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美丽未亡人

天上飘着细细的雪,位在郊区的坟场,我已经枯等了一个小时多了,下雪天气非常的冷,但冷却不了我心中燃烧的欲望。

  终于,我的目标──中泽静香来了,身着黑色丧服,中泽静香拥有如女明星的美貌,如洋娃娃一般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娇嫩鲜红的樱唇,雪白的肌肤,但是与一般明星的俗艳完全不同,静香全身上下充满着知性美,有如贵族一般的高雅气质,走路微微摇晃的纤腰仿佛模特儿不堪一握,但与纤腰极端的隆臀,充分显示曾为人妻的成熟饱满,丧服完全不能掩饰的丰满双乳,随着走路的节奏轻轻晃动,仿佛要撑破丧服一般。

  刹时,我下身的肉棒也狠很地撑起来了……

  我对下属中泽的美妻垂涎已久了。

  还记得那一晚,我执意送醉倒的中泽回家,当然,是我故意灌醉他的,打开门迎接丈夫的静香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性感。

  “中泽喝醉了,我送他回来。”

  “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请进……”静香微皱着眉头看着不省人事的丈夫,轻轻抱怨道:“喝得那么醉!”

  “嘿嘿,是我劝他喝太多了,抱歉。”我豪爽的笑道,一边死盯着静香丰满的酥胸。

  “那里,请坐。”静香为自己的一时失言,羞红了脸颊,有如熟透的苹果,帮我倒茶后,瘦弱的静香扶着丈夫进去卧房。

  “真是麻烦您了。”安顿好丈夫后,静香坐过来招呼我。

  “哪里,这是我该作的事,哈哈……”我假借着醉意,笑道:“嗯……中泽夫人长……的还……真……美啊……”

  被丈夫同事调笑的静香羞红着脸,微带着怒意,起身想离开,我连忙假装不稳,往静香身上扑去。

  我双手环住静香的腰肢,全身压住静香美丽的身体,近距离嗅着女性身上淡淡的幽香,双手搂着静香柔软的纤腰,用力把诱人的女体抱进怀里,使静香不得不将俏挺高耸的双乳紧紧地依贴在我胸膛处,我的胸膛摩擦着浑圆柔软的双乳,肥胖的肚腩贴紧静香结实的小腹和丰满的大腿,感受着一阵阵热力……“真是抱歉啊……”我一边伸出舌头舔静香晶莹欲滴的耳垂,一边含糊地说道:“我好像喝醉了……”

  “呜……呜,放开我!”静香用力的推着我:“不要……快放开我啊!”娇躯奋力地抵抗我的侵犯。

  “我要叫了……快放开!”

  “丢脸地可是夫人您啊,我只是喝醉罢了,但夫人被男人欺负的事,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我奸笑道:“不知道是被男人强奸了,还是勾引丈夫的上司……”

  静香听到,一瞬间竟愣住了。

  没放过静香的犹豫,我的舌头从耳垂滑过静香娇嫩的脸颊,大嘴粗暴地压上了她的红唇,我狂乱的舌头强行撬开紧紧闭合的嘴唇,毫无顾忌地伸了进去,放肆的动作起来。

  我那湿黏的舌头滑过她柔软的腔壁,“呜呜……”静香忍不住发出哭泣般的呻吟。

  我邪恶的舌头趁势,紧紧缠住她的香舌恣意地吸允,静香的口水仿佛水果般的香甜,我贪婪地舔食她的口水,并将我黏稠口水借着舌头交缠不停送到静香口中。

  “呜……呜呜……”静香小嘴充满我的口水,又湿又黏,完全不能言语,只能发出痛苦地悲鸣。

  我用力拉开静香的衣领,静香美丽丰满的乳房顿时露出一截出来,象牙白的胸罩下隆起的山丘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我一时头昏脑胀,大手用力的探去……“啊!”我双手按着被静香膝盖用力顶到的下体,狼狈地倒地,静香一手遮掩着微露地双峰,一边退到厨房去。

  “你再过来,我就……自杀给你看!”静香颤抖着拿着菜刀,温柔文静的美妇连伤人的能力都没有……“啊……夫人,我只是一时喝醉了。”我狼狈地苦笑:“请不要介意,原谅我吧。”我不得已跪下道歉,慢慢离开了中泽家。

  (我一定会再回来的,我一定要你成为我的爱奴!)我心中恨恨地说:“到时候,我会好好插你淫荡的小穴,让你在我面前摇屁股!”

  我回过神,看着身穿黑色丧服的中泽静香,轻轻吐了一口烟圈。

  没想到机会来的那么快……

  静香远远看到了我,美丽的脸孔似乎有些犹豫,但仍然九十度的跟我鞠恭敬礼:“您好……”

  弯下腰鞠躬的静香一对隆起的双峰沉甸甸地垂下来,看起来更加诱人,(看起来应该有d吧。)我一面暗想,一面强忍住快流出的口水道:“想不到中泽他竟然……真是可惜,留下这样美……嘿嘿……的妻子,真是罪过啊!”

  没有计较我无礼的言语,听到亡夫名字,静香眼眶微微泛红,轻咬着下唇,默默开始整里墓碑旁的环境,摆上鲜花和香烛。

  “中泽无论如何都是我的属下,虽然丧礼我要要紧的事不能分身,但是还是要来这看看的……”我连忙正颜道:“夫人最近过得还好吧?”

  “托您的福……”

  “那就好。”我拿起香,随便拜了几下道:“有件事很难启口,但我不得不说。其实中泽不是单纯的车祸……”

  “是自杀!”我捻熄香烟,蹲跪在一旁的静香闻言,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其实,中泽挪用公司的公款去投资,结果全部赔光了,一时想不开,才故意撞车自杀的。”我若无其事的续道:“盗用公款所赔的钱,这里就是相关的单据。”我从公文包拿出一些林林总总的单据。

  这一席话,当然,全都是假的。

  经过上次的经验,我知道静香身体虽然柔弱,但是也有刚强的一面,直接强奸并不算什么好计划,用一些编造的谎言扰乱静香的理智,可以令她在反抗中带一丝犹豫,对我来说,那就够了。

  无视于完全混乱的静香,我续道:“如果扣除中泽所要赔偿的公款,不但夫人所住的房子要拍卖,中泽的父母亲,甚至夫人的父母亲都要赔偿大量的金钱”

  “不……不,他不……是作……这种事……的人!”

  “我也那么觉得,但事实如此,我也很遗憾”我假意说:“我也不希望夫人有不好的遭遇啊,如果夫人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负担这笔亏损,等夫人宽裕再说吧。”

  “可是……有个条件……嘿嘿!”

  对突呼其来的变化,静香完全无法正常思考,我用力地把美丽的静香抱到怀中,说道:“我实在太爱慕夫人了,一次,只要一次就好。”

  “不……不要。”静香摇晃着娇躯抗拒着。

  “想想那些赔款啊,夫人以后的生活,甚至夫人的父母啊……”我边享受静香柔软幽香的身躯,一边鼓动三寸不烂之舌。

  美丽未亡人在那一瞬间,动摇了,横在胸前的双手软软的垂下来……我不禁露出邪恶的微笑。

  我看着怀的美丽未亡人,由于她身穿和服式丧服,很容易看到静香露出和服无法完全遮敞的迷人胴体,我一边摩擦着她的娇躯,大嘴袭击着静香的樱唇,尽情的吸舔着娇嫩的香舌。

  一手向下滑过静香的纤腰,直到浑圆高耸的屁股上,我的五指笼罩着圆臀,用力地抓着臀肉,已为人妇的成熟屁股,一手并不能掌握,我手指深陷静香柔软的小山丘上,感觉着静香美臀惊人的弹力,开始大力磨蹭着静香双臀的肉缝,并用修长的中指深入,挖弄着神秘的溪谷。

  静香哪堪这般玩弄,拚命晃动屁股,闪躲我的手指,但丰满的双臀不住的摇晃,不但没有甩掉我的侵犯,反而使好色的手指陷得更深。

  “呜……呜呜……”静香被我封住的小嘴,只能发出一阵阵呻吟。

  我和静香分开的双唇连着一道黏稠的银丝,分不清楚是谁的口水从静香美丽的口唇间缓缓流出来。

  “夫人的身体相当敏感,不,是相当好色,哈哈!”我大笑道:“身体寂寞很久了吧?中泽死后,没人安慰夫人了吧?”

  静香一听到亡夫的名字,身体立刻开始不安分的扭动。

  我另一手不动声色解开静香的衣襟,不能穿胸罩的黑色丧服中,立刻弹跳出一对雪白巨乳,黑色的丧服,称着雪白的肌肤和双峰更加艳丽。静香直觉反应用双手把雪白的乳房遮住,但丰满的双乳根本不是双手能够完全遮掩住,这样做反而使被迫挤着的巨乳看起来更加丰满诱人,我的怪手滑过静香双手防御,向没有被掩护的地方进攻。

  “嘿嘿!静香夫人的奶子真是柔软啊!”我淫笑说道,用手指轻触着静香的雪白乳峰,并开始用两只手指挟起弹力惊人的乳房嫩肉,“非常有弹性呢,中泽应该常常揉捏吧,才会长得那么大!”

  静香身为人妻,肉体敏感的程度连自己都感到害怕,成熟的肉体被玩弄,被挑起的性欲,不自觉产生着强烈的快感,肉体支配理智,此时静香一瞬间失去反抗的能力。

  我把静香酸软的手分开,此时雪花落在静香雪白的奶子上,但静香的肌肤比雪花还白晰,加上乳头上的两点嫣红,形成一副绝美的景色。随着我们身体的纠缠刺激,我手指间小巧玲珑的娇嫩乳头逐渐挺起,慢慢变得坚硬,我的大手毫不犹豫的攻占整个乳房。

  “夫人,也兴奋起来了!”

  “不……不,没有的事!”

  “夫人的乳头已经那么硬了,虽然嘴巴那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

  我的怪手在静香一只乳房上轻揉慢捻,压挤掐捏,在指缝间恣意蹂躏,将那粒嫣红的乳头轻轻拉起,只见娇嫩的乳头慢慢伸长至令人不忍目睹,又用手指用力的按下,直到红肿的乳头深陷白嫩的山丘里,有如埋在雪地里的红梅;我的大嘴亦不甘示弱一般转向另一只美乳,大嘴包住了静香绽开的乳晕,连吸带舔,舌头则卷起娇嫩的乳头,轻咬深含,极尽所能的玩弄。

  静香娇媚的声音发着颤,忍着傲人的双乳被玩弄的羞耻,哭泣般的断续道:“不,不能……”浑圆丰硕的奶子在我的把玩下,变换着各种淫靡不堪的形状。

  我将她的骄人双峰捏在一起,乳房相连,乳头相接,双手搓揉不休,如揉捏面团一般,静香一对奶子顶端的粉红色乳晕仿佛晕散开来,凸起的乳头宛如闪亮的红宝石,硬硬地顶在男人的手心上,像不知道主人的哀羞一般,反而骄傲地向男人展示它的美丽。

  静香不停地发出呻吟,我感受丰盈柔软、滑腻弹性的乳房触感,从手掌直窜心底。静香灼热的娇躯后仰,樱唇半闭半合,艰难逃避着我的侵犯,似乎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醒,颤声叫道:“不、不能这样……”静香脸上满是情欲揉合理性的挣扎。

  “也该差不多了。”我用力拉开着静香丧服的下摆,只见静香下身浓密的阴毛极为诱人,隐隐约约露出的肉穴里蜜汁早就流出来了,潺潺的流到雪白修长的玉腿上,整个肉穴都是湿漉漉的。

  我露出残忍的笑容,伸到静香神秘的肉洞上,用手指拉开一点,浅红色的嫩肉突出,连最怕羞的花蕊也暴露出来,手指慢慢剥弄静香娇嫩的花办,挖弄着阴核。

  “呜……”全身扭成弓型,从静香嘴里冒出悲泣的哭声,哭喊道:“不要,饶了我!”

  我志得意满地解开裤子,露出早就挺直高耸的肉棒。

  “我的肉棒跟中泽相比如何?”我得意的笑:“但是,光看应该是不行比较的,我还是让夫人亲身试试吧。”

  我把静香转过来背对我,扶着静香的纤腰,轻拍着丰满的屁股,静香美丽的脸庞贴着冰冷的墓碑,双手也以墓碑为支撑。

  “哈哈,让中泽在天之灵也能再一次欣赏夫人的媚态吧!”

  “不要在这里,拜托,求求你。”静香似乎恢复理智的一般。

  “夫人也喜欢性交吧,都那么湿了!”我捞起静香闪亮黏稠的淫液,笑道:“跟中泽也是每天性交吧?”

  “不要……哪……么……说,我们是相爱的。”

  “那我也来爱夫人吧……”粗长的肉棒,凶猛的龟头穿进肉洞里,腰部猛然一挺,“噗”一声,狠狠地插入了静香湿润的肉洞内。

  “啊……”静香小嘴微张开,娇柔地大声呻吟了起来,肉棒顶端一下子就触到了她的深处,敏感肉洞受到抽插产生强烈的反应。

  静香敏感的肉体受到这样的猛击,模糊不清地大声的喊叫,但性欲高张的我根本不管静香,开始强力的抽插着静香的嫩穴。

  此时二人虽然正在做爱,但静香的丧服仍然穿在身上,美丽的未亡人靠着墓碑仿佛与亡夫细诉一般,但讽刺地,却是在与男人性交。

  “自己正在丈夫的墓前,被男人狠狠地抽插着肉洞!”罪恶感和羞耻感让静香觉得既刺激又惶惑,但肉体传来一阵阵的快感,旋即的迷惑了她的心神,再不能拒绝肉棒的凌厉攻势。

  我眼前满是静香嫣红的脸庞与喘息的动人声音,我知道静香已经发情了,我热血上脸,双手揉捏着静香浑圆的奶子,食指抠着乳头。当下,腰部猛然耸动,用力深深插入,大起大阖,粗巨的大肉棒尽根而入,仿佛深入子宫,直捣静香娇嫩的花蕊;又红又肿的肉洞被肉棒挤压出的唧唧声,两人肉体碰撞时发出的噗噗声,加上密穴潺潺流出的密汁,淫靡艳丽之极。

  我狂态尽现,搂着静香的纤腰问道:“夫人,你舒服吗?跟中泽相比,谁比较好?哈哈哈!”

  静香咬紧压牙关不说话,但仍然不时会不由自主的发出淫荡的哼声,玩弄的羞耻挣扎和肉体的快感混合,使静香完全迷乱了。这时我忽然抽出了深插在静香肉洞中的肉棒,这个举动让静香仿佛突然失去了全身的依靠。

  “啊……啊?”静香喊道:“你……你怎么……?”

  我哈哈一笑说道:“夫人,你想要什么?跟我说啊!”

  静香听到此言一声惊呼,但刚刚被粗大肉棒蹂躏的肉洞忽然间失去支柱,下身顿时搔痒不堪,难过的要疯了一般。

  (难道我是天生的淫妇吗?)静香心中喊道:(为何我的身体被我如此……强迫,也会那么……舒服呢?)但肉体的空虚很快的超越羞耻心,静香忍不住满眶泪珠,屈服的说:“请……我……吧。”

  我露出邪恶的笑容道:“夫人要我如何?要说清楚啊!”

  “我要肉棒啊!”静香不顾一切的大喊起来:“我要粗壮的肉棒插入我淫荡的小穴里啊!”

  我轻轻笑道:“夫人,你怎么如此不知羞耻,我是中泽的长官,今天是帮中泽扫墓的,怎么能作这种丑事呢?”

  “静香……是天生淫荡的女人,喜欢肉……肉棒啊!”静香咬紧牙关说道:“请玩弄不知羞耻的静香啊!”

  我哈哈大笑,猛然挺起肉筋弩张的肉棒,再度狠很插入静香的肉洞中。

  静香此刻已经被插在体内的肉棒全然地征服了,全身充满了肉体的快感,随着令她舒爽至极的肉棒的忽起忽落进进出出,主动地耸翘起洁白圆隆的高臀,忘我的配合着抽插;两只丰满硕圆的奶子地垂着不住的晃动,晶莹的汗珠顺着流到乳峰上,修长白腻的大腿向后夹住了我不断晃动的肥腰,雪白隆起的翘臀前后不停摇动,淫荡的追求着抽插。

  我粗大的肉棒不住的摩擦着柔嫩的肉壁,阴到受到肉棒大开大阖的摧残,静香口中语无伦次地不断娇呼着:“那……里要……被……弄……坏……坏了……啊……”

  我的肉棒一改凶猛的抽插,开始细腻的作着活塞运动,刮弄着细嫩的阴道,静香肉洞的嫩肉被研磨着红肿不堪,但仍然紧紧缠住我的肉棒,静香发出甜美的哼声,那细致而无处不到的摩擦较凶猛的抽插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咬紧牙关,更用力扭动美臀。

  忽然,静香翘起屁股:“啊……啊……啊,我要……泄了……”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静香大声的呼叫。不能闭和的小嘴,脸庞轻轻颤抖,从红唇之间流泄出透明唾液闪闪发光。

  看着静香如同母狗一般的发情,一股超越肉体的快感,涌现,刹时,我也射了……静香全身无力地靠在墓碑上,阴户慢慢逆流出男人的浓精,黑色的丧服,白色的雪花,只见一阵闪光灯喀嚓喀嚓响着……下午,我独自来到静香公寓大楼。

  “叮咚……”

  有轻轻的脚步声,但没有人应门,当然门也没有打开“静香夫人,是我。”我蛮不在乎的说道:“请开门吧。”

  仍然是一片沉默。

  “夫人,我知道您在家,请开门。”我狡猾地笑道:“不然,那天的事可能会有外人知道的可能呦……”

  门后忽然传出粗重的呼吸声。

  “嘿嘿,夫人可能是太舒服了,没有注意到,其实我把夫人痴态拍下来了,如果在附近张贴,可能对夫人会不太好吧,如果寄给夫人的父母……”

  门猛然打开了。我轻轻的笑了。

  美丽的静香倚着门,咬着嘴唇,说道:“不是说一次,就一次吗?”

  “没错啊,的确是一次啊,但如果是夫人主动要求的,那就不一样了,哈哈哈……”我大步走进屋内。

  静香穿着红色的套头毛衣,恰如其份地展露她的标准身材,白色的长裙也十分的合适。

  “嘿嘿,夫人看起来随时都是那么美丽”我一手搂住静香的腰肢,另一手往丰满的乳房抓去:“奶子也是一样柔软!”

  静香沉默的接受我的怪手玩弄。

  “脱光,把衣服全脱光。”我忽然狠很的道:“夫人不希望照片外流吧?”

  “不要啊,饶了我吧!”

  “夫人不脱,我就帮夫人脱吧。”

  “不……我自己来。”静香捶下头,坚决地拒绝,颤声道:“亲爱的,静香对不起你了。”慢慢脱下套头毛衣,赫然,黑色的胸罩。

  “夫人的内衣像妓女一样,但是没有任何妓女可以比得上夫人啊!”我衷心地赞道:“再来先脱裙子吧”

  静香高贵的脸孔衬着黑色得胸罩和内裤,一手害羞护着胸,另一手则盖着下身,半罩杯胸罩外露出丰美的乳房,内裤黑纱不能掩饰浓密卷曲的阴毛,知性的脸配上丰满性感的肉体,我下身的肉棒已经站起来了。

  “脱掉多余的东西吧。”

  “呜呜……”静香一边发出悲鸣,一边脱光全身的衣物,全裸的静香美丽得令我晕眩,我也很快脱掉全身的衣物,从公文包中拿出准备好的麻绳,慢慢走向静香。

  “那是什么?”静香大声的哭喊着:“不要啊!”

  我不加理会,拿起了绳子,来到静香跟前,反转她修长双臂,前臂和前臂交叉,然后拿着绳子在上面开始缠绕,笨手笨脚地在手腕处打了个结,如此一来,静香如同不倒翁一般,倒在地上,高耸的屁股也因此高高挺起,雪白且浑圆的屁股因为不稳而不住的摇动,她美丽高雅的脸紧贴在地上,露出羞耻的表情。

  “饶了我……”静香滚着泪珠哀求道。

  “嘿嘿,慢慢就会习惯了”我又着拿出另一条绳子,扶起静香,缓缓说道:“之后,夫人会主动要求捆绑吧。”接下来,用麻绳围着静香柔嫩的奶子,开始上下捆绑,麻绳8字形的缠绕住双峰。

  “不要绑那么紧啊……”静香求饶说道。

  我冷笑地拉紧了麻绳,只见静香丰满的双峰在绳索的捆绑下显得更加突出,乳房有一大部分被绳索勒紧,反而从绳索间蹦出来,只见白嫩柔软的双峰被粗糙的麻绳摩擦的红红肿肿,看起来十分残忍。

  麻绳从胸前穿过小腹,绑入了神秘的肉洞里,麻绳上的绳结狠很地陷入肉洞中,接下来麻绳分开多汁的丰臀,沿着溪谷而上,穿上去在手臂处打了个结。

  只见双乳,肉洞,肛门全被粗糙的麻绳缠绕,恶毒的绳索深陷在静香的敏感处,黑色的绳子陷入雪白柔软的肉体里,就好像雪白的百合被黑色的毒蛇缠绕,实在是很残忍的景色。被绳索摩擦的敏感肉体雪白不停的扭动,每当静香扭动一下身体,绳索就陷的越深,高雅的脸庞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才是适合静香夫人服装”我淫笑道:“这也是不折不扣的黑色丧服啊,如果是这件丧服,我想男人都会来参加中泽丧礼,中泽也能够安心地归西了吧,哈哈哈……”

  在我视奸之下,静香害羞的扭动着,我露出淫笑,抓住麻绳,用力向上拉。

  “啊……”静香忍不住发出尖叫,全身扭成弓型,忘我的大叫:“不要……啊……不能这样!”

  我巧妙的操作着麻绳,黑色的毒蛇不断噬咬着肉洞内的花蕊,受到刺激的花蕊溢出大量的蜜汁,另一只手则游走于雪白的奶子、高耸的屁股,尽情的玩弄蹂躏,我用手指捞起静香的花蜜笑道:“嘿嘿,好像很喜欢被绳索捆绑,都那么湿了!”

  “不……不,没有的事!”

  “嘴上说没有,身体却很诚实,我现在要惩罚说谎的夫人。”

  我的手高高举起,重重落在静香的屁股上,“啪”手掌打在高耸洁白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掌心感到惊人的弹力几乎要把手指弹回来,臀上浮现出红肿的手印。

  “静香夫人果然很淫荡。”我不停的打着静香的屁股道:“不知羞耻的未亡人,我要代替中泽好好教训才行!”

  静香不由自主地发出甜美的哼声,和手掌啪声形成协奏曲,雪白的山丘纵横了数不清的手印子。美臀如燃烧一般的疼痛,但与意志相反的,玉臀反而更加挺起摇晃着,像进一步要求责打一般。

  “静香不敢了,饶了静香吧……”静香夹带呻吟的不住求饶。

  “被打的地方痛不痛啊?”我双手轻轻抚摸着静香红肿的隆臀,笑道:“让我来看看……”慢慢剥开丰满的山丘,手指掐着有弹性的臀肉,然后用力拉开,暴露出从来没有人看过的肛门。

  “不能这样啊……”静香从纤腰到小雪白高耸屁股,都不停地扭动。

  “嘿嘿,紧缩了。”我拨开绳索,看着微微露出被麻绳缠绕的菊洞,已经收缩的菊花蕾,如软件动物般缓慢地蠕动着,指头轻轻触摸着静香的肛门,突然,用力侵入了肛门内。

  “你……在做什么!”

  “嘿嘿……静香夫人的肛门,好柔软啊!”

  我用一只手指,碰触着肛门内的嫩肉,我的手指感觉着里面的热度,和几乎夹断手指的收缩感,我的手仿佛要融化一般,接下来抚摸着肉壁,捻着突起的部份,我的手指在肛门里面搅动着。

  “那里很脏……脏!不……要……摸啊……”静香狼狈地哭喊。

  静香的哭声只会激起我的兽性,我不停得探索静香的肛门,静香的娇躯颤抖不停,屁股左摇右晃,我摸到了静香最敏感的所在了。

  “用两根手指好吗?会更舒服呢……”我故意用指尖不停地刺激着神秘的所在,并将两根手指插入搅弄着。果不期然,静香开始配合玩弄的节奏而起伏,还扭动雪白的美臀迎合着,好像希望手指达到更深的秘所。

  “屁眼被男人玩弄舒不舒服?”我得意的笑道:“中泽没有玩你的屁眼吧,那夫人的屁眼新娘就是我的喽。”

  静香口中不由自主地传出诱人的呻吟声,蜜穴也开始湿润。

  “想不到夫人的屁眼那么喜欢男人的玩弄,真是太淫荡了,那里都已经湿淋淋了”我察觉到这种情形,志得意满笑道:“如果夫人乖乖的听的话,就饶了夫人。”

  “不!”静香似乎想维持最后一点自尊:“我不喜欢被摸那……啊……”

  “是吗?”我用力旋的搅动在肛门里的手指,并用力的深入,笑道:“慢慢会产生的感觉像大便一般吧,美丽的夫人想不想在我面前大便啊,夫人应该连大便都是香的吧……”

  “不要再摸了,拜托……”静香美丽裸体开始冒出大量的汗,表情也开始紧张:“什么都好,不要再弄那里了……”

  “还有一些夫人的大便呢,夫人真脏!”我拔出了深入肛门的手指,笑道:“既然夫人自己要求的,那就发誓吧。”

  “我……静香……是个淫荡、不知羞耻的女人,丈夫一死,就勾引丈夫的上司,最喜欢被人捆绑起来虐待……也喜欢被玩弄肉洞和肛门……所以必须受到处罚……我发誓从今天起……成为您的奴隶……无论任何命令都会服从……任何惩罚都会接受……请尽情地玩弄我,来赎我淫荡的罪过吧!”静香含着眼泪说出奴隶宣言。

  “那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我满意的点头。

  我将早已勃起粗大滚烫的肉棒伸到静香的高雅美丽脸前,命令道:“用嘴含住吧”,龟头轻触到静香的樱唇,龟头前端分泌出黏稠透明的液体,发出出阵阵雄性的性臭,静香高雅的脸庞轻轻颤抖,闭上眼睛,张开小嘴,慢慢含住我怒张的肉棒。

  “啊……啊……静香的小嘴好软、好舒服……”我一边呻吟,一边把整个肉棒往静香嘴里送:“开始用舌头舔吧。”

  静香的樱桃小嘴根本不能容纳我巨大的肉棒,我的肉棒横哽在嘴里,龟头直戳到静香喉咙深处,静香眼眶里泪珠不禁流出来,一阵作呕,静香吐出我的肉棒了。

  “中泽没交你如何口交吗?”我怒道:“真是没用的奴隶!”

  “舌头围绕着龟头开始舔”我冷酷说道:“连缝都要舔干净。”

  静香湿润火热的舌头十分柔软,顺着火热肉棒舔到龟头上,连龟头缝间的污垢也细细舔过,开始一圈一圈用力吸允,我在这种快感中逐渐陶醉了。

  “啊……”我大喊一声,在静香嘴里射出白稠腥臭的浓精,“吞下去!这是主人的赏赐,哈哈哈……”

  静香在咳嗽声中,吞下我的种子……

  “光是这样,静香应该还不满足吧……”我的手又摸向静香的丰满的屁股,淫笑道。

  “不要那里……饶了我吧!!”

  “这不是奴隶该说的话吧。”

  静香哭泣的说道:“淫荡……的静香,光是舔……主人的……肉棒是无法满足的,请也玩……后面吧……”

  静香修长双手慢慢伸向自己的丰满屁股,双丘似乎因为害羞,不停地颤抖,静香闭上眼睛,把自己雪白屁股向两边用力拉开。

  我淫邪的眼光盯着静香神秘的洞穴,说道:“这样还是看不清楚,还要分开大一些!”

  “不……啊……”

  “快啊,双手用力吧……”

  “呜……”静香不停地摇头,但也只好在双手上用力。

  “很漂亮……静香的肛门真是美啊!”我脸靠近着静香的菊洞赞道。

  “呜……这是静香的……肛门……请玩弄……”静香的身体更不停地颤抖,柔软神秘的洞穴也不停的收缩着。

  “既然要求,那只好照办了。”我手指进入静香娇嫩的肛门中,开始无情的挖弄。

  “嗯嗯,静香的肛门已经很柔软了,也充分扩大了,现在就让我的肉棒帮静香破处吧!”

  “呜……呜……”在静香的悲鸣声中,我伸出怒张的肉棒,与静香一起前进未知的密境。

  自从我拥有静香-美丽的奴隶之后,我每个星期都会去静香家,调教她美丽敏感的肉体,静香潜藏体内的性欲也被我慢慢挖掘出来,对快感的渴望,使静香变得艳丽、性感,那与静香自小良好的教养与典雅端庄的本性形成了淫邪对比,那也正是静香令我着迷之处。

  想到静香含着泪珠,美丽的身躯不由自主抵抗男人玩弄,一边发出哭泣声,一边求饶道:“不要!讨厌!”但相反地,被茂盛黑草围绕的肉洞不停地流出淫汁,如少女般的樱色乳头挺立坚硬,一边淫荡地摇晃着纤腰美臀,一边发出甜美哼声……裤裆里的肉棒开始挺立,通往欲望之路,我不自觉越走越快……静香跪坐在床上,穿着我改良过的黑色丧服,美丽的黑色长发盘了起来,娇嫩的唇涂上艳红的丹蔻,前襟敞开,露出雪白丰满的奶子,有如多汁水蜜桃,纤腰虽然苗条,仍然具有人妻该有的丰满感;下摆是特别裁短并且前后开叉的,后面高耸的屁股隐约露出,优美且充满弹性,前面在大腿根部的浓密黑色草丛毫无遮掩,和高雅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我正对着中泽的灵堂,悠闲的坐着,“你自己说吧,在亡夫面前大声说出来吧。”

  静香羞红着脸,小声说道:“请……摸静香的胸部。”

  “好色的奶子!”我无情的纠正:“而且是惩罚,代替中泽惩罚淫荡不知羞耻的未亡人!”

  “不要再提中……呜……呜……”

  “这么快就忘了丈夫了吗?真是无情的女人!”

  “不要再说了”静香低下头,哭道:“……请惩罚下贱的静香,尽量玩弄好色的……奶子吧!”一边挺起傲人的乳房,雪白的双峰不住地晃动。

  “要我玩弄静香的奶子吗?好吧”我笑道,一边伸出大手。

  “啊……饶了我吧……”在被我揉搓的羞辱感中,静香开始啜泣。

  “嘿嘿嘿,静香的奶子真柔软。我这样弄,静香会感到很舒服吧。”我慢慢地搓揉着雪白的奶子,同时用手指用力夹住乳头旋转。

  经过多次绳索捆绑蹂躏以后,静香的乳房早已经非常敏感了。这时候再经过捏弄,静香的乳头已经坚挺到骇人的程度。

  “不要,不要,请放过静香吧!”

  “虽然说不要,但是静香自己主动要求的。看吧,乳头已经硬挺起来了,这是感到舒服的证明!”

  听到我说的话,静香只好紧闭上眼睛,咬紧下唇,但我好色的手指就好像有吸盘一样的不肯离开奶子。静香一边发出哭声,但却一边发出甜美的哼声,不安分地扭动身体。

  “嘿嘿嘿,现在开始玩游戏吧”我用力夹住静香的乳头,说道:“噢,不,应该是教育,首先就从这里开始吧……来说,我在摸得是哪里?”

  “是……乳头。”

  “很好,果然是很乖的奴隶”我另一手向下探去手指捏住静香的阴唇,用力的翻开,露出怕羞的阴核:“那这里呢?”

  “啊……我不能说……啊啊……”静香已经羞红了脸,完全不敢正视自己下身。

  “快说!这是对奴隶的教育,快说,这里是哪里?”

  “不要……饶了吧……不要叫静香说出那种难为情的话。”静香狼狈不堪地一面哭,一面向我哀求。

  “快说,不然就……”

  “不,不……”

  “那还不乖乖说出来!”

  “好吧……一定要我说出那样难为情的话……”静香做出豁出去的表情,美丽的脸孔渐渐苍白说道:“那里是……阴核。”

  “什么?完全听不到。”

  “阴核,是静香淫荡的阴核!”静香哭喊道。

  “嘿嘿嘿,说得很好。”我说道:“静香想要我玩弄好色的阴核吗?”

  “请尽量玩弄……”

  “嘿嘿,如果在阴核这样地揉搓,会变什么情形呢?”我一边在阴核上大力揉搓,凶狠的挖弄。

  “很舒服……很热……会流出……的汁。”静香敏感的肉体受到刺激,像火烧一般红的脸左右摇摆着。

  我继续慢慢地揉搓阴核,说道:“这样用手指慢慢揉……就是让静香高兴的方法吧?就算是不愿意,也会流出这样多的蜜汁出来……”甜美的蜜汁顺着手指流出来,我一边把沾满蜜汁的手指放入口中。

  “啊……太过份了……不要啊!”受到强烈的刺激,静香的大腿已经分开到不能再分开的程度,敏感的身体渐渐开始发情,喊道:“啊!别再欺负了我……啊啊啊……”丰满屁股也开始扭动。

  “嘿嘿嘿,果然,这就是淫荡的身体,有了快感啦!”

  “静香受不了,快……快……”

  “快怎么样啊?”我明知故问。

  “肉……棒……”静香好像疯了一般哭喊。

  “嘿嘿嘿,如果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应该要自己主动才有礼貌吧。”

  “啊!受不了……”静香开始大声哭泣:“求求主人……插进来吧!”

  “是吗?真的那么想要我的肉棒吗?嘿嘿嘿,我也是很想插静香的小穴,可是最近腰痛,实在不能移动。所以静香只有自己过来把屁股放下去,这样我才能顺利插进去。”我完全不为所动。

  “这……这……”静香犹豫不决,但不断自我磨蹭的下体,充分显示出静香正在燃烧的欲望。

  “那是很简单的事,只不过是屁股对准,用力放下去而已。”

  静香雪白的美臀缓缓对准我的肉棒,开始向下移动,到达肉棒的上方时,屁股开始下沉。

  “呜……呜呜……”静香发出耻辱的哭声,可是当美丽的屁股要接触到我的粗大肉棒时,我的肉棒却故意闪开,“嘿嘿嘿,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要求别人要更有礼貌才是,更淫荡地摇晃屁股吧。”

  “这是做不到的啊……饶了我吧……”静香为追逐摇动的龟头,淫荡得扭动着屁股,雪白成熟的肉体充满汗水,不停扭动显得非常淫糜。

  “随便啊,不然,我不插也是可以的。”我好整以暇的说道。

  “不,请……原谅静香。”

  静香的屁股不得已,努力地找寻肉棒,终于,雪白的屁股碰到我的龟头,静香猛然向下,我粗大滚烫的肉棒插入肉洞中。

  “啊!啊……啊……”强力的冲击让静香猛然仰起头来,不知是快感还是悲哀,静香不停的哭喊起来了。

  “自己开始动吧!”

  “呜……呜呜!”静香一边啜泣,一边开始挺腰。

  在中泽的灵堂前,静香不停的晃动腰部,扭动屁股,并发出甜美的哼声,随着哼声,静香目光渐渐变得呆滞,嘴角流出闪亮的唾液,黑色的长发舞动着,主动扭着腰追求着肉棒。

  我不禁露出微笑。

  走出电梯,我准备离开公寓,迎面走来的一个四十几岁男人,强壮的身体,比我还高一个头,但肮脏的衣服好像几天都没换了,全身带有一股特殊的酸臭。

  我不禁皱起眉头,摇头暗道:“这个公寓,怎么有那么邋遢的人?”

  “您好,我是大楼管理员,我叫熊田。”熊田礼貌性地问好:“您最近好像常来?”

  “是啊,五楼的中泽静香夫人是我的好友。”我敷衍道,心中暗想:“其实静香是我的奴隶。”

  “中泽夫人,那个美人吗?”熊田舔着舌头,眼神里充满掩饰不了淫邪,说道:“这么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

  对于不小心露出心底的欲望,熊田不好意思的傻笑:“您慢走。”很快的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熊田,我忽然有一个邪恶的想法产生……“不,绝对不行!”静香严正地拒绝了。

  “这可不是奴隶自己可以决定的。”

  “呜……呜,求求您,饶了我,千万不要啊!”静香连忙用赤裸的奶子摩擦着我的胸膛,湿润的下体跨坐在我身上,女体急促地扭动,说道:“主人要怎么玩都行,玩弄静香的阴户、肛门吧,千万不要让我去跟熊……”静香似乎连熊田的名字都不愿提起。

  “可恶的奴隶!”我生气的把怀中静香拉起,抱着全身赤裸未亡人到门前,把静香给推出门外,再重重关上门。

  “快让我进去啊!”静香在门外疯狂的喊。

  “我不要这种奴隶了!谁要给谁吧!”

  “拜托,我不敢了,请原谅我吧,让我回来吧!”静香已经开始大哭了。

  我默默的打开门。

  “等下熊田就会来了,我刚刚已经跟他说好了。”我说道:“如果再罗唆,你等一下就赤裸着待客好了。”

  “不……千万不要!”静香连忙闭嘴。

  “快去准备吧!”我一面进入房间,等待观赏精彩好戏。

  ……

  一段时间后。

  “叮咚……”

  美丽的静香身穿着淫邪的黑色丧服,丰满的奶子仿佛撑爆前襟一般,鼓涨涨的,两颗樱桃突出,隔着丧服也能清楚看见,十分诱人,前后的开叉,虽然尽量掩饰,仍然隐约可见雪白的屁股,和黑色的草丛。

  静香缓缓地打开门,说道:“请……进,熊田先生。”

  熊田仍然是一贯的邋遢。

  “中泽夫人您好,是那位……先生说有……事……找……”

  “他只是帮我请熊田先生来而已,是我有些事找熊田先生商量。”

  “好的,这是我管理员的职责所在。”熊田豪气的回答,一边进入屋内,一边左顾右盼,“真是豪华气派的房子啊!”

  “哪里。”静香低下头回应。

  这时熊田才发现美丽未亡人穿的特制丧服,整个人目不转睛地死盯着静香的奶子屁股,好色的眼光好像要把静香吞下去似的。

  静香好像受不了熊田的淫邪视奸,紧紧压住丧服有限的布料,但单薄的衣物稍微拉下来,想挡住前面草丛,上面就露出丰满的乳沟,前面一夹紧,高耸的屁股就从高叉间绽放。

  “请坐,请喝茶。”把茶杯放在茶几上,静香默默坐下。

  “不客气。”熊田一边坐在豪华的沙发上,一边问:“夫人有什么事吗?”

  “这个……好像是不应该麻烦熊田先生的。”

  静香说出我所准备的剧本:“但……”

  “不用客气”熊田打断静香的话,豪气地说:“任何我可以做到的事,我都很乐意帮忙。”

  “谢谢您,最近我好像过度劳累,全身都很酸痛,可以请您帮我按摩吗?”静香勉强地说道。

  “要我吗?”熊田不可置信地问道。

  “拜托您了,先从肩膀开始好了。”

  “好……好。”熊田不可置信地回答着,站到静香的后面。

  “请开始吧。”静香不知道是因为熊田身上的恶臭,还是厌恶的大手,皱起了眉头。

  熊田厚实的大手捏着静香优美的香肩,从上方的角度来看,静香饱满的奶子应该是一览无遗,加上静香被按摩香肩时,上半身不停摇晃,雪白的奶子几乎整个都要跳出来了,不时可见嫣红的乳头,好像已经直立起来了。

  我在暗处都看到静香的美乳左摇右晃。(上面的景色应该更好吧。)我不禁暗道,裤裆里的肉棒也硬梆梆直立起来了。

  “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用力?”

  “可以……”静香流着汗,勉强地回答。

  “那舒服吗?”

  “非常舒服。”静香不好意思的回答。

  “接下来换腰吧?”熊田舔着舌头,试探地问道。

  静香默默地答应了,整个人面朝下地伏在沙发上,高耸雪白的屁股隐约露出来,但在黑色丧服衬托之下特别显眼。

  (嘿嘿嘿,这个男人也露出好色的爪牙了。)我心中暗道,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火热的肉棒。

  熊田的大手在静香的腰肢滑动着,轻轻地捏着,并不时用前臂、手肘偷偷挤弄着静香的美臀,熊田额头开始渗出斗大的汗珠了。

  “啊……”不同于肩膀,柔软的腰也是静香的敏感带,静香不禁发出舒服地呻吟声。

  “夫人,舒服吗?”

  “啊……还好。”静香对于自己发出的淫声,好像感到十分羞耻,美丽的脸庞变得红噗噗的,整个人好像小女孩一样不知所措。

  (对这样的男人也会发情,这就是你淫荡的本性啊,好色的身体是谁都没关系吧?)我心中暗暗笑道,看着静香的羞耻状加上痴态,我不禁开始套弄龟头前端已经分泌出黏液的粗大肉棒。

  “夫人,屁股翘高一点比较好吧。”熊田食髓知味的吩咐。

  “嗯……”静香慢慢翘起丰满的屁股,熊田一只手从腰间下移至翘起的美臀上,轻轻磨擦按揉着,另一手轻抬起屁股,说道:“屁股再挺高点吧”

  熊田的大手一边微分开静香夹紧的修长美腿,加上翘起的屁股,静香的肉洞隐约可见,渗漏出大量的蜜汁,淫乱的汁液闪闪发光。熊田的眼睛里尽是血丝,呼吸也变得粗重。

  “啊……啊……呜……”静香开始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淫叫的哼声,小声说道:“不……要摸,不……行啊!”

  “夫人好像喘不过气来,我来按摩……胸……胸……口好了。”熊田假装没听到静香的拒绝,自顾自的开始动作。

  美丽的未亡人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抬起,双腿微分,黑色丧服的下摆已经完全被掀到腰间,饱满成熟的下体完全展现。熊田在静香身后,跪坐在沙发上,一手前探揉捏着成熟的奶子,另一手则往静香的肉洞缓缓前进。

  “夫人的奶……不,乳房很柔软呢!”

  “啊……啊……啊,不要摸,不要啊!”

  “但是夫人看起来是高兴的样子。”

  “对不起,请饶了我。”美丽的未亡人开始哭泣了。

  但是,熊田已经无法克制兽性了,凶狠的吼叫:“吼……”一手抓住静香的头发,用力的把静香向后扳。

  “啊!”美丽的未亡人吃痛的叫出声,整个人背对熊田倒在男人怀里。

  熊田急躁地亲吻着静香,长满胡须根的大嘴在静香美丽的脸庞乱嗅乱舔,另一手用力的捏着奶子,熊田的大手竟能够完全掌握静相的巨乳,用力粗鲁的捏揉着,静香的美乳变换着残忍的形状。

  “呜呜……”小嘴被封的静香,只能发出如同动物的悲鸣。

  熊田另一只手脱下了裤子,露出肉棒,非常巨大,我的肉棒跟一般人相比,我已经相当自傲了,但是跟人形大猩猩──熊田相比,我也不禁苦笑,不论是龟头大小、肉棒粗细、长短,根本是凶器啊!

  熊田扶着粗大的肉棒,从静香身后用力的插入,凶猛的抽插着。

  “那么大,呜呜……”静香发出惊呼,眼泪狂飙而出:“不……要,太……粗了,进……不……去……啊,好……痛……啊,我要……死……了……啊!”

  熊田无视静香的呼喊,一直发泄着强大的欲望,机械式的把巨大的肉棒插入湿润的肉洞,不停的运动着。

  慢慢地,呼痛的叫喊渐渐小了,静香开始扭动屁股迎合熊田的肉棒,并发出甜美的哼声。

  被男人凌辱产生令人想自杀的羞耻感,最后,全都会转换成官能的快感,看着不断在男人身上摇晃的静香,一道欲望的白色液体猛然喷出,我暗想:如果中泽50岁的父亲探望美丽的媳妇,面对未亡人性感的肉体攻势……想到静香的媚态,下身的欲望更加倾泄而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