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猪八戒回高老庄

(一)灵山峰头聚彩霞,极乐世界起瑞云。 

  大须弥山大雷音寺内,唐僧五师徒正接受佛祖赐封。 

  “唐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万里迢迢,取去真经,甚有功德,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旃檀功德佛。 

  ”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莫大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于我教,且喜汝隐恶扬善,降妖除魔,全始全终,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 

  “猪悟能,汝本天河水神,天篷元帅,为汝蟠桃会上醉戏嫦娥贬汝下界投胎,身入畜类,幸汝记爱人身,在福陵山云浅洞造孽,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唐僧取经,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 

  ”沙悟净,汝本是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玻璃盏,贬汝下界,汝落于流沙河,伤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诚敬迦持、保护圣僧,登山牵马有功,加升大职正果,为金身罗汉。 

  “白龙马,汝本是西海龙王之子,因汝违逆父命,犯下不孝之罪,幸得皈我沙门,驮负唐僧取经,加升汝职正果,为八部天龙。” 

  八戒口中嚷道:“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 

  如来道:“因汝口壮身粗,食肠宽大。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法事,教汝净坛,乃是有受用之品级,如何不好?” 

  八戒闻言,面有犹豫,迟迟不言。佛祖何许人也,立知八戒心中所思。 

  “汝还有何事,说来不妨。” 

  八戒叩头言道:“当初八戒身为天篷元帅,握有十万水军,气宇轩昂,无奈一时偏差,坠入畜道。今幸得正果,却仍是畜类之身,好不烦恼,佛祖慈悲,还八戒一个自然人身。” 

  悟空一旁听得,窜将上来,凿八戒一个响栗,笑骂道:“你这死猪头,还想臭美,你猴哥我倒不想这些。” 

  佛祖一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佛乎?八戒坦言,乃真性情也,也好,我就还你个自然人身。” 

  话落,佛光四射,八戒顿时神清气怡,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如同浸于温泉之中,无一处不舒畅,受用无比。 

  “八戒,你看如何?”佛祖拈花一指,一面宝镜现于八戒眼前,八戒定睛一看,大吃一惊,镜中一人,身材欣长,生得玉面朱唇,眉清目秀,正是天界时模样无二,八戒低头下视,又摸了摸脸上,镜中人物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八戒不由又悲又喜,感慨万千。 

  “汝已更换模样,净坛一职可除,汝天性多情,就称为多情使者可也。” 

  八戒忙不迭叩头深谢佛恩,长老师徒五人告退。 

  “佛祖明知那八戒天性好色,如今重获人身,恐怕从此多事矣。”观音大士一旁言道。 

  “无妨,由他去吧,佛也有心,佛也有情。大千世界有一个多情佛也未尝不可。”佛祖笑言。 

  话说唐僧师徒此时在殿外商议今后的去处和打算。 

  “离开花果山这么久了,老孙倒有些想念孩儿们了。花果山风景如画,景色宜人,是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师父师弟可与老孙同去,美果佳泉,岂不美哉!” 

  “阿弥陀佛,那为师就跟你盘桓几日去。” 

  “悟净舍不得师父,愿与师父同去。” 

  悟空喜笑顔开,转向呆立一旁没吭声的八戒。 

  “死猪头……呃……不是……二师弟,你去不去?” 

  孙悟空看着面前的翩翩美少年八戒,要不是亲眼所见佛祖换身,实在无法将其与二师弟的形象重合起来。 

  “师父,大师兄,沙师弟,我……我就……不去了……我想先回高老庄看看……我会来花果山看望你们的!”八戒吞吞吐吐地说。 

  “你这个死猪,换了身还是一个猪哥,你都已经成佛了,你还……”孙悟空正待发火,欲强迫八戒同去。 

  “悟空,一切自有定数。佛祖赐与八戒封号正是有此。他此次还非去不可,你不要拦他。”唐僧回复金蝉子佛身后,一切了然于胸。 

  “也罢,师父,沙师弟,我们走。”悟空纵身一跃,直入青霄,唐僧和沙悟净随后而去。 

  八戒目送师父和师兄弟三人远去,不觉心中涌起不舍之情。取经路上,征程漫漫,降妖除魔,打打闹闹,师徒情深,兄弟义重,叫八戒怎能忘怀!然而八戒心中一直藏着一个魂牵梦萦的人儿,去不了,忘不掉。 

  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想起他的娘子——高翠兰。 

  想起初遇佳人,那种惊艳的感觉,想起新婚之夜,高翠兰身着大红霞帔,雪白的玉面娇羞万状,化身为高长汉子的他心醉神迷,轻解罗裳,轻取花心,玉人情浓,婉转娇啼,夫妻恩爱,比翼双飞。 

  谁知醉酒误事,现出本相,娇妻惊骇欲绝,从此风波不止,劳燕纷飞……自己也被迫随帅父万里取经。八戒心中又痛又悔,情难自己……“西行路上相思路,直叫八戒泪满襟。” 

  “翠兰,我的妻,你还好吗?”八戒下意识地伸向腰间放着的那件保存尤新的衣裳,那是翠兰在临行时所送,自己一直舍不得用上它,想起翠兰那别时的眼神,除了一点惊怕,似乎还有着痛惜的意味。 

  八戒之所以恳请佛祖去掉他的畜类之身,就是想以堂堂人身与高翠兰长相厮守,这就是他取经不畏艰险的动力。 

  “翠兰,我回来了。”八戒腾云驾雾,直奔高老庄。 

  (二)千里路遥,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是瞬息而已。 

  “到了,我终于回到了高老庄我的家!”八戒激动不已,按下了云头正待下去,猛然,他心头一阵绞痛,差点跌下云去。 

  这是怎么回事?八戒大惑,自己已然成佛,为何有如此症状?他掐指一算,脸色顿时变得又青又白,又是欣喜又是惶急,不待思忖,立马向附近的福陵山飞去。 

  此时的福陵山山顶,人群喧哗,叫声不绝,他们在做什么呢? 

  细目望去,山顶平坦处,有一个垒起的平台,再一看,那平台竟是用柴块垒就。平台上竟然放着一包里,包裹里竟然有婴儿的“哇哇”哭泣声,天啦!这是在做什么?是在为婴儿祈福么?围着平台的村民们一个个情绪狂热,他们手拿火把,正高呼着:“烧死他,烧死他!” 

  “不……不要……儿啊……我的儿啊!……求求你们……不要……”从人群中扑出一个年轻美妇,她头缠丝帕,眼含珠泪,撕心裂肝地哭喊着向平台奔去。 

  “女儿……不要……不要去……”一对年迈的夫妇一左一右拉着那美妇的双手,老泪纵横。 

  “命,这都是命啊!” 

  “你嫁个老公是一个妖怪,怀上妖胎,三年方生,不烧死他,永无宁日!小姐,对不住啦!”一个村民恶狠狠地说,“烧!”手中的火把丢上柴堆,其他村民也纷纷抛出火把,火苗在柴堆上跳跃着,美丽的火焰可能使柴堆上的婴儿感觉到致命的危险,他的哭声越发高昂了。 

  “不……不要……我的孩子……娘陪你来了……”那年轻美妇似乎爆发了母性的力量,她猛然挣脱亲人的拉扯,跌跌撞撞冲向柴堆,一把将那婴儿搂在怀中,就坐在柴堆中间。 

  “翠兰,回来,翠兰。”老妇人一下晕倒在地,村民们也为美妇的行动惊呆了,然而,山风四起,风助火势,火焰扩大向柴堆中部合拢,闪动的火光映在那美妇的脸上,是那么圣洁美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要紧时刻,半空中亮起一道霞光,就在平台处竟然下起了雨水,那火势沾水立灭,更为奇异的是,那母子俩的头顶上盛开了一朵莲花,为她们挡住了雨水,无一丝湿痕。见此异象,无论胆小或胆大的村民们都吓得拜伏于地,连连叩首,乞求上苍的宽恕。 

  “阿弥紽佛,人有慈悲之心,尔等为何残害生灵?”村民们仰首上瞻,看见空中一朵莲花宝痤,座中盘坐着一个俊秀男子,神彩飘逸,他的后方一轮光圈,灿烂夺目,双手合十,结出千朵莲花飞舞,好一派仙佛气象。 

  “菩萨,是这样的,三年前,我们高老庄的高大小姐嫁给了一个猪怪,后来虽然让雷公脸的和尚收走。可是我们高大小姐却怀上怪胎,三年方生,村民怕将来又要成精,所以……所以就……”一个略为胆大的村民战战惊惊地向菩萨禀告道。 

  空中的菩萨正是八戒,他满怀深情地看着依然昏昏沉沉抱着孩子死也不放的高翠兰,哼了一声道:“什么猪怪,他的父亲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下到凡间与高翠兰结下仙缘,随唐朝圣僧取经,劳苦拉高,修成正果。尔等无知村民,竟然指佛种为妖胎,还不快快散去,回家礼佛诵经,记得三天水米勿进,以示赎罪之心。” 

  “是……是……小人一定去诵经礼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村民们一个个双手合十,一步一拜向山下走去。 

  在此三天中,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几岁的小孩,不进一粒水米,诚心礼佛,村里还订下一个规矩:每年这三天为遇佛忏悔日。也就是八戒为他的妻儿出一口恶气而为,没想到倒教化了一个乐善好施的村子,倒也是一番功德。 

  八戒降下云头,来到平台,高太公和高太婆老二口不放心自己的女儿也留了下来,他们扶着苏醒过来的高翠兰,口诵佛号向八戒叩首。 

  八戒看着自己的爱妻,那略为惟悴的玉容依然是那么美艳不可方物,秋水一样的眼神含着一丝哀愁。 

  “多谢菩萨,我们母子才得以平安!” 

  “娘子,快快请起!”八戒抢前一步,双手欲扶高翠兰,高翠兰脸一红,抱着孩子慌忙闪退一旁,虽然明知面前是菩萨,可是那丰神俊朗的风采实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特别他那双明亮的眼神盯在她的脸上,如同有形之物般让她发烫,她的芳心有如小鹿一般“砰砰”直跳,心中有些嗔怪八戒呼她“娘子”。 

  “不知小姐现在可曾嫁人?”八戒故意询问高太公,高太公恭敬地回道: 

  “哎,我女儿嫁给那长嘴大耳之后,有谁还敢取她。那长嘴大耳对我翠兰还算实心,早知如此,我夫妇也不会找人降妖,我女儿母子俩也有了倚靠,将就过日子,也不会受人欺凌了,唉。” 

  高翠兰听得父言,触动心事,泪流如泉。 

  “小婿八戒拜见岳父、岳母大人。”八戒实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扑地一拜。 

  “你……你……你……”高太公老二口目瞠口呆,高翠兰也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美男子,看着他们怀疑的表情,八戒取出那件珍藏的衣裳,那熟悉的一针一线让高翠兰哽咽不已。 

  “小婿随圣僧西天取经,经过千难万险……”八戒一一道来,千奇百怪的妖魔,传说中的神佛,无不让他们惊叹。 

  当说到佛祖论功行赏,八戒请求佛祖还他自然人身时,老二口的目光禁不住望向自己的爱女,说也奇怪,经过这一番波折之后,高老二口的心竟然期望爱女能接受八戒。 

  高翠兰望着八戒,心潮起伏,自己三年怀胎,受尽白眼,本是极恨那妖怪害了自己一生,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却总情不自禁想着他的憨厚,他对自己的温柔。 

  原来自己的夫君竟是天蓬元帅下凡,不幸投入猪胎,受尽魔难,成为仙佛后依然对自己痴情不改,世上女子有几人能有此际遇。想到此,高翠兰眼睛里涌动着幸福的元素。 

  “哇,哇……”怀抱中的婴儿吵闹起来,“啊……乖乖,饿了吧?别哭。” 

  翠兰慌不迭解开衣扣,露出那雪白饱满的酥胸,那孩儿一口叼着母亲的乳头大口吞咽着,八戒伸头看看自己的血脉,似他母亲一样的漂亮,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翠兰,我……我……”八戒热切地望着高翠兰,高翠兰不由嫣然一笑,低语道:“真是个呆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