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嫖妓逸事

又是该死的高数课!我坐在教室里,心里咒骂着,要不是高数老师是个肥臀巨乳的小骚货,我才懒得来上课呢!

  我叫牛晓伟,今年二十一 岁,长相一般,就读于南方一所二流的师范院校。

  来自农村的我,又穷又土,见到漂亮女生还会脸红,尽管学校的美女很多,却从来也没有正眼瞧过我一眼。我也因此变得更自卑,常常羡慕地看着其他男生搂着穿着暴露的女生去开房,我却只能躲在被窝里意淫着李静打手枪。

  李静是我的高数老师,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披肩长发,弯弯柳眉,狐媚的凤眼,小巧的琼鼻,樱桃小嘴涂着艳丽的口红。李老师是很会打扮的女人,上身粉红色衬衫,下身黑色套裙,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玉腿修长,走起路屁股一扭一扭,我恨不得扑上去狠狠揉搓两把。

  也正是这个原因,高数课成了我唯一不会打瞌睡的主课,因为一见到李老师丰满的酥胸和肥嫩的臀部,我就欲火高涨,看着她指甲上涂了冠丹的纤纤玉手,脑子里幻象着李老师为我手淫时的骚样。

  叮铃铃!下课了,李老师走了,不负责任地留下了我充血挺立了一节课的肉棒。妈的,不行!今晚一定要去真枪实弹干一番,要不然会憋坏身子的!

  晚上,我兴冲冲地来到伊人街,城市里一条有名的红灯街区。我在一家叫做「在水一方」的洗浴中心门口停了下来,从外面看,大厅装潢中等,消费应该不会太贵。就这家了!我走了进去,向大厅服务员询问消费情况,他说包厢费五十元,其他费用由客人和小姐自己协商。

  在服务员带领下,我来到了一间包厢,墙角放着张双人床,窗前柜台上是二十五寸彩电,旁边一张红色皮沙发。我在沙发上坐下,等小姐的到来。

  过了三分钟,一个浓妆艳抹,淫艳无比的女孩走进了包厢。极短的黑色小背心几乎裹不住她胸前的波涛汹涌,蓝色牛仔短裙刚好遮住女孩的神秘部位,只要她一弯腰,我就可以看到她那条性感无比的红色丁字裤。

  「怎么,哥哥,不请妹妹坐下吗?」女孩骚媚一笑。

  「请坐请坐!」我赶紧将女孩拉到沙发上坐下。

  见到我色色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胸部,女孩嗲嗲道:「哥哥,你老盯着人家胸部干嘛啊?」「你那里好大,我好喜欢!」女孩听到我的夸奖呵呵一笑道:「喜欢你就摸啊!」「可以吗?」「恩!」女孩故作羞涩地点点头。

  我刚想伸手过去摸,突然意识到价钱问题还没有谈,我今晚身上钱不多,必须先把消费金额问题讲清楚。

  「妹妹,服务收费问题,怎么算啊?」

  「我看哥哥也是老实人,也很有眼缘,就友情价三百吧!」三百!天哪,都赶上我一个月伙食费了。

  我厚着脸皮道:「妹妹,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便宜点?」女孩道:「有缘千里来相会,三百块钱不算贵!」我道:「万水千山总是情,一百块钱行不行?」女孩略有不悦,道:「春风欲渡玉门关,最少也要二百三!」我掏出二百,往桌上一放道:「人间自有真情在,今天就带二百块!」最后,在我的软言软语下,女孩勉强答应了。

  「好妹妹,你对哥哥真好!你摸摸,哥哥真硬成这样了!」我牵起她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让她感受一下我的硬度。

  「恩,哥哥的真大真硬。还有,以后哥哥再来,记得找妹妹,不准找其他的骚货!」我将她揉在怀里,用力揉搓她丰满的胸部,闻着她满身的浓郁香气,肉棒一跳一跳变得更硬了,我亲了一下她红艳的嘴唇,喘着气道:「一定,哥哥的肉棒以后只给你一个人的小穴吃,把你喂得饱饱的!」「死相!」说着,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风骚地说:「哥哥,妹妹下面的淫穴好痒喔,哥哥帮妹妹舔舔好吗?」我没有怎么犹豫,心想这女孩既然提这个要求下面应该洗干净了吧。我俯下身,用嘴咬住她的丁字裤边缘,缓缓往下扯,直到她美丽的淫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果然事先洗过了。她的阴户不是很大,阴毛很整齐,显然精心修剪过,小阴唇呈暗红色,看上去肥腻无比,还一张一合地动着。望着眼前的娇嫩玉穴,我吞了下口水,将两片阴唇含在嘴里用力吮吸,仿佛在品尝着人间美味。

  「哥哥,你还会含啊……用力……用力舔……妹妹的骚穴好舒服……啊……臭哥哥……你好坏……舔人家哪里……」「骚妹妹,哥哥舔得你舒服吗?你的小穴好淫荡呢,夹弄着我的舌头,真是个骚货……」「对……人家就是骚货……人家每天都想男人的鸡巴……啊……亲哥哥……大鸡巴哥哥……你的舌头好厉害……妹妹……妹妹要被你玩死啦……」「小骚货,你的淫水真多呢,哥哥都快被你淹死啦!」「恩……人家就是骚……人家就是水多……哥哥喜欢喝妹妹的淫水吗?」「喜欢,妹妹的骚水很甜呢,跟蜜一样,哥哥以后每天都要喝!」「色哥哥!那……那就给你多喝点!」说着,女孩用力将我的头按进了她的阴户里。

  在我的卖力吸吮下,女孩很快就到了高潮。

  「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爽啊,哥哥还硬着呢。」我在她面前抖了抖自己硬挺的肉棒。

  女孩这时坐了起来,轻轻握住我的肉棒,淫淫一笑道:「哥哥,我们来做个游戏怎么样?」「什么游戏?」我有点好奇。

  「很好玩的游戏。」女孩伸出舌头舔了下我的龟头,继续道:「问答游戏。

  我问哥哥问题,哥哥答对了可以用你的大鸡巴抽打妹妹的小脸蛋,答错了妹妹就舔一下哥哥的龟头。直到哥哥一共答对了十道题,妹妹就让你插小穴!」我一听觉得挺有趣,就豪言道:「好!今天哥哥就要用这大肉棒打得你满脸通红!」这小丫头片子简直不知好歹,我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跟我玩这种游戏,不是以卵击石嘛!

  「嘻嘻,可别这么早说大话喔!那我们开始吧。第一个问题:世界上有几种人?」「废话!两种,男人和女人嘛!」「错!还有太监呢!」对噢,还有太监。「好吧,这题算我错了,高手也有失误的时候!」女孩狡黠地笑了笑,舔了下我的龟头。

  「第二个问题:地心说是谁提出的?」

  「这个简单,亚里士多德!」

  「回答正确!」

  我扬起自己的大肉棒在她的脸上敲打了两下,还用龟头顶了顶她的鼻子,这种略带凌辱的方式,让我快感连连。就这样,她一问我一答,游戏进行着。

  「第二十八个问题:世界着名古典喜剧《贫穷与傲慢》的作者是谁?」我垂头丧气道:「不知道。」「是丹麦作家霍尔堡。」说完,女孩又在我紫红色的龟头上舔了一口,坚硬的肉棒随着她舌头的舔舐而微微跳动。这已经是我连续第十五个问题回答不出来了,龟头被她的舌头舔得油光发亮,熊熊欲火也在燃烧,却偏偏不能尽情发泄。

  「好妹妹,算了吧,让我插吧,我已经回答出九个问题了,最后一个就算了吧!」我乞求道。

  「不行!男孩子一定要说话算话,不然会患阳痿症的!」她毫不同情地拒绝了。

  「那好吧,你接着问。」

  「第二十九个问题:世界上最早的养鱼专着是哪本?」「我不知道!」我已经绝望了,这丫头从哪找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好妹妹,别折磨哥哥了,哥哥认输了还不行吗?」她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一脸阴谋得逞的得意神色,缓缓道:「切,现在才知道认错,刚才谁说要用大肉棒打得我满脸通红的?」「是哥哥不好,哥哥不该说大话。这样,待会哥哥请你吃夜宵,好不好?」我快要哭了!

  「恩,这还差不多!但是,还是要先回答问题,第三十个问题,在我和你之间,谁是大傻瓜?」这小骚货,游戏结束前还不忘「羞辱」我一番。

  「是我,我是大傻瓜!」

  「回答正确!」她笑嘻嘻地道。

  我就等她说这句话!她话刚说完,我就已经饿狼扑羊般扑了上去。

  「好啊你个骚妹妹,既然敢算计你哥哥,有你求饶的时候!」我狠狠道。

  为了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我将右手伸进她的牛仔裙内,隔着裤子使劲厮磨着她的阴户,并不时挑逗阴户上方的小豆豆,不一会儿,我就感觉一股热流从阴道内涌了出来。

  「怎么样妹妹,哥哥弄得你舒服吗?你都出水了呢!」「哥哥,你好厉害,好舒服!快,快插进来,妹妹想要了!」你说要就要?刚才折磨我时怎么没有想想我的感受,小骚货!

  「插哪里啊?上面,还是下面?」我决定好好调戏她。

  「插下面,我下面痒!」

  「下面?下面又是哪里?是这里吗?」我手指抚上了她的肛门。

  她的身体轻轻一颤,娇喘道:「不……不是这里……是我的小穴……」「喔,原来是小穴啊!淫穴痒了是吗,要哥哥的棒棒止痒是吗?可是哥哥不会啊,你能教哥哥吗?」我继续调笑着,心里有股报复的快感。

  「求求你……哥哥……妹妹知道错了……不要再折磨我了……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操我吧……就像这样……」说着,她用自己的手指在阴道里一进一出,模仿着鸡巴操屄。

  看着她满脸大汗的样子,我微微有些心软,不忍继续逗她。我站起身,将她的玉腿分搁两肩,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腰臀用力一挺,坚硬的物事就进入了她的阴道。

  她感觉到我的坚硬和火热,狂放地把我搂住,将自己的两颗乳房都压得变了形,同时扭动腰肢,硕大的肥臀不住前后耸动,争取最大限度的结合快感。

  「妹妹,你好骚哦!小屄屄一夹一夹得,真紧呢!」「我就骚……我就是骚屄……你来干我吧……狠狠地干我的淫屄……」听着她嘴里的淫风浪语,我就像即将出征的战士受到了鼓舞般,浑身充满干劲,开始更快、更猛烈地耸动腰臀,大鸡巴在她的淫穴里快速地进进出出,将她的小阴唇鼓捣地翻进翻出,并不时带出阵阵淫水,我和她的胯间已是一片狼藉。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冲刺后,我和她都达到了性爱的高潮。经过这场激烈的肉搏战,我已经精疲力乏,搂着怀中玉人进入了梦乡。

  当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她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我。

  「你醒啦!」她轻轻一笑。

  「恩!」我伸了个懒腰,「昨晚还满意吗?」

  「死鬼!弄得我现在还全身酸疼!」

  我将两百块钱给了她,并问她要了电话号码,说以后方便联系。

  「对了,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李静。你以后叫我小静吧!」

  李静,她居然也叫李静!我笑了,笑得无比淫荡。

  本楼字节数:8013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