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公交艳遇

我可谓是曾经沧海,感谢上天给了我聪明的才智,俊朗的外表,让我在30多岁便与不少的女人有过这样那样的故事,但我要说我不是色鬼,时事弄人啊! 

  总让女人喜欢也是件很头痛的事,我喜欢女人,喜欢品味女人,虽然女人大致相同,但每个女人却有自己的韵味,我喜欢勾引女人时的刺激和紧张,喜欢看到女人目光中露出的渴望,喜欢女人急切的抓住我的鸡巴向她阴道里捅的神态。 

  今天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一个夏季周日的傍晚,西安,小寨,15路公共汽车站。人很多,我等了好几辆车才上去,很挤。 

  “请替递下钱。”有人捅了我一下。一回头我看到一个少妇,大约二十六七岁,淡蓝色的圆领衬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时我虽还年青但也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心中不由一动。 

  我替她买完票,转身,交给她。 

  我们正好面对面,人很挤,那个女人整个贴在我怀里,我清楚的感到了她的乳房顶在我怀里,丝毫没有回避,而且仰着头直直的看着我(她大约只有160CM左右,我高出她近一头),那眼神直让那时还年青的我发慌(这是第一个主动勾引我的女人)。 

  “真有这样的事?”我心里在想,试探着把一条腿在她腿上磨擦,没反应。 

  我把腿插入她两腿中间,还没反应。我抽动在她双腿之间的腿,一下被夹住了,那女人在向下坐,阴唇隔着裤子紧紧压在我的腿上。我明白了,“一个渴望男人的少妇”。我伸手搂住她的腰,她顺势一下靠在我怀里,我拉起她上衣,手伸进衣服里摸她的后背。 

  “别急,下车再。”她夹住我的手,对我说。 

  我们一直站到郊外,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我一直用腿隔着她裤子磨擦她的阴唇,她把另一条腿顶在我坚硬的鸡巴上。下边相互磨擦,眼睛却都看着窗外。 

  下车后,我们保持着约半个人的距离,没说一句话,走到一片种着茄子的农田,天已渐黑。 

  她一把抱住我,没有亲吻,没有抚摸,手一把就按在了我的鸡巴上,当我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掏出时她是那么的欣喜,双手紧紧抓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蹲下一口咬住我的鸡巴又吮又舔。好大劲的女人。 

  “亲哥哥快日我。”少妇一手抓住我的鸡巴,一手急急的脱自己的裤子,把我拉到茄子地里,她一把将裤子脱到小腿上,也不管地下有多脏,仰面躺在土地上大张着阴户,清冷的月光下一双雪白的大腿闪着银光,黑黑呼呼的阴毛盖着肥厚的阴唇,在不停张动,雪白的屁股上粘满了泥土。 

  “快,日我!”她揉着自己的阴蒂大声对我说。 

  我几乎是被她扯着鸡巴拉到她身上,她一手拉着我的鸡巴,一手扒着自己的逼,我还没感觉到她的逼在哪,鸡巴却已准确的插进了她的阴道。 

  “噢!好过瘾!”女人低沉的叫了声。紧紧的夹住了我鸡巴,停顿了约十几秒钟,我准备抽动鸡巴她却开始晃动屁股,我便也开始大力抽插。 

  操了她还不到两百下,她一把把我掀开,赤裸的屁股坐在土地上,开始扯挂在小腿上的裤子,鞋卡在裤子上怎么也脱不下来,那急切的样子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最后一只鞋也被连裤子一起拉掉了,“用劲日我,插深点!”她大张着双腿对我说。 

  逼上和着淫水粘了不少泥土,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又要把鸡巴插进她的骚逼。 

  “把你的裤子也脱了。”还没等我自己脱,她就又扒起我的裤子来。当我的鸡巴全部露出来时,她一口又咬住我粘满她淫水的鸡巴。她吸着我的鸡巴,一手揉着自己的阴蒂,突然一拉我的双膝,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还没等我反应,她就骑在我身上,一下坐在我鸡巴上,鸡巴深深的插进了她的逼。那女人的功夫很好,她不是只是上下套,而是前后左右的磨,磨得我的心都要出来了。 

  这样操了十多分钟,女人渐渐的没力气了,趴在我身上大口的喘气。用她的逼夹我的鸡巴。 

  我一把翻起身。把她压在身下,她的大腿自然张开,我的大鸡巴又狠狠捅进她的逼猛操起来,她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抱紧我的头,“亲哥,我不行了,你的鸡巴太大了,日死我了。” 

  “还由得了你,我还没操够呢。屁股撅起来,从后面操你的逼。” 

  女人跪在地上撅起赤裸的屁股。我把鸡巴又插了进去。 

  我一手抱着她的屁股一手揉着她的阴蒂,女人在我的冲撞下慢慢的爬在了地上。她的屁股很大,我只能插进一半鸡巴。“起来,这样射精不过瘾。”我操着她的逼说。 

  “射我嘴里吧,我受不了了,我没上环。” 

  她坐起来,一口含住我的鸡巴直到我把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完事后这荡妇捧着已松软粘满精液和淫水的鸡巴含在嘴里好一阵舔吮。 

  “你太历害了,好长时间没这么爽了,弄的我真舒服。”她说。 

  “不叫亲哥了。”我拧了一下她的脸。 

  “坏死了你。”她又咬了一口我的鸡巴。 

  “我要在你逼里射一次。” 

  “你还行吗?”她抓住我已软了的鸡巴。 

  “你再舔舔我的鸡巴,马上就硬。” 

  我伸手揿起她的上衣。奶罩已在操她的过程中被无意的磨到了奶头上边,逼都操了,现在才看到她的乳房。我抓住她的乳房,把她的头按在我的鸡巴上。鸡巴又硬了。 

  “你太历害了,我受不了了,下次再干吧”。 

  “不行,我要在你逼里射一次”。 

  “我没上环。” 

  “那就给我生个儿子。”我狠揉了她乳头两下。 

  “坏蛋,给你,给你,给你日。” 

  她又躺下张开了大腿。这次她老实多了,我在她逼里射精时她把我的肩头咬的很痛。 

  完事后她穿好衣服一个劲的跳,说是要把她逼里的精液跳出来。 

  一个不知道是谁,可能是个丈夫没用的怨妇吧。她给我留了电话,让我去找她,但我没去,那时还是太年青,有点怕。 

  欢迎有“性趣”的女性朋友和我联系,我不光会让你的肉体得到满足,我会让你的“心”得到更大的满足,记住我不是“操”女人,而是品味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