阵又一阵的骚痒感。姐姐在床上,以双肘支撑着上身,把大腿分开更大,她男友抱住姐姐光滑的大腿,当火热的舌头往嫩红的肉芽上舔去,姐姐支持身体的双臂就会轻微颤抖,并不自觉的向后仰头呻吟着。

  过一会姐姐忽然觉的有硬物挤入蜜洞里,张开眼,看着她男友想将阴茎插入姐姐体内。

  姐姐吓了一跳,很紧张的要推开他,但他男友用力压着姐姐,不让她反抗,更用嘴堵住她,她叫出来,边说:“不要怕,我会很小心,不会弄痛你。”接着只是用龟头小心的进出姐姐的蜜洞。

  姐姐感到一阵酥麻,就不再反抗了,反而抱着他男友,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过去缠绕。他男友很兴奋,阴茎涨得更大了,就用力挺进姐姐的蜜洞里。姐姐感到一阵撕痛,用力捶打他说:“好痛,不要呀!”她男友不理,继续用力挺进,姐姐紧抓着他的背,忍着痛。但过一会,只觉酥麻感又再次升起,但她男友抽动不到十下,就在姐姐的阴道内射了出来。

  从那次到现在,姐姐她们陆续做了约五次,每次一做完,姐姐就觉的自己情欲好像又被打开一点。直到上次花莲那一次,冒着被发现的不安全感,让她真正尝到性爱的滋味。而这次未穿内裤的刺激与乱伦的罪恶感,更让姐姐尝到高潮的滋味。

  第一次经验后,姐姐也开始吃避孕药,她说自从男朋友毕业回花莲后,姐姐有时后会很想要,当夜深人静时,欲望一来时,身体的需要是很难熬,自慰完之后还是空虚,好想要男人,所以当爸说要到花莲宜兰玩时,姐姐是第一个说好。

  暑假结束前的那一周,姐姐她们一群朋友去龙潭山露营,姐姐她男朋友已在长春,所以姐姐就带我陪她一起去。

  那天姐姐穿着一条破得乱七八糟的直筒牛仔裤,一件宽大单薄的白色T恤,一双白色短筒球鞋,我们由台中坐火车到台北,再搭她同学的车一路杀到坪林。

  晚上烤完肉后,先去夜游,然后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与喝酒,但我酒量不好,早早就躲进帐篷睡觉。

  睡到早上大概三点多左右,我被我姐姐叫醒,她带我爬出帐篷,走到距离帐篷约50公尺的溪边,我们坐在桥下倾倒的树干上。

  姐姐一言不语的就缓缓柔柔亲吻我脖子和耳朵,边在我耳边耳语:“姐姐好想要啊!”然后就热烈的与我亲嘴,抚摸我的胸部,开始挑逗我。

  姐姐她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开始也抚摸她的乳房,由衣服外到衣服内,褪去了她粉红色细肩带胸罩的胸扣,用食指和姆指轻轻搓弄她的乳头,乳头逐渐硬了起来,我便俯身吸允她的乳头,同时左手抚摸她细致的背。

  一会儿,姐姐她站了起来,把牛仔裤脱下放在旁边,露出可爱的白色小内裤。她又坐在我大腿上,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左手顺利伸进她的阴部,姐姐她已经全部湿透了,连内裤上都是。我中指在她洞中来回挑动,她发出了婴儿般的呻吟。

  她左手也开始搓揉我的睾丸和鸡鸡,我脱去了她的内裤,也脱去了我的短裤和内裤,我抓着鸡鸡的根部,将鸡鸡塞入了姐姐的蜜洞里,双手抱着她的臀部上下滑动。

  姐姐她似乎相当忘我,紧闭双眼,张开嘴轻轻呻吟。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她开始疯狂的上下套动,我也不自觉的坐了起来,抱着她的腰,吸着她的乳头。姐姐喘着气,但又不敢叫出声,全身细胞都像是亢奋到了极点,最后她突然抱紧了我,往下坐的力道也大了起来,又突然间她大腿夹紧了我的臀部不动,嘴里“喔……喔……”的呻吟,但我并没有达到高潮射精。

  过了一会,姐姐她站起了身,她看着我昂然挺立的阴茎,笑了笑说:“姐姐帮你解决。”姐姐一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手也很温柔的爱抚着我的睾丸,接着姐姐蹲下来低下头,她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她尝试性的舔着,然后才增加次数及速度。

  姐姐从龟头舔起,沿着鸡鸡舔至睾丸,她含住我的一颗鸟蛋,轻轻的吸吮着,她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她嘴吸吮着我的鸟蛋,手则握着我的鸡鸡套弄着,姐姐的唾液很多,我的鸡鸡已整根湿淋淋的了,整个星空下静静悄悄的,只有我凝重的喘息声,还有姐姐吸吮龟头所发出的“啧……啧……”声音。

  我全身紧绷了起来,我微微抬起上半身,姐姐她加快了吞吐的动作,那“啧……啧……”的声音越变越大声,越来越密集。

  “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声,将我充满情欲的精液,一下子射在姐姐的嘴里。

  姐姐还不住的吸吮着,并将我的精子都吞下去,并将我的鸡鸡舔的干干净净的,然后用溪水擦拭着嘴边并漱口,才对着我微笑着说:“舒服吗?”一边说一边捡起她的内裤丢给我,说:“太湿了,没办法穿。”姐姐直接穿起了牛仔裤扣好胸扣,抱住了我的头亲一下,便拉我往营地走去。

  我却不知怎么处理姐姐她的内裤,我便把它塞入我的口袋。

  第二天,姐姐换上一件麻质无袖前扣式的连身短裙,她若无其事的和她男朋友说说笑笑,我则不敢正视她男朋友,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下午时她们拔营后,姐姐和她男友本来要去看电影,但人太多,就改去看MTV。

  进了MTV里,那是褟褟米式的房间,我坐在前面看,姐姐则窝在她男友的怀里看。当片子演一会儿时,我就听到背后“滋滋”亲嘴声和姐姐兴奋时的喘息声。

  我假装侧坐的斜眼瞄过去,只见姐姐和她男友已抱在一起亲嘴,她男友的手不老实的由姐姐衣服的领口伸入把玩姐姐那一对奶子,另一手则忙着抚摸姐姐白玉般的大腿和臀部。这时我已分不清是在看影片还是看姐姐她们亲热。

  过一会我发现姐姐的表情有点怪,抿着嘴,紧抱着抱枕,姐姐侧躺着,她男友也侧躺她身后,但姐姐的短裙有被掀起,姐姐的腰肢随着她男友的动作而动作。

  我想起姐姐昨晚换穿的内裤正在我口袋中,再看姐姐两颊泛红,重重的喘息声,我马上心知肚明,姐姐她们正在燕好。一想到我又兴奋,但碍于她男友,我只有假装不知情的继续看影片。

  好不容易捱到片子演完,我跟姐姐说要回台中,她男友只有不甘愿的陪我们去吃饭聊天,直到九点多,才依依不舍的带我们去公车站,让我们自行坐到火车站。

  公车上人很挤,我一想到姐姐麻质无袖的连身短裙内的光溜溜的小屁屁就兴奋。

  上车后挤在人堆中,过了两站,车更挤了。这时,我开始注视姐姐水嫩脸蛋和深深乳沟,我开始将姐姐她的短裙掀高一点,轻轻抚着姐姐的屁股,而且渐渐地往下面移。

  姐姐一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手比刚开始的时候更不安份的伸进姐姐的连身短裙里摸了起来,我以两手玩弄着姐姐她光溜溜的屁股,并把连身短裙微微掀了起来。姐姐似笑非笑地将身体往后靠,我就用裤裆里的肉棒在她的臀上磨蹭。

  我拦腰抱紧姐姐,硬挺的阳具顶在她丰腴的嫩臀摩擦,并将手顺着臀沟和张开的双腿从内侧滑下往前挪移,在大腿内侧抚摸,而另一只手则逗弄她的小屁眼。

  我温柔的舔着姐姐的耳根,姐姐大概是身上有擦香水,耳旁散发出阵阵的淡淡幽香。姐姐扭动上体,轻微发出喘息声来,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蜜屄也早就流出爱液,不断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我把手放在姐姐的蜜屄上揉摸,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使原来微微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痉挛的颤抖。姐姐大胆地更张开双腿,主动把那丰满的小屄放置在我的手掌心,让小屄中湿润的爱液,沾满我的指缝,散发出浓厚的挑情香味。

  姐姐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想让别人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但腰身不自觉的摇动,体内的花蜜早已不听话的渗出。姐姐的心也大力地跳动着,扭动着那圆润修长的大腿,将光滑的小腿不断磨擦我穿着短裤的脚,桃红的双颊,把想要叫出来的声音又收了回来。

  我将手指一寸寸地慢慢插入正在汩汩涌出花蜜的小屄中,用手指抠挖着姐姐的小屄。挖扣了十几下,又把另一只手指也插入姐姐的屁眼里,继续抠挖扣弄。进进出出的速度逐渐加速,姐姐也卖力地扭动着那圆滚滚的屁股,黏稠的热热蜜汁更加速的渗满我整个手掌,大腿内侧更是被淫荡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颤抖中顺流滴下。

  到火车站时已十点多,姐姐两颊桃红的看着我,带我到附近商业区的阴暗的小巷子里,找了一间昏暗灯光的老旧公寓,大门未关,走进楼梯间里,到地下室抽水马达旁,姐姐给我热情的拥抱,并深吻了起来。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用双手抚摸她,一边吻着,一边摸着姐姐她那35寸的大乳房,后来嫌隔着衣服摸不过瘾,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袖口里面,解下姐姐粉红色细肩带的胸罩,并将奶罩放在背包里。

  我直接搓揉姐姐她早已硬挺的奶头,摸的姐姐她一直呻吟,后来我更进一步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子内,抚摸姐姐她早已泛滥成灾的蜜屄,姐姐的淫水早已沾满大腿内侧。

  姐姐也把她的手放到我的裤裆里,很激情的上下套弄我的鸡鸡,此时我的鸡鸡已经硬的像铁棒一样。

  然后姐姐她身体转向背对着我,让她扶着墙璧,然后一边摸她的奶头,并将她的短裙掀起,一边把老二掏出来。

  这时姐姐她很虚弱的问我说:“你想干什么啊,亲亲就好了,这里会有人来。”

  我不理会她,就把鸡鸡对准了位置,然后一挺腰,就插了进去。姐姐她“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我用力的插了进去后停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不是想让我来干你啊?”

  我们仍然是用站着的姿势,然后她背对着我,我在她后面抽插,一边干她揉她奶子,一边还怕有人突然出现,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刺激,姐姐她似乎也沉醉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

  姐姐一兴奋起来,就忘了身处何处,前后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还边呻吟的说:“快……用力干我……好爽啊……”

  我开始前后摆动,插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屄,姐姐她也呻吟起来,我怕她叫太大声,就把昨晚姐姐丢给我那条湿答答的亵裤,塞住姐姐的嘴里,边在她耳边说:“姐姐,小声点,这里是别人家里的公寓。”

  姐姐点点头,任我将那条亵裤塞住她的嘴,而姐姐好像更兴奋的,晃动她满头秀发。我双手开始从臀部上抚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着。

  我干了一会儿,觉得腰有点酸了,就叫姐姐面对我,我一手扶着她的大腿到我腰部,一手把鸡鸡对准了位置,然后一挺腰,就插了进去。

  姐姐她“啊”的一声后,双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和我亲嘴,我也热烈回应的亲吻姐姐红润的双唇,吃她的唇印,吸她的细嫩的舌头,用力的揉捏那圆称饱满的乳房。

  这时我们还是嘴对嘴狂吻着,舌头互相交错着,我还是一直用力的干着姐姐,真是越干越爽,干到最后,我受不了而射精射在她体内,把鸡鸡拔出后,赶快用卫生纸擦干净。

  此时我姐姐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两眼柔媚的望着我说:“你怎么可以在楼梯间这样对待姐姐。”

  我笑着对她说:“我有没有比你男友厉害吗?”

  姐姐笑而不语的看着我。

  休息一下后,姐姐就带我去车站,买了11点半往长春的火车。车厢内没多少人,我们坐位靠后车厢,火车开了不久后,姐姐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一路上我望着姐姐娟秀的脸庞,等车过桃园后,望着姐姐胸口钮扣里洁白的曲线,忽然想起姐姐没穿胸罩,心中一阵亢奋,就一只手先解开姐姐胸口3颗扣子,露出姐姐白嫩饱满的奶子,再伸入姐姐衣服内,搓揉那对奶子。

  姐姐她直觉的握住了我的手,但看看周遭没甚么人,就任我玩弄她的奶子。

  等车过中坜后,我看周遭没甚么人,只有前车厢那3个年轻女孩子,穿着牛仔裤与T恤,就像一般学生的装扮,不过也在睡觉了。

  我就蹲下去,将姐姐裙摆下方的扣子也解开,只留姐姐连身短裙的前扣腰部中那两颗扣子将衣服系着,一边揉姐姐的奶子,一边弯下头去伸出舌头,想要舔姐姐的蜜屄。

  当我的舌头接近她阴唇时,我闻到了一股味道,有点淡淡酸酸,但是我却很喜欢闻,我整个脸贴向在姐姐的屄上,我用鼻子闻着由蜜屄散发出来的香味。

  接着就舔起姐姐的阴阜,并不时吸吮起姐姐的爱液,我吸得很大声,姐姐紧紧的抓住我的头发,要我小力点,不然会受不了叫出来。我又吸又舔的,姐姐的淫水越出越多,我还见到淫水从姐姐阴道涌了出来,好多好多啊。姐姐很舒服的坐在位置上,不时用眼睛瞄瞄周边状况。

  我用一边以手指逗弄姐姐小阴唇上的小豆豆,一边又是吸吮又是舔,这一吸吮一舔姐姐浑身颤抖,从姐姐阴道涌了出来好多好多的淫水,有点甘甜、有点腥的味道里还渗有尿味。

  姐姐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轻声呻吟起来,姐姐香汗淋漓的。我更用力的吸吮着,姐姐轻声说:“不要吸了,姐姐受不了,好爽啊。”

  我爬了起来坐着,这时姐姐见我坐在一边,便吻着我的脸颊说:“小乖乖,姐姐会每天都好好疼你的。”

  我靠在姐姐耳边说:“我好想干你。”

  姐姐羞红脸的说:“我先到洗手间等你。”

  待姐姐上洗手间后,我就随后跟上,敲门后进去,然后我就抱住姐姐,将她连身裙胸前的扣子解掉,露出白晰的奶子,将她短裙掀开,翘起圆润的臀部,我要姐姐手扶着窗户,将臀部翘的高高。她的蜜屄早已一片潮湿,我从后面很容易一顶就插入,两只手用力的搓揉着姐姐的奶子,我在后面不断的冲刺顶入,姐姐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我一会搓揉奶子,一会用指头挖姐姐的小菊花蕾,姐姐很兴奋的放声浪叫:“哦……”,令人酥麻的呻吟声,伴着车外一阵阵闪过的路灯,诡异荡情的气氛,令我兴奋的大力插刺,而姐姐下体一阵痉挛,夹的我好紧,再冲刺一下子我就射精了。

  我和姐姐清洗擦拭一下就开门出来,却见到那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女孩子,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外,头低低的不敢正视我们。而姐姐见状也羞红了脸的回坐位,不过真的很累,不一会,我和姐姐就睡着,一路坐回台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