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地铁真光妹

   某一天放学时间 金钟地铁站 6:15 p.m.
   我在等,一个不相识的她,你问我在等什么?待会儿告诉你。

  我的要求很高,而且对校服很执着,当然最紧要都是样子漂亮,更重要是乖乖女,这是我的癖好。湾仔往金钟转去荃湾线的人群涌到了,我亮起金睛火眼,去望清楚每一个人,但是…暂时请原谅目中无人的我,我只会去认清身穿校服的女学生。眼前有一个大约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扎着两条长长的马尾辫子,她身形不算太高,但因为她用侧背的袋而不是用背背的书包,从后看她只见她的 pat pat 左右摇摆,而且旗袍令她的 pat pat 更见丰满,我已决定将目标锁定了。

  有经验的人都知,放工放学时间的金钟站往荃湾,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一群又一群人像野兽般冲进车厢,无论着西装的抑或着校服都不顾仪态地尽量迫入去,这正给我一个有利的空间,什么有利的空间?说到如今,大家都应该知我在干什么,用最简单最常用的字去解释,可以用“色狼”,在日本,可以叫“痴汉”,不过无论怎样称呼,对我而言都没有所谓,如今的我,只专心在这个真光妹身上。

  “往荃湾线列车即将到站……”,到了到了,虽然已处于有利位置,我已站在真光妹的身位等待上车,但我仍有半点焦急,恐怕“她”或其他人知道我在想什么而有所戒备,时间过得特别慢,心中不断咒骂这班地铁怎么来得这么迟。

  一开车门,所有人的目标是车厢中的有利位置,对他们来说,有利位置是近扶手、又或较空旷的空间,而我的有利位置就是紧贴这个真光妹。这班车很迫很迫,当然这正中我下怀,她只能迫到近车门的位置,而我则紧紧来她的背后。我的手,已经很不自觉的,放在她的 pat pat 上了。

  我将手放在她 pat pat 上,她好像不察觉,又或者已经习惯了挤迫的地铁,所以觉得身体有其他东西压着也情有可原,我又怎会甘心于这样?趁住行车时的摇动,我用姆指在她的 pat pat 上试探地扫来扫去,她好像察觉了,她的手放在她 pat pat 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礼,但我又怎会让她成功?我不去摸她的 pat pat,反而去摸她的手,又是像刚才的来回抚摸,我见到她连耳根也红了,果然没错,她是一个很怕羞的人,我认定了她是会忍受而不会叫的,下了这个决定后,我将会更变本加厉。

  不知她会再哪个站下车,时间宝贵,我要加快动作。

  她看来不愿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阵后,她缩开了,既然她已经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动作更大胆了。我这次一掌就盖住了她的 pat pat,不是静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轻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 pat pat 的弹性。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把整个下身贴住她的 pat pat,我下面的感觉是柔软,大概同一时间,她的感觉是坚硬,不过我无暇去体会她的感觉,我下面不断的顶着她 pat pat,随着地铁摇动左右磨擦,我慢慢将下面移到她 pat pat中间的屁股沟,左右郁动时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兴奋,本身放在pat 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寻找底裙的边沿,虽然不是直接摸到底裙,但是即使是隔着校服去摸底裙的边沿都会使我份外的兴奋。

  而她,耳根已经完全红了,当我五只手指慢慢摸上她右边的大腿,她本能地别过头来望我,但当她触到我的目光后,害羞的她不敢叫出来,亦不能表示什么,反而只好低着头,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抚弄,任由我下体在她屁股沟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够贴身,当我右手摸她的大脾时,完全是有贴身的感觉,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减少手感,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穿PE裤打底,只有一条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脾上由轻轻变成重重的压下去,太薄的底裙隐藏不了她底裤的位置,透过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裤的边沿。在摸到底裤边的同时,也许连她都感觉到,我深深顶在她屁股沟的下体变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冲动。

  一个站是很快过的,“下一站尖沙咀……”,就快到下一个站了,我作了一个举动,就是摸她大脾的手完全放开,顶着她的下体亦离开了,当然我不是怕别人看见,亦不是就此收手,而是希望她以为我不再搞她而不在尖沙咀站下车,让我有机会多搞她一、甚至两个站。

  “请小心车门……dododododo…”这个策略成功了,她没有下车,但身边却多了一个真光妹,她身形较为矮小,头发及肩,圆圆瓜子面且充满一份稚气,看似是中一、二的学生,不知道是否属于同一间真光中学呢?不过我不打算向她下手,会考喔,课文中都有说“坐这山,望那山,一事无成”嘛,当然要专心继续向这个扎孖辫的真光妹埋手,当车门快关上,我知她想走也来不及的时候,我就继续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应该不止是上下其手,我用的,又岂止是手呢,我的下体重新贴着她的pat pat,车厢更迫了,这个动作就像变得理所当然的没有人觉得不妥,而且我们站在近车门的地方,大站份人都是背对住我,就连刚上车的真光妹都只是侧面对着我。

  我的手更大胆了,刚才趁着挤涌的人潮已静静的绕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着机会,当车门合上,我的五指山亦盖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况就像环抱住她一样,她看来想挣扎,但是这是没有用的,而且那个刚上车的真光妹亦发挥作用了,她们两个真光妹虽然不认识,不过她都不想同校同学知道自己被非礼吧,万一回到学校被人宣扬,这个怕羞怕事的扎孖辫女生可不愿意。我深深知道这一道理,所以在这个站内我要尽情的去向她下手。

  我的左手也不闲着,一直以来,只提我的右手在她大腿上摸搓,而忽略了我的左手,其实“他”也在默默经营的,我的左手无声无色地,慢慢的,慢慢的,逐渐掀起了她的旗袍,她似乎还未发觉,不过暂时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将手伸进去旗袍内,为防被她发现,我的右手要帮忙扰乱她,加上我都止不住我右手的欲望,“他”已不受控制般由她大腿逐渐滑去她的私处,她感觉到了,她左手抱著书,右手伸下来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进尺。

  我却有另一番体会,我只当她是想与我一起经历这个重要的过程,软软的,就是内裤的质感,我中指与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挤压,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她想别过头来,不过太挤迫了,她只能望着地铁车厢的窗门,靠着玻璃的反射而望我,当然我亦望住已经被我弄得面红耳热的她。

  另一个真光妹还很有闲情的去哼着调子,她的出现不单止令孖辫真光妹不敢去过份反抗惹人知道,我右手的中指更跟着她哼出来的调子挤压她的私处,当她哼到轻音时我轻手些,而当哼到重音时,我挤得较大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挤压,她只低着头望着玻璃,我在玻璃上仿佛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显出半点无奈,因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时机成熟了,左手的默默经营给右手制造有利的空间,我趁着地铁忽然摇动,她站得不隐,本身抓紧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车门上,而我的右手即时钻进她的旗袍内,五指山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断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着旗袍压着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非礼,但我想连她自己也清楚,这样又怎能制止我呢,这只算是一些无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面对住一个似乎不懂反抗的真光妹,为了不让她在佐敦站下车,我心生一计,不过也蛮冒险的,我左手揽住她的腰,右手飞快地脱下她的内裤至大裤,她不可能在这个情况下走动,她似乎反抗了,而地铁列车亦到站,“彭”一声,车门开了。 

  她企图下车,但这是没有可能的,车门一开,很多乘客便涌入,只要她不大叫,所有的乘客见到我这样揽着她,都只会以为我俩是一对情侣,更何况这个时间佐敦站涌入的多数是学生,尤其是在这一带刚放学的DGS、圣玛莉及循道的学生,我和孖辫真光妹竟然被一群DGS包围了,我们的左边是尖沙咀上车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后面都涌来了四、五个DGS学生,其中一个穿女 童军制服,孖辫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尴尬,怕事的她怕被人发现?只见她低着头,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体一下又一下的侵犯,当然还有我愈来愈硬的下体,虽然紧贴着她的屁股沟,但仍然要挤些空间出来左右磨擦,这样柔软的pat pat不让她刺激到我射精简直就对唔住自己。 

  我们被围在众女学生面前,这样去非礼她的感觉份外兴奋,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会在这个站转车,为免到站时给人看到她被除下内裤而知道我在非礼她,我趁这个时间先替她穿回内裤,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此放过她,我的手掀起内裤的一角,整张手伸进内裤入面,隔着内裤去直接抚摸她的下体,她在旗袍外压着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样?很紧张吗?我会令你更紧张的,我将食指轻轻的插入她的阴部,我并不打算弄破她的处女膜,不会插得太深,但浅浅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愈来愈快的动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软下来。刚才无暇去望周围的女孩,但除了见到前面的DGS都有讲有笑外,在我侧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红红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礼她? 

  但周围都似乎没有一个人在非礼她,看清楚,原来她一直在玻璃门的反射下看着我的“好事”,难怪看得面红耳赤,既然有观众,我也要卖力些,我将揽着她的左手绕到我的裤头,轻轻的拉下拉链,轻轻的取出我的下体,我要我的下体直接磨擦这件贴身的旗袍服。在旁偷看的真光妹当然看到我在干什么,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铁上会遇到这样的事,不过当我左手重新揽着孖辫真光妹的时候,我就没有闲情再去理你信不信了。 

  我的下体变得更硬,没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毕直坚硬的下体就像柱子般顶着她的pat pat,深深的陷入,这样的屁股给我顶着,怎能不射精?快要到站了,我不顾这么多,大力的拥着她,下体激烈的喷射。 

  她,好像察觉了些什么?感觉到我下体的抽搐?抑或是感觉到屁股湿湿凉凉呢?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体进行快而轻的抽插,虽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确有生理反应了,我的手指,感觉到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出,仿佛就是我的战利品。剩下来的时间,是时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但,不包括射在她旗袍上的精液…… 

  车门打开,她一支箭的冲了出车门,在人潮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