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梦幻之星豪华邮轮
刚刚完成了一个大的项目我,精疲力竭的我,倒头睡了一整天。我原本打算睡上三天三夜的,但是我总是梦见自己在写企划案,根本睡不踏实。看来,睡觉不是恢复精力的最好方式。因此我打算稍微奢侈一下,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作一次旅游。打开电脑,浏览了几个旅游相关的网站,什麽云南、西藏这些看著就觉得很累的名字映入眼帘,难道就没有比较轻鬆点的旅游项目吗?比如环城游什麽的?身在海滨城市,最轻鬆的旅游项目可能就算是乘坐邮轮了。我刚刚进入公司的那几年,我收入不高,那时我一直为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打拼,等到我在公司的地位稳固了,又忙于工作,没有时间,以至于每天隻能在上下班的路上远眺洋面上的邮轮,而没有机会亲身登上邮轮。让我来看一看,日韩、基隆、冲绳、……可去的地方真不少,各个航线的价格也从600到3000人民币不等,即使航线远达美国,船票也不足5000元,算上其它开销,费用比我预期的要低得多。我决定找一个时间短一点的旅游路线,天知道什麽时候老闆会把我拽回到办公桌前。正在我决定做一次日韩线路的三日游的时候,一条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东南亚二日游,快乐秀色之旅,之星套房11444元,豪华套房888元。广告配图是一个穿著暴露的美女,她的面前摆放著一些烤肉。看到这条广告,我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他们要麽不知道什麽是「秀色」,要麽是他们在搞噱头,但是「秀色」二字却一直闹得我心理痒痒。最后,我鬼使神差地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喂,您好,我想订一张「东南亚三日游」航线的票,梦幻之星套房。」「好的,请容我们保密,请告诉我们您的地址,我们会派代表登门拜访。」我留下地址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她们的代表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她穿著职业装,领口有些低,我可以轻鬆地看到她诱人的乳沟。「您好,您是一个人参加我们的旅行吗?」「一个人。」「请问您是否吃素?」「我吃肉。」「需要为您准备清真食品吗?」「不用。」「请问您喜欢看什麽类型的电影?」「什麽?」为什麽乘坐邮轮需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是这样的,我们为梦幻之星套房准备了许多电影,有喜剧片、动作片、爱情片、动画片、爱国主义教育片、恐怖片。其中有一部电影涉及到性虐、虐杀、食人题材的电影,如果您反感这类题材的电影的话,我们会预先移除这些电影的。」我突然想到,她们说的「秀色之旅」,就是旅途中可以看秀色电影?也罢,想起前几年,好多问为了看未删减的《色戒》,多花点钱看看秀色电影也不错。「我挺喜欢看恐怖片的,你们就不用删除这些电影了。」「那麽,性虐题材的呢?」这个女人为什麽要问得那麽细呢?问这种问题简直就是在羞辱客人!但是,往积极的方面想,也许她们的公司好心地花重金购得这些重口味电影,但是又怕这些电影惹恼顾客、惹来官司,所以就问得细了一些。不然,搞得像那次苹果推送音乐专辑一样就糟糕了。「没关係,不用删了,我会认真看电影前面的警告信息的,关于电影的问题就此结束好吗?」但是对方仍然不肯放弃,她用非常担心的表情继续问。「可是,可是,我们为梦幻之星套房安装的是65寸4K清晰度的LED电视,您配合3D眼镜观看这些电影时,您会看到非常逼真的画面,尤其是在那部有食人情节的电影当中,我们真的很担心您无法承受画面的刺激。」她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有点害怕了。「那个被吃掉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就算被对方鄙视也好,我想知道那部食人电影的情节,如果电影中被吃的是女人的话,我愿意冒著被吓死的风险看那部电影,如果被吃的是男人就算了。不知不觉中,电影似乎成了我这次旅行的目的了。「您说那部电影吗?被吃掉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大学生。」「呼……」听到这裡,我鬆了一口气,而且对方似乎也看出来我的心思了。「电影我会为您保留的,邮轮在后天下午1点出发,可以吗?」「可以。」「这是您的船票,您是使用信用卡支付还是现金支付?」休息了一整天之后,下午1点,我带著船票和几件换洗的衣服,来到码头。「朱先生,您好。」驳船早就在码头等我了,登上邮轮之后,乘务员把我带进我的套房。套房有一面面朝大海的落地窗,落地窗后面是一个摆著躺椅的露台,露台在阳光的曝晒下亮得刺眼,似乎在以此来宣告自己的价值。我绕过落地窗,登上露台,远眺大陆,我我发现我工作的地方离我如此遥远,我的上司也恩准我可以不带手机、笔记本电脑来旅游,光是在这裡站著,就让我深刻体会到——活著真好。回到套房中,我果然看到了传说中的65寸4K清晰度外带3D眼镜的LED彩电,我随手打开电视,在文件夹中寻找她们反覆提到的食人题材的电影,找到之后,我在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开始享受这部电影。电影描写一个得了绝症的女孩,请求她的男友将其宰杀、吃掉的故事。正如她们之前说的一样,细腻的3D画面果然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美中不足的是,片子隻有30分钟长,前面20分钟都是描写男女之间爱情的,涉及到宰杀部分的隻有后面的10分钟,不过我把那最重口的10分钟反覆看了好几遍。满足了自己的猎奇心理之后,我有点后悔,我应该带一台DV机,把这个难得的好片子偷录下来才对。我正在想著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敲门,她们没有看到那个「请勿打扰」的牌子吗?我打开门,外面一口气进来十个乘务员,虽然她们都貌若天仙,但是她们十个同时进来,确实有点吓人,她们不会让我走跳闆吧?「朱先生您好,这样冒昧地打扰您,是不想让您浪费这难得的旅程。您刚才应该在反覆看观看食人电影最后的10分钟吧?」「你们怎麽知道的?」「电视裡有监控程序,我们可以远程瞭解您在看什麽片子。」「你们为什麽要监视我?」抓住我的短处,向我敲诈吗?不对,如果事情闹大了的话,明显是提供食人电影的她们更加不利。一个乘务员向前迈进两步,她的脸似乎要贴在我的脸上了,原来显得很端庄的她,逐渐透露出了一些淫靡的气息。「您误会了,我们隻是想借此瞭解一下您对秀色文化的接受程度,之前为此也像您问了许多问题。还记得这个旅程叫做「快乐秀色之旅」吗?那个名称可不是噱头。」「你们什麽意思?」「请您随我来。」几个乘务员将地毯捲起,地毯下面露出了一道暗门,暗门下面是一道楼梯。十个乘务员穿过那道暗门,我也跟著走了下去。暗门下的密室让人吃惊!除了顶端的门以外,四周没有任何窗户。头顶的几盏天花灯为整个屋子提供照明,天花灯、牆壁的瓷砖、地闆上的瓷砖都尽量挑选了比较精美的式样,徒劳地美化著这间房间。屋子裡的床、桌椅还算正常,炊具灶具就显得很突兀了,而四周摆放著的麻绳、皮鞭、开山刀、斧头、断头台则直接让我联想到了刚刚看过的电影。「这裡的隔音很好。」一个乘务员如此说道,她回身关上了房间顶部的门。「在这裡,您可以随意折磨我们、虐杀我们,声音是不会传到外面去的。」「为什麽?」我并不想问什麽「为什麽」,那个「为什麽」是我大脑混乱之后下意识说出的词,我已经完全混乱了。我承认,我是个耸B,她们有十个人,我虐杀她们吗?我看她们十个虐杀我一个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我觉得您太过紧张了。」紧张?隔音密室+各种利刃,不紧张才怪呢。「让我们先帮您放鬆一下吧。」在这个乘务员的带领下,是个乘务员开始脱去自己的制服,她们的制服裡面是款式不同的泳装。原来我隻能看到她们漂亮的五官、美丽的脖颈,现在则可以清楚地欣赏她们不同罩杯的乳房和模特一样的美腿。这样好的身材和容貌,即使是在明星写真集裡也难得一见。她们脱完之后,接著又给我脱衣服,和刚才的爆炸性发言相比,这种事情已经吓不到我了。她们把我搬到床上,一个乘务员的双手放在我的内裤上,问我。「您好,我叫艾萌,请您允许我为您服务。」她就停在那裡,等待我的回复。「让我把这裡当成东莞吗?」「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我觉得我的道德底线正在崩溃,不过没关係,我还有一条防线。「你们做一次要收多少钱?」女孩笑了一下,她的笑容裡没有一丝瞧不起我的意思。「您儘管随意享用我们好了,绝对不会收钱的。」到此,我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了,我自己脱下内裤,我的肉棒已经不可避免地竖了起来了。「好好服侍我,待会儿给你小费哦。」「明白。」那个叫做艾萌的女孩将脸贴到我的肉棒旁边,用舌尖轻轻地舔著肉棒的各个角落,之后猛然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她的脸颊、嘴唇、舌头,完美地包裹住了我的肉棒。她的头上下移动著,她舌头上的味蕾剧烈地摩擦著我的肉棒,我的龟头一下下地碰撞著她的喉咙深处。这股舒服的感觉让我闭上了眼睛,任由艾萌服侍我的肉棒、任由女生的香气鑽进我的鼻孔。「你把泳装也脱掉吧。」我拍了拍她的头,虽然她的泳装很薄,但我还是想直接看她的乳头和私处。女孩吐出我的肉棒,直起身子,她满脸绯红、喘著粗气看著我,片刻之后,她脱下她轻薄的比基尼泳衣,她圆润的乳房上的两颗粉嫩的乳头,随著她胸部剧烈的起伏而一上一下摇动著。「你真是,太美了。」我翻身把她按在身下,分开她的双腿,粉嫩的鲍鱼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的阴部喷出的香气熏得我意识不清。我上一次和女人做是什麽时候呢?一年前?两年前?算了,不去想他了。我的肉棒猛然间插入她的阴部,她柔弱无骨的身体突然紧绷起来,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很痛吗?」「是……是的。」艾萌回答得很老实。「那我动作轻一点。」「不要!请您按照您的喜好来做,不是,是求您,求您一定要按照您的喜好来使用我。」「艾萌,我喜欢你。」即便是她因为钱而这样做,她做到这个份上,也让我很感动。「你稍微忍耐一下。」我的腰加快了速度,就像要将她的阴部撕裂一般地用力插她,而她则搂住我的肩膀,把她的乳房紧紧贴在我的前胸。剧烈地抽插让我的肉棒不小心从她的小穴裡滑出来,我直起身子,想把肉棒重新插入,猛然间看到她的小穴流出了一缕缕的血丝。「你是处女吗?」「是的。」当我意识到我刚刚夺走了一个美女的第一次时,我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这麽宝贵的东西,给我没问题吗?」她摇了摇头,说道。「没关係的,之后我还有更好的东西要送给您。」「那我就期待一下了。」我又重新开始抽插她的小穴,她似乎也习惯了我的肉棒,痛苦的叫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甜美的呻吟。「我要射了。」「请您射进来吧,射进来。」她的话突然勾起了我的一些不快的回忆,以前和女友做的时候,每次她都不让我射在裡面。「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啊!!!!」真是畅快淋漓,射过之后,我无力地趴在艾萌的身上,我突然想起来,我身边还有很多人呢。我抬起头,看到周围的乘务员都在微笑地看著我们,有几个还在偷偷柔自己的乳头。艾萌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但是她的声音仍然像8点59分衝进办公室的OL一样。「朱先生,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下一个项目。」「好啊。」「请您用大头针刺我的乳房。」「什麽?」旁边的乘务员已经递过来一个刺满大头针的布垫。「可能您还没有弄明白,我表面的身份是乘务员,我的真实身份是肉畜。」「肉畜?你是怎麽变成肉畜的?」把这麽好的女孩当作肉畜,实在是太浪费了,如果能把她娶回家该多好。「因为涉及到商业机密,详细的情况不能对您说,但是我可以告诉您,我们不是被迫这样做的,我们都是处于自愿。」接著她又揉著自己的乳房说道。「我的乳房的大小最适合用大头针来插了,太大的乳房太软,不容易插,太小的乳房又很容易被肋骨挡住,无法将整根大头针刺进去。当然了,我隻是提一个建议而已,您可以根据您的喜好来玩弄我。」我环顾四周,旁边的乘务员都没有阻止我们两个的意思,于是我壮著胆子,拔出一根大头针,将针尖刺入她的乳房,嘛一根针又死不了人。她先是眉头稍微皱了一下,接著说道。「建议您将整根大头针插入,这样比较有意思。」她的乳房很软,我稍微一用力,整根大头针就没入她的乳房。「您觉得有意思吗?」「啊,很好玩。」「太好了!」艾萌显得很开心。「请您继续插吧。」看样子一根大头针不会让她受太多的伤害,于是我又插入了第二根。我想,既然可以插两根针,那再多插一根也不会有问题。接著是第四根、第五根,我手中的大头针一根根地插进她的乳房,不知不觉中,几百根大头针就都被插进了她的乳房裡,她的乳房表面渗出了一层血珠。我觉得,我好像玩过头了。「您做的很好,现在,请您用力揉搓我的乳房。」「什麽?」今天我是第几次问「什麽」了?内部满是针头的乳房,隻要轻轻柔一下,每根针头都会像刀子一样在她的乳房裡割来割去。「如果我柔下去的话,你的乳房会报废的。」「您不用在意。」她的一隻手伸向自己的乳房,然后用力一攥。「啊!」就像被挤压的海绵一样,她的乳房瞬间被挤出了许多的血浆,然后她微笑著对我说。「看,很好玩的。」这个笑容太有诱惑力了,我的两隻手一起用力揉她的乳房。「啊啊啊啊!!!」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惨的叫声,但是我的双手却停不下来,我一下下地揉搓著她的乳房,艾萌惨叫著、她的头剧烈地摇来摇去,但是却没有反抗我的意思,当我鬆开双手之后,她的乳房已经完全变形了。「她的乳房还有救吗?」我的兽慾得到满足之后,我的头脑略微冷静了一些,我回过头去问身边的乘务员,我也知道,我现在问这个问题有点晚。「如您所见,她的乳房已经完全报废了。」我的脑海中立刻制定了一个计划:现在立刻跳海逃跑,然后在菲律宾上的一个小岛裡隐姓埋名、了却残生。「请您继续折磨我吧。」这个胸部报废的女孩竟然还在请求我的折磨,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她身上寻找下一处可以折磨的地方。「不对,我们无怨无仇,呃,刚刚是我兽性大发。」我开始语无伦次了。「总之,我不想再折磨你了!」「那就请您按照您的喜好来处死我吧。您不用担心法律问题,我们已经疏通了司法部门、医疗部门,我们之后都会被认定为心脏病或者其他的疾病猝死。」「这样真的可行吗?」「没问题的,公司会定期为我们体检,同时也会帮我们编造病史。比如我,我就有心脏病的病史,如果我突发心脏病的话,不会有人怀疑的。」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麽就表示这艘船属于一个手眼通天的公司,这家公司可以把弄死一个人当作她们公司的一项业务,还能有计划地伪造一个人的死因,真是可怕。「我明白的,处死第一个肉畜的时候,大家都会有所犹豫,但是第二个、第三个就轻鬆了。我是自愿被处死的,所以您不需要有任何负罪感。」虽然她都这样说了,怎奈我天生胆小,艾萌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我的想法似乎都被她看穿了。「这样吧,您做在这裡不要动,我自杀给您看好吗?」「告诉我,你为什麽一定要死?」我觉得我弄碎了她的乳房是重要原因。「为了表演给您看,为了让您开心。」「就这样?」「没错,这是我们毕生的愿望。」「我不明白。」「您不需要明白,您隻要好好享受就好了。」女孩拿出一把锥子,将锥子的尖端抵住自己左侧的胸部,锥子的尖端已经刺进肉裡。「现在请您下命令吧。」我摆了摆手,女孩便开始将锥子慢慢插入自己的胸部,锥子轻鬆地穿过乳房、缓慢地插入肌肉,在整个过程中,女孩的表情异常地痛苦。女孩的身体猛然向前一扑,身体的重量让锥子深深地刺入她的左胸,我猜,她死定了。女孩翻了一下身,她竟然顽强地活著!她双手抓住锥子的柄。「啊!」随著一声尖叫,女孩将锥子从自己的左胸拔了出来,喷泉般的血液从她左胸细小的孔洞中喷出,喷出了一米高。血液一直这样喷呀喷呀,喷出的血液迅速从牆角的地漏中流走,看来这个房间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这种用途。过了几分钟,血液已经停止流出了,艾萌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裡,事到如今,我依然很难相信,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们现在可以处理尸体了吗?朱先生?」她们在问我话,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反应。兴奋过后,我感觉到的是第一次看到别人自杀所带来的无尽的恐惧,我的脸色变得铁青、感觉到反胃。「朱先生,对不起,我们吓到您了。」乘务员不停向我道歉,然后两个乘务员把我扶到楼梯上面,也就是我的套间裡,给我换上浴袍,让我在床上躺下。「您在这裡躺一会儿吧,可能会感觉好一些。」我在床上静静地躺著,不知躺了多久,我渐渐睡著了,醒来时,天色渐暗。两个身著泳装的乘务员一直握著我的手,躺在我的身边。我站起身来,两个女孩也跟著站了起来。「朱先生,对不起,我们服务不周,让您受惊了。如果您同意,我们可以为您去掉这次旅行中的所有秀色部分,让您享受我们高质量的常规服务。如果您还是不满意,我们还可以立刻送您回家。」「如果我要求你们去掉秀色服务?这些女孩就不会死了吗?」「是的,但隻限这一次,之后她们还会为其它顾客服务,被他们虐杀,也就是说,您救不了她们。」这句话燃起了我的嫉妒心和佔有慾。这麽好的女孩,我不碰,让其他男人虐杀?这怎麽行?如果我无法救她们的命的话,至少我要在她们死前佔有她们,然后亲手处死她们。就这样,我身为人类该有的最基本的道德,被我的嫉妒心和佔有慾击得粉碎。「我明白了,对不起,是我错了,我要继续享受你们的秀色服务。」或许某一天我会被警察抓到,不过我愿意冒这个险。「太好了。」两个乘务员一扫脸上的阴霾,兴奋起来。「先生,马上就要到晚餐时间了,我们用刚刚死掉的艾萌给您作成菜,可以吗?」「可以,不过不要让我看到人肉的形状。」如果她们给我端上来一隻蒸熟的人手的话,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吃得下去,因此,我打算逐步适应这种服务。「食品是免费共饮的,酒水需要单独付账,可以吗?」没过多久,几道製作精美的菜餚就送到了我的套房裡,前菜是一道沙拉,主菜是肉排。「这个沙拉是用什麽做的?」「人的裡脊肉和人的卵巢。」「肉排呢?」「肉排用的是臀尖肉,那道汤菜用的是大腿肉。」「哦。」经过厨师的料理之后,已经看不出这些肉是从少女的身体上取下的了,不管是哪道菜,肉的味道都非常鲜美,因为我没吃过人肉,也判断不出来这些肉是不是人肉,隻是感觉味道像猪肉,但比猪肉鲜美。我把菜吃得精光,一个乘务员将餐具收拾乾淨。「您对我们的菜满意吗?」「非常好,第一次吃到这麽好的菜。」「太好了!那麽之后您打算去赌场逛一逛还是去免税店买东西呢?或者继续虐杀我们?」赌博什麽的,我也很想玩,但是我对虐杀眼前的这些美女更感兴趣。「我要折磨你们。」隻见她捲起地毯,露出暗门,我随她走了进去,发现之前的七个乘务员正呆在密室裡。「你们什麽时候进来的?」「我们一直在这裡等您呢。」听她们这麽说,我真是太感动了。收拾餐具的的第九个乘务员也回来了,全员到齐。「你们是不是都没吃晚餐?」「我们为了不让肠道裡产生污物,所以最近两天我们隻喝一些可以保持体力的饮料。」一个乘务员还晃了晃手中的瓶子。「为什麽呢?」我好奇地问道。「如果您剖开我们的肚子,在肠道裡看到什麽噁心的东西,会破坏您的兴緻的。」她的话让我突然想起下午看的电影中,女主死掉之后,被开膛破肚的样子。「我想看开膛。」「好的,您希望看到谁被开膛呢?」天!我现在竟然可以决定哪个女孩被开膛!我猜隻有古代的皇帝和山大王才有这个能力,而今天的我……真是不敢相信!「你们都过来,让我摸摸你们的肚子。」女孩围拢过来,挺起自己的肚子,任由我抚摸,真是帝王一样的享受。穿比基尼的女孩,我可以直接摸,穿连身泳衣的,我隻能把手从大腿根部伸进泳衣裡,摸她的腹部,感觉很下流。最后我选择了一个穿连身泳衣的,我觉得她的肚子很软,切起来一定很有意思。她很开心地脱下泳衣,躺在一张解剖台上。「请您剖开我的肚子吧,请您小心,不要划伤自己的手。」旁边的人还递过来一把手术刀。天!竟然是活剖!一个乘务员用笔在她的肚皮上画了一条线。「建议您按照这条线来切。」没有经验的我决定听她的,我手中的刀从她的胃部切下去,「噗哧」,锋利的刀子很轻鬆地没入了她的身体!接著,刀子向下划过去,经过她漂亮的肚脐,直到她性感的小腹,整个过程中,她的肚皮一直在颤抖,提醒我我正在切开一个活著的、意识清醒的女孩。我就像来开拉链一般,把她的肚皮划开,她的血也从伤口裡涌了出来,流到檯子上,然后被檯子上的纹路引导到一个收集血液的水桶裡。「啊……哈……啊……哈……」我手中的刀暂时停下来了,那个正在被我解剖的女孩也停止了挣扎,躺在那裡大口的喘气。「下面建议您用剪刀,从这裡和这裡剪开。」旁边的女生又递过来一把剪子,她还在她的肚皮上画了四条线,和刀口组成一个「工」字。「您可以分两次剪开,一次剪开皮肤,一次剪开比较难剪的肌肉,那些淡黄色的脂肪就是皮肤和肌肉的分界。」我接过剪子,剪子的尖端插进皮肤和肌肉之间薄薄的脂肪层当中,我很轻鬆地剪开了表皮,然后接著剪开了她腹部的肌肉,此时,我的手可以通过剪刀来感觉到她的肌肉有节奏的抽动。「啊,啊,痛,痛啊,啊啊啊。」她的双手不停地擦著脸上的眼泪,双腿小幅度地踢蹬著,她的全身都在因疼痛而颤抖,而阴部的颤抖格外诱人。「工」字形的刀口切好了之后,我像开门一样,把她的肚皮左右拉开,盘在腹腔内的肠子立刻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个场景一开始让人觉得有点噁心,不过片刻之后,我就适应了。「您看这裡,这裡,这裡就是我的子宫。」被解剖的女孩知道我想看什麽,她指了一下靠近自己小腹的一个圆球,很小,很可爱,我忍不住把手伸进去,抚摸起来。「真是难以想像,这麽小的东西,竟然可以用来生小孩。」我用剪子继续剪开她的小腹,把她的膀胱、子宫、阴道都露了出来。我分开她的双腿,掏出肉棒,插进她的阴部,盯著她敞开的腹部来干她的感觉,好像在奸尸,虽然她还没有死,或许,我现在做的比奸尸还要龌龊。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子宫被我的肉棒顶得一跳一跳的。这个刺激的场面很快就让我有了要射的感觉,我用刀剖开她的子宫,当我射精的时候,我清晰地看到,我的精液穿过她的宫颈流入子宫的瞬间。我割下她的子宫和卵巢,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仔细看了一遍,在把玩一阵之后,丢回她的腹腔裡。「我想看她的心脏。」「我明白了,之后的操作比较複杂,我们演示给您看好吗?」经过我的同意之后,其他的乘务员忙了起来。一个给女孩接上了呼吸机,一个在清理她的肠道、胃脏,两个用圆锯锯开了她的肋骨。之后,她的前胸、肋骨连同胸前的乳房一起被一併移除,她的胸腔和腹腔同时敞开著,让我一览无馀。两片肺叶之间是一颗鲜红的心脏,它有规律地跳著,我伸手触摸她的心脏、把她托在手裡,这个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我用力握住心脏,看看能不能阻止它的跳动,虽然她的心脏还在跳,但是却变得毫无规律,她的眼睛睁得很大,身体也在激烈地抖动,四周的人立刻衝上来按住了她的四肢。十几秒之后,她的挣扎变得不那麽激烈了,我鬆开手,她的心脏已经由跳动变成颤动,接著,颤动也消失了。「她死了吗?」「是的。」乘务员微笑著回答我。「我们可以处理尸体了吗?」「可以。」乘务员打开牆上的一个垃圾道的门,把尸体直接扔了出去,在场的女孩没有一点伤心之情,他们还向我提议。「时间还早,如果您有兴趣的话,请您再宰杀几个吧。」「你们先等一等,容我去一趟洗手间。」「请您等一下,请问,您是去小便吗?」一个苗条的乘务员叫住了我。「是的。」「那您愿意,在我的身体裡小便吗?比如在我的嘴裡或者是我的肠道裡。」仔细看看眼前的这个乘务员,她身材不高,胸部不大,一张娃娃脸,札起的马尾辫可以方便我从各个角度来欣赏她修长的脖子,她看起来像个清纯的中学生,要是能在这样漂亮的女孩嘴裡撒尿,就算让我减寿十年我也乐意。「你是学生吗?你今年多大了?」「您好,我叫陈琪琪,今年18岁,因为刚毕业不久,所以看起来有些像学生。」18岁?正直妙龄,真好。「好吧,你跪下,张开嘴。」女孩按照我的要求做了,她跪下时双腿併拢,显得很矜持,这和要喝我的尿的这个行为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我把我的有些勃起的肉棒摆在她面前,她注意到我的肉棒上沾染了一些血迹,于是她先用舌头把我的肉棒清理了一下,接著就将它含入口中,等待著我的尿液。我轻抚著她的脸,膀胱一用力,我能感觉得到,我的尿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她湿热的喉咙裡,我的另一隻手摸著她的脖颈,指尖感觉到她在努力地吞嚥著我的尿液,最后,她又用力将我尿道内残留的尿液吸出来,吸得我好兴奋。「你吸得我好爽,乾脆再给我来一次口交吧。」听到这句话,她立刻吐出我的肉棒。「不行!我的嘴巴已经髒了,没办法再为您口交了。」她站起身来后退几步,还将脸扭向一旁,似乎不愿意让我看到她的嘴巴。「如果您不嫌我髒的话,就请您使用我的小穴吧。」「那你转过去,手扶著牆。」女孩又照做了,她背对著我,双手伏在牆上,臀部翘起,脚尖轻踮,她纤细的后背真是诱人。我双手抱住她的细腰,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早已经湿了。「啊,好紧。」我今天已经和两个女孩做过了,射了两次,但是她年轻的身体还是让我的肉棒精神百倍。我一边抽插一边用双手揉搓她不大的乳房,粗暴地捻著她的乳头。「啊,肉棒,肉棒顶到我的胃了。」琪琪的阴道很短,我的肉棒隻能插进去一半,她也觉察到了,她手抚摸著我的肉棒,确认还有一半露在外面。「请您插得再用力一些,我的经期刚刚结束,宫颈口还打开著,如果您用力插的话,应该能插进我的子宫。」她的后背微微挺起,一隻手挤压著自己的肚子,似乎是想调整自己子宫的位置,我感觉到她柔软的子宫口,正慢慢移动到我的龟头前方。「啊啊啊啊!!!」琪琪惨叫一声,她的双手紧紧摀住自己的肚子,我的龟头刚刚穿过她的宫颈,捅进她的子宫,比阴道还要柔软的子宫内壁紧紧地包裹著我的龟头,同时,琪琪的子宫承受著巨大的痛楚。无论如何,我的整根阴茎都插进了她的身体。「啊!啊!啊!」我继续抽插她的小穴,我的肉棒激烈地摩擦著她的阴道,而她的子宫却紧紧地套在我的龟头上,不肯移动。她的阴道似乎都要被我干得翻到身体外面去了,我的肉棒往外使劲一拔,竟然把套在我龟头上的子宫一起拔了出来。琪琪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她摸著自己的下身,她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把她吓了一跳。「我的身体怎麽了?」现在她的小穴外面挂著一截阴道,末端是粉红色的子宫口,这就是子宫脱垂吧?这种奇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看著她的子宫口,我有一股要插进去的衝动。「机会难得,让我干一干你的子宫吧。」我把她抱到桌子上,放平,左手紧紧抓住她露在身体外面的阴道。「咿!!!——」我抓得太用力了,捏痛了阴道包裹著的子宫。我的右手手指使劲地挖著她的宫颈口,打算把它挖鬆,结果她的宫颈口被我挖出了很多的血。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就挺起肉棒,直插她的子宫,为了怕她的子宫滑回到身体裡面,我的双手紧紧地掐住露在外面的部分。「啊,救命啊!——」我握住她的阴道,抽插她的子宫,就像用飞机杯一样,不过她的子宫口很快就以人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裂开,弄得我的肉棒上满是血迹。后来我玩腻了,就拔出肉棒,让旁边的乘务员清理我的肉棒。「那个琪琪还能活多久?」一个乘务员仔细看了一下她露在身体外面、破碎不堪的子宫,说道。「子宫内外的创面都很大,大概很快就会因失血而死。」她躺在桌子上,因为疼痛,她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抖动著,不过看起来很精神,她真的快死了吗?。「那个,你看上去好像很专业呀。」「呵呵,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芳林,家母是外科医生,不过我是烹饪学校毕业的。」她的话可信度增加了不少,失血而死吗?这麽好的一个女孩,让她死在我的手裡才好。「把你的脖子伸过来,乖乖地让我掐死。」琪琪起身跪在桌子上,把脖子伸的长长的,两腿之间悬挂著的阴道就像男人的肉棒一样晃来晃去的。「琪琪,刚才让你受苦了。」「没关係的,隻要您玩得开心,我们就满足了。」她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微笑,等待著我下一步的动作。我没有立刻去掐她的脖子,我搂住她的腰,先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口,接著是她的嘴唇。琪琪抱住我的肩膀,她的舌头很主动地侵入我的嘴巴。琪琪似乎觉得很满足,她抓住我放在她腰间的两隻手,把我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接著她对我笑了笑。我的两隻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几秒钟后,她的双手不由她控制地紧紧攥住我的手腕,双腿乱蹬一气,很快,她的双手鬆开了,脚也不再踢了,我一鬆手,她立刻像坏掉的木偶一样,摔在地上。「呼……我竟然一天内连杀了两个人!难以置信!」「呵呵,您很快就会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了。」实际上,我已经乐在其中了。「你们好像说过,这裡有赌场免税店什麽的,我想去逛逛。」等到假期结束,同事问我在豪华邮轮上手什麽体验,我总不能说我一直在虐杀乘务员吧?免税店裡没有我想要的东西……「诶?这副太阳镜不错。」免税店裡的进口太阳镜比外面的便宜一大截,感觉赚到了。然后,我又在赌场把省下来的钱输掉了……之后我又去酒吧裡转了转,酒吧裡有不少美女,但是身材相貌都不及为我服务的几个肉畜。回到我的套房,我从剩下的7个乘务员当中挑了两个给我暖被窝,然后我就一觉睡到天亮。清晨,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穿过,将我唤醒,我的被窝裡还有两个任由我抚摸的全裸女孩,不用上班,真是个完美的早晨。「您醒了?」我稍微动了一下,两个女孩就感觉到我醒了,看来她们很早就醒来,隻是不想打扰我,所以她们在我的身边一直没有动。「您要在床上用早餐吗?」「至少先让我去一次洗手间吧?」「您忘记了?您可以在我们的嘴裡小便。」怎麽会忘记呢?那个感觉终身难忘,但是我要是养成了什麽不在别人嘴巴裡就尿不出来的习惯可就糟糕了。我掀开被子,露出肉棒,当看到自己竖直挺起的肉棒的时候,我改主意了。「你先坐上来,让我射一发。」「好的。」我全身放鬆地躺下,看她跨坐在我的身上,看她用小穴吞进我的肉棒,当我的肉棒插入一半的时候,我看到我们的交界处渗出了红色的血。「你叫什麽名字?」「请您叫我蒋陶,我今年22岁。」「好吧,蒋陶,你是处女吗?」