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澳门遇到真诚的日本妹子

第一次去澳门大概是在十几年前,那会儿对澳门的印象就是破烂不堪,那会儿还在读大学,所以对很多事情比较迟钝。

  工作十多年了,北京,上海,武汉,长沙,基本上全国的各大城市都有过体会。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澳门,之后去澳门无数次,每次去澳门,都会让人忍不住的去寻欢,对于我来说,澳门空气中都分泌着浓郁的荷尔蒙的气息。

  可以说一个男人的欲望,可以在澳门这座小城市得到最大的满足,无论身体还是精神层面。

  如果你在澳门逛一天街,基本上在各大赌场的场子里,都会遇到胸部高耸,皮肤白嫩的妹妹,除了赌场,走在街上,路边随处可见发传单的极品妹子,她们都是自己行销自己,看着可以就直接带走。

  性价比超级高,1000港币一次速食,还提供她们自己开的房间。

  然而这些对我来说不太感冒,一方面是觉得不卫生,一方面因为从场子里出来,身上难免带着大量的现金。所有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安全之上的,所以我对站街妹无论多么精神也提不起性趣。

  澳门的各大浴场也基本上都去遍了,基本上集中在老区,也就是葡京酒店一带。几年前就是XXX会,十八浦之类的,这两年XXXX会就风头正劲了。

  前不久,刚从澳门回来,那天小弟手气不错,进了星际赌场30多分钟就红了不少,现在赌场区都不让在台子上抽烟了,有专门的吸烟室遍布在场子的角落里,但是,我不太喜欢在吸烟室里吸烟,于是小弟从场子里走到了大街上点起烟来。

  街上三三两两的美女走过,都是高挑的身材,白嫩的皮肤,紧身的蕾丝包臀裙,若隐若现的胸部,走过去带着一股香风。

  小弟有点按耐不住,于是过街进了XXXX会。

  出了电梯以后,门口的小弟毕恭毕敬的将我带进了水会的休息厅,让我先换鞋,换鞋之后给我一个手牌,然后,我换了衣服就进了洗浴大厅。

  洗浴大厅的服务员全全是女性,都清一色的穿着性感的蕾丝吊带,里面真空的,若隐若现的让人神往。

  这时一个妹子走过来让我先泡澡,我泡澡的同时,妹子跪在我背后,帮我轻轻的按着太阳穴。偶尔会用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从我胸前和小弟弟上滑过,也会偶尔用她的咪咪头扫过我的后背,这样的挑逗方式我比较喜欢,这在内地的大厅里是体会不到的。然而这些妹纸一般是不做的,只是提供帮洗服务和按摩的。

  随着一阵音乐的响起,洗浴大厅的两个门里一瞬间涌出来了无数个美女,她们分着三批进场,第一批身高普遍都是165左右,统一穿着学生妹的制服。

  第二批普遍身高都在170左右,她们穿着旗袍。

  第三批,进来的妹子更加高挑,她们都穿着清一色的OL制服。OL中还掺杂着几个金发的洋妞,她们胸前都挂着她们的牌号。

  经理在旁边介绍着价位,学生妹2680,旗袍妹3280,OL3880,一口气看着80多人的组合,她们都是半露着胸部,对着你微笑,小弟感觉眼镜都看不过来了。

  旁边的客人也有十多人,看中的直接说出号码带进房。

  我很相信眼缘,正好看中一个OL的妹妹对着我真诚的笑着,这个妹妹身高大概175左右,皮肤白嫩,从她真空的OL制服里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乳头,大概有C+,尤其是那小屁屁,非常翘,下面的美腿也是非常的笔直,穿着一双高跟鞋,更显高挑。

  我马上点了这个妹子,这个妹妹对我鞠一躬,然后将我从水池里扶了起来,一旁按摩的妹纸跟我擦乾了身体,穿好了衣服,讨了200的小费让我签单,然后退下了。OL妹子将我带进了房间。

  房间不大,正中间一个红色的水床,小弟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抽着烟,只见妹子微笑的用着蹩脚的中文说着:我来自日本,我的号码是8888,现在可以为你服务吗?

  这不是废话吗?这个妹子还是日本人,小弟算是为国争光了,哈哈。

  再也忍不住的将她直接抱到了床上,将她的OL的上身西装直接拉开了,轻轻的抚摸着妹子的乳房,房间里,发出了妹子轻轻的呻吟,随着房间温度不断的升高,脱下了妹子的裙子,发现妹子的下身还穿着黑色蕾丝的吊带袜,那蕾丝里面早已经是一片汪洋,忍不住直接带套插入阴道,妹子在我身下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发出如蚊子般轻轻的呻吟……

    完事后,妹子带进洗手间,帮我仔细的洗着的身体的每一处,看得出她很敬业,而且不做作,这很难得,这行的妹子一般都是应付,这么多年以我的经验来看,更多的在乎的是感觉,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傻做。

  期间我们用零散的英语交流着,得知妹子来中国才半年,为了读书赚学费才出来兼职的,是日本大阪人,相聊甚欢。

  冲洗完毕以后,妹子在床上跟我小心的按摩这身体的每一处,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从我身体滑过,刺激的我的每根神经。

  不知道什么时候,妹子自己已经穿上了黑色的丝袜和情趣睡衣,依然微笑的看着我,眼神骗不了人,我知道她也动情了,于是将妹子抱到我身上,妹子扶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慢慢的坐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似痛苦似快乐,小弟也轻轻的配合着,我则双手握着她的大乳房一阵的揉搓……完事以后,时间也差不多了,妹妹给我穿好衣服,将我送到门口,小弟买单愉快的离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