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美女魔术师之骨肉分离

H市,小爱参加李丹的多次SM表演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她所完成的都是超大 型并且血腥刺激的魔术,吸引了大部分观众的眼球。 

  由于原来的小小爱的身体还没有复合,她也只好继续待在李丹家中的别墅 里,每天都十分无聊的等待,只有在参加表演的时候可以 找到一点点刺激。 

  当晚,H市的市体育中心的入口排了数十条长龙,她们都是来观看美女魔 术师李丹的魔术演出的。入口处正在进行的就是身体检查 ,由于表演十分刺 激,防止有人被吓出心脏病。 

  八点整,演出正式开始了,舞台中央出现了李丹曼妙的身影。她的秀发高 卷盘在脑后,脸带着迷人的微笑。她上身穿着一件淡紫衬 衫,斜搭着衣襟, 在其娇美的腰部打了个蝴蝶结。鼓鼓的胸脯将衬衫撑的紧紧的,可见乳房完美 的弧线,其下身穿着一件直筒的紫 色长裙,长裙在臀部收的略紧,将丰满圆 润的臀部曲线呈现的淋漓尽致。长裙的左侧有一条直到膝部的开口,在她走动 时能看到一 闪一闪的小腿,恰到好处的长度,完美的呈现出小腿的弧线,紫 色的丝袜衬其晶莹剔透的肌肤,脚下是一双十公分的紫色高根鞋。 

  “大家好,好久不见了,各位观众,我想死你们了!”李丹边说边向下面 的观众抛媚眼和飞吻,台下观众的积极性一下子给调动起 来,纷纷就要上台 和李丹同台演出。 

  “下面请出我的美女助手林娜和特殊嘉宾——小爱!”林娜快步上台,她 穿着白色的无菌手术服,白色的长筒丝袜配黑色的高根鞋 。小爱全身赤裸仅 仅穿了一双银色高根皮靴,然后是圆润的小腿,再往上是丰盈性感的大腿及充 满诱惑的三角地带,还有轻轻扭动 的纤腰,不停颤动的双乳,娇艳欲滴的红 唇,迷离魅惑的勾魂双眸,这样的打扮把台下观众的魂魄都钩走了。 

  小爱被李丹按坐在一张特制的轮椅上,双手拉到椅背,用一副狼牙手铐反 锁,双掌掌心里涂上胶水,然后双手合拢五指交握,再用 胶布包裹起来。李 丹用钢丝把小爱的双臂一圈圈紧紧缠绕,然后用钳子收紧,钢丝深深嵌入小爱 的胳膊,勒得她的胳膊出现一道道 血痕。 

  李丹把一只单拘束皮手套套在小爱被紧紧束缚的胳膊上在肩头收紧,把皮 手套上的皮带一根根勒死,收到极限再扣好皮带。拘束手 套的一头用锁扣在 轮椅的下方。 

  李丹脱去小爱的皮靴,把她的双脚放在轮椅的两边。李丹小心的用塑料扣 带把小爱的每个脚指仔细的扣好,栓死在轮椅上。一副圆 柱型的扣板包裹了 小爱的小腿把她固定在轮椅上。 

  李丹用了十来根拘束皮带把小爱的双腿紧紧扣死在轮椅上,一根粗大的锁 链从颈部到大腿紧紧缠绕在小爱的身上,把她和轮椅连成 了一体。 

  轮椅的底座下面是一个三叉头的金属阴茎棒,李丹小心的把它们塞进小爱 的下体里,小爱的蜜穴、尿道和肛门被阴茎棒填满,小爱 感到阴茎棒是空心 的里面还有强大的吸力,使阴茎棒更加深入自己的体内。 

  小爱的小嘴被李丹用一个冲气口塞堵住,双眼被眼罩蒙住。小爱被牢牢的 固定在轮椅上,连动下手指都不可能了。 

  舞台后面的幕布拉开,李丹把小爱推进了无菌玻璃房,把轮椅的四脚固定 在地面上。然后李丹在一边的手术台上平躺了下来。 

  从手术台上弹出 6个铁环把李丹的手腕、脚踝、颈、和腰固定住。一只呼 吸面罩由机械手操作戴在李丹的脸上,李丹晕了过去,为 防止她意外醒来, 林娜操作机械手又给李丹的四肢和身上注射了足足八只麻醉针,束缚李丹的铁 环也收了回去。 

  观众心里直打鼓,“这次怎么没有请观众上台合作啊”、“李丹怎么没有 被绑起来? 

  林娜:”今天,李丹小姐为大家带来的魔术叫做‘骨肉分离’,请大家少 安毋躁,慢慢欣赏李丹小姐的给大家带来的神奇魔术演出 !“林娜走进玻璃 房另一边的小房间中中。 

  林娜站在计算机前操作玻璃房中的机械手用激光刀在李丹头上转了几圈, 李丹一头秀发顿时纷纷落下,掉了个精光。李丹身上的衣物 也被扯去。 

  林娜操作一把激光刀从李丹的头顶天灵开始划起,一直划到肚脐上,生生 划出一道寸余深的伤痕!这深痕深可见骨,却无半滴鲜血 涌出,伤口边缘冒 出淡淡的白光。 

  林娜接着又将李丹的双臂自肩划开,直划到两手中指,又将她两腿自胯处 划开,直划到两脚拇指。然后将李丹翻了个身,从她后脑 开始划起,一进划 到尾椎。 

  这一系列动作要是有人在旁旁观,定会认为这林娜变态残忍至极,因为林 娜这作法,简直就是开膛破腹,扒皮抽骨的前奏! 

  但是李丹却不知道这一切,她仍处于昏迷状态,加上林娜下手极其巧妙, 令李丹未曾有半点痛苦的感觉。 

  林娜操作机械手一爪抓在一边被束缚在轮椅上的小爱的头顶上,机械手的 五指闪着寒光,”卡“竟生生扣进了她的颅骨中!小爱在 轮椅上拼命挣扎, 不停的扭动身体,轮椅吱呀作响,但是根本无法挣脱,束缚实在太过严厉了。 

  台下的观众感觉浑身直冒凉气,不由打了个冷颤,仿佛她们自己的头骨被 抓住一般,有胆小的观众脸刷一下白了。 

  机械手抓着小爱的颅骨,往上猛地一提,一颗带着血丝的白色髓髅自她头 顶缓缓冒出。 

  机械手越提越高,当那整颗骷髅和骨胳的颈子自小爱头顶完全冒出之后, 一架白森森的骷髅骨架完全脱离了小爱的身体,跌落在地 面上。 

  小爱的骨架被抽离自己体外,现在她此时体内已没有骨架骨髓,她的身体 化成一滩软泥。 

  突然小爱的骨架从地上猛的坐了起来,它转动脖子发出”卡卡“的声音, 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死死盯住一边的李丹。 

  小爱的骨架走到李丹边上,头叠着头,身子叠着身子,四肢叠着四肢,平 躺了下去。 

  观众们瞪大双眼紧紧盯着玻璃房里的一切,小爱的骨架开始从李丹身上被 林娜划出的伤口钻了进去,钻进去的同时,它开始硬生生 地排挤李丹的身体 ,李丹被痛醒过来。 

  开始是一阵犹如发自灵魂深处的剧痒,那痒让晕迷的李丹醒了过来,但是 她却无法睁开双眼一看究竟。因为此时小爱的骷髅头已经 没入她的脑袋一小 半,正自她的身体中剥离她的脑髓,准备装进颅骨中去。 

  慢慢的除脑髓之外,李丹其余部位所有的骨髓全都给排挤出去,换上了小 爱的骨髓。 

  麻醉的剂量很重,李丹手脚不能动,但那痒却一阵强似一阵,痒得她嘶声 怪叫,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皮肉都扒下。到后来,那痒中 开始掺杂阵阵说不 清来处的剧痛。那痛感就像是要把她的五脏六腑一片片割碎,把她的筋骨一根 根抽掉,却又让她清楚地感觉到一 般。 

  台下观看的观众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有几位当场就就晕倒了。还好主办 方早有准备,请了不少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她们台了 下去。 

  李丹觉得自己的灵魂在颤抖。她晕了过去,又痛醒过来,再晕过去,再痛 醒过来。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这痒,这痛。她没有 别的想法,只想快 些死去,好不必再受这痒,这痛。这比死更可怕,死可以解脱,而她在痛中却 不能解脱。 

  不知经过了多久——在李丹看来,也许是一百年,或者是一千年,痛苦的 过程总是显得无比漫长——痛和痒终于开始消失了,李丹 大口地喘着气,她 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睛火辣辣地痛,眼珠已变成血红。 

  小爱的骨架已经完全融入了李丹体内,李丹的骨架已经完全被排挤出来, 在她身边的地上,躺着一具白花花的骷髅,那是她曾经的 骨架。 

  李丹身上那被划出的伤口还没愈合,林娜操作机械手把李丹被换下来的骨 架和小爱被抽去骨架的肉泥身子放到一起,放进一个碎肉 机里,在机器里小 爱的身体和李丹的骨架被切割成无数的小块,碎块被灌进一只小小的玻璃箱里 。 

  玻璃箱里满是凝结成了糊状的血浆或是内脏碎片,一块幕布把玻璃箱盖了起来 ,玻璃箱开始旋转,越转越快,就听”吱“一声,幕 布碎裂成一条条小小的 布屑。 

  不过布屑好象多了一点,空中飞舞的全是布屑,阻挡了人们的视线,碎屑 纷纷落下,露出里面的玻璃箱,一个纤细柔美的身影从玻璃箱中站起身来,是 林娜,我们的美女魔术助手林娜。 

  那趴在手术台上的李丹呢,手术台上的”李丹“慢慢爬起来,她身上的伤 口已经愈合,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出来,她抬起头来,竟然是小爱,我们的美女 魔术师呢,她去哪了? 

  有聪明的观众立即冲到一边操作机械手的小房间里,李丹穿着白大褂正摆 出一副胜利的造型,就被一拥而上的观众给扑倒,身上的衣服被扯去,一根阴 茎插进李丹微张的嘴,接着李丹的蜜穴和肛门也被填的满满的,几个先拔头筹 码的男人奋力的抽插起来,其它的观众只好爱抚着李丹的身体,对着她美妙的 身体「噗、噗、噗的连续射了几股浓精,精液尽情喷洒在李丹的身上。 

  舞台上玻璃房里的小爱和林娜也被台下疯狂的观众一拥而上,按倒在地上 ,她们的小嘴、蜜穴和肛门被一次次添满,台上春色一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